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st Jul 2007 | 两性健康 | (719 Reads)

 

《阴道独白》-- 第七场:阴道工作坊 

邓明昱博士(Dr. Miller Mingyu Deng)编译 

(邓博士中文编译并导读:女性朋友们,你了解自己的阴道吗?你有过性高潮吗?有人没有体会过性高潮,有人刻意描述性高潮,有人想方设法寻求性高潮…… 然而,性高潮是一种自然感受,一种情与爱的迸发。朋友,爱你的阴道吧!“哦,我的阴道是一个贝壳,一朵郁金香,一个命运之神”。 

(一人朗诵,数人伴舞)

“我的阴道是一个贝壳,一个椭圆的、粉红的、细嫩的贝壳,开了又合,合了又开。

我的阴道是一朵鲜花,一朵芬芳的、美丽的、奇异郁金香。花蕊挺拔,气息芬芳,花瓣柔嫩而坚强。”

可我从来就不知道这些,直到有一天,一个女人做了一个关于阴道的工作坊。她让我开始信任我的阴道,她让我开始了解我的阴道,她让我从了解别的女人的阴道来开始了解我自己的阴道。

这里是贝蒂·道森的工作室,有各种各样的女人来到这里,求取在其他地方得不到的知识。我只是知道有个女人主持这个项目已经有二十五年了,她的课程,就是帮助女人体会阴道、信任阴道、观看阴道;还有,寻找她们的性感中心。 

第一节课,她让我们给自己独特的、美丽的、神奇的阴道画一幅画,是的,她是那样说的——我们自己独特的、美丽的、神奇的阴道。她想知道我们把自己独特的、美丽的、神奇的阴道看成了什么?

一个孕妇把自己的阴道画成一张尖叫着的血盆大口,从那里面还不断地迸出硬币来。

一个娇小的女人画了一个硕大的盘子,盘子上全是传统的英格兰的花格子。

而我却画了一块巨大的黑点,它的周围包绕着弯弯曲曲的黑线。那个黑点是一个洞,一个具有独特空间的洞。而那些黑线却意味着是人,或是事物。

我一直认为我的阴道就是一个真空吸尘器,它可以自由地吸着微粒,却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画完后,我们接着的课程是:相互用小镜子观察对方的阴道,再仔细地相互检查,然后,面对着大家说出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必须承认,直到那时为止,我对阴道是一知半解,道听途说。对于我的阴道,我从来没有认真地打量过它。

在工作坊里,坐在鲜亮的蓝色的席子上,我们用小镜子打量着我们的阴道,就象是那些早期的天文学家们正使用着简陋的望远镜观察着遥远的太空。 

第一次打量我的阴道,让我很不安,就象第一次看一条破了膛的鱼。你会发现在你皮肤的正下方,有一个血色世界。如此的裸露、如此的红润、如此的新鲜。那层层的皱折更令我惊奇,皱折里面还有皱折,拨开一层里面会有更多。
   
我的阴道的确让我吃惊,轮到我说出感受时,我竟无语,我站在那儿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还是那个做工作坊的女人把我从惊奇中唤醒,她称我的这种感受叫做阴道惊恐症。可我真的就想躺在那儿,叉开我的双腿,永远地检查着我的阴道,因为我的阴道它太让吃惊了。

接着,主持工作坊的女人问我们,有多少人体会过性高潮?

有两个女人勉强举了举手。我虽然有过性高潮,可是我并没有举手

我没有举手,是因为我的性高潮总是很意外地出现它不是发生在梦里,让我在快慰中醒来,就是发生在水中,尤其是在我洗澡的时候。

我没有举手,是因为虽然我有过性高潮,可我却不知道怎样让它再发生,我从来也没有试着让它发生一次,哪怕只是一次。我想那是一件神秘的、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是不可能让它发生的。

性高潮,这是一种神秘、奇妙的东西,刻意去寻找,那就没有惊喜了。

可是后来,这种惊奇很快就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神秘。在这种惊奇消失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那种意外的性高潮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去参加阴道工作坊。 

随后,那个做工作坊的女人让我们再次拿出小镜子,看看我们能否找出我们自己的阴核,这是一个伴着恐慌和渴望的时刻,它终于来临了。

我们这些女人,躺在那些蓝色的鲜亮的席子上,寻找着自己的阴蒂,那个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有什么用的阴蒂。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我开始嘤嘤地哭了起来,也许是因为窘迫和尴尬,也许我知道我即将放弃那些幻想,那些强烈的来自生活真实的幻想。它曾支配着我的生活,指引我的方向,它给了我性高潮的幻想。

我感到恐慌,恐慌的同时我发现我自己正在避免找到我的阴蒂,我正让我的恐慌变得合理,事实上,我恐慌是因为我害怕我没有阴蒂,我害怕我是天生的性无能,缺乏性感。

噢,天啦,我躺在那里用一个小镜子在寻找着我的阴蒂,我的手指努力伸展着,想寻到它。可是那时候我的脑海里所能想的却是另一番情景——

在我十岁的时候,我正在湖里寻找我那只祖母绿的戒指。我不停地钻进水里,潜到水底,在稀泥和砖头堆里翻寻着,可是我的戒指却没有了踪迹。于是,我感到很恐慌,因为我知道我将要为此受到惩罚,我真的不应该戴着戒指去游泳…… 

主持工作坊的女人看见我在那儿疯狂的摸索,丧气地擦着眼,她走了过来。我说:我弄丢了我的阴蒂,它不见了,我不该戴着它游泳。

这个女人笑了。她轻轻地平静地抚摸着我的额头,她告诉我,阴蒂是不可能弄丢的,它就是我,是我的精髓。它既是门铃又是房屋本身,我不必非得找到它,可我得体会。体会它,体会我的阴蒂。

于是,我回到我的位置,我看见,我的身体漂浮起来,我慢慢开始接近自己重新进入;就像太空人重新进入地球大气层,那是非常安静地进入。

我起伏,着陆;着陆,又起伏;我进入自己的肌肉、血液和细胞,然后我轻轻地滑进了进入自己的阴道。

忽然,一切变得很简单;接着,我的手指突然碰到了与我很和谐的那个地方。开始有一点颤抖,然后是震动、爆发。一层层肌肤分开再分开,充满光明,充满音乐、色彩、纯真和渴望,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我感觉到了,我喊叫着,我在我蓝色的垫子上重新获得了它,我的阴蒂,我的阴道。

啊,我的阴道是一个贝壳,一朵郁金香,一个命运之神。我正在到达,如同我正在离开。

啊,我的阴道,我的阴道,我,自己。我已经变成了我自己的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