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6th Jul 2007 | 两性健康 | (7048 Reads)

《阴道独白》- 第八场:我的阴道、我的村庄

邓明昱博士(Dr. Miller Mingyu Deng) 编译

(邓博士中文编译并导读:战争、带来灾难,战争、带来强奸。在战争中,青山绿水变成一片废墟,昔日生机勃勃的小村庄流着脓血。美丽而粉嫩的阴道,被强盗们践踏…… 朋友,让战争远离我们,让世界充满和平吧!让每个女性都尽情地欢呼:我的阴道,是我美丽的家乡。

朗诵:1993年南斯拉夫战争时,在难民营中心的帐篷里,一个来自波希尼亚的女人接受了采访。在那场中欧的内战当中,有两万到七万的妇女们被强奸。可是令人吃惊的是这种行为并没有停止。在这个国家,虽然理论上说是没有战争了,可是却有超过七百万的妇女们被强奸。

    这是来自一个女人的真实故事,她就象许多被采访的穆斯林妇女一样,在战争之前,强奸从来不是她们生活的一部分。可是突然之间,一切都不一样了。这场演出就是献给那些和她一样波希尼亚和科索沃的被强奸的普通女人们。

(两人表演)

甲:我的阴道是青山绿水,原野粉嫩,牛儿欢叫,阳光普照,可爱的男孩手拿着金黄的麦穗轻轻地触碰着它。

乙:我的双腿之间有个东西,我不知道它叫什么,我不知道它是哪里,我不会去碰它,现在不会,将来不会。从此以后,永远不碰。

甲:我的阴道爱说话,它不会等待,它总是会说很多,很多,它从不想停止,它从不会停止,噢,来吧,来吧。

乙:自从我梦见一只死去的动物,一根粗黑的钓鱼线把它缝进阴道中。那死掉的东西散发的气味挥之不去,它裂开了一个口子,于是,血流满了我夏日的裙子。

甲:我的阴道唱着歌,少女们的歌,风铃般的歌,秋日旷野里的歌。那是阴道的歌,阴道自己的歌,阴道回家之歌。

乙:自从那些士兵把步枪插入我的阴道,那冰冷的枪头让我心如死灰。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要开枪,还是要撞击我晕眩的脑袋。六个戴着黑色面具的人,包括魔鬼般的医生,他们不断地用瓶子来塞,还有木棍,最后他们竟用了扫帚!

甲:我的阴道有流水潺潺,河水轻轻地抚摸着阴蒂,就象干净的水溅溢在阳光下的石头上。清净的流水,四处飞溅。那热气腾腾的石头啊,就如那水中的阴蒂。

乙:自从我听过皮肤撕裂的声音,自从我听过撕心裂肺的嚎叫,我就不再碰阴道;自从阴道那边一块血肉落在我手中,我就不再碰阴道;那部分,就是我的一片阴唇,如今,我的一片阴唇完全没了。

甲:我的阴道,一个生机勃勃、清馨湿润的小村庄。我的阴道,是我美丽的家乡。

乙:他们轮流地摧残了我七天后,我的阴道闻起来就象是烧焦了的臭肉。他们把肮脏的精液留在我的体内,于是,我变成一条流淌脓汁的河流。那里充溢着脓血,所有的庄稼都死去,所有的鱼都死去。

(齐)

我的阴道,我那生机勃勃、清馨湿润的村庄。
他们入侵、屠杀、把它全部毁了。
我现在不再触碰它,不再抚摸它。

现在,我生活在别处,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阴道独白》:我的阴道,我的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