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0th Aug 2017 | 港澳台资讯 | (7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ly 31, 2017. No. 119《港澳台訊息》

 

痛失至親,父女都須輔導治療

 

據【《自由時報》712日訊息】原本是和樂的兩家親友同住,去年底蔡家才剛辦完喜事,今年卻一連發生兩次燒炭自殺,奪走陳家及蔡家兩家6口,其中陳春溪一家4口都走了,令外界震撼,探究原因都是憂鬱症惹的禍!

馬公市三多路民宅為陳春溪所有,他娶了王來匏,育有兩女陳鈺涵、陳鈺芹;妹妹陳秋月則嫁給陳春溪的蔡姓鐵工廠老闆,也育有兩女,長女去年嫁往台南,次女蔡佩蓉與父母同住在陳春溪名下的屋舍。其實蔡男在馬公也有置產,但因妻子蔡陳秋月長期被憂鬱症所苦,為便於照顧,蔡將自己的房舍出租,兩家人一起居住。

由於王來匏、蔡陳秋月姑嫂間感情相當好,長期照顧罹患憂鬱症的小姑,讓王來匏情緒也受到影響,鄰居表示,陳家夜晚都會發出擲筊聲,而陳家兩個女兒及蔡家次女,都未外出工作,長期以來與社會形同隔絕,多人有前往身心科就診的紀錄,只有陳家、蔡家兩位男主人每日正常外出上下班,當女性長輩提出燒炭自殺的構想,晚輩竟然無人反對,才有了第一次的燒炭自殺案。

雖然陳鈺涵在第一次燒炭中死裡逃生,成為全案唯一的倖存者,但因與死去的姑姑、表姊及母妹感情深厚,出院後就被認為是再自殺的高風險群,但令人好奇的是,為何父親陳春溪也會同意加入?專家認為,陳女須就醫進行心理治療、諮商,至於陳父也應列為關懷對象,接受治療。

另外,陳鈺涵在610日接獲澎湖地檢署加工自殺緩起訴書,是否因此影響心情?澎湖地檢署表示,緩起訴書無任何具體求刑,全案認定為共同合意自殺,死者依法不起訴處分,倖存的陳鈺涵則處緩起訴處分,應不會造成心理傷害。

 

 

走過抗癌路,葉北辰陪癌末患者談死亡

 

據【中央社711日訊息】學生時期罹患淋巴癌的諮商心理師葉北辰(下圖),正因歷經罹癌、復發、抗癌道路,明白人人都會面臨死亡,需為臨終做好心理準備,因此畢業後選擇走進安寧病房,陪伴許多癌末患者探討死亡。

多年前,年僅24歲的葉北辰還是台大心理研究所二年級的研究生,原本一心想成為老師的他,走的是學術路線,平時熱愛打籃球,總覺得自己年輕又健康,直到有一天發現胸口出現腫塊,原以為只是打球撞到,不以為意。

漸漸他發現自己體力每下愈況,走2步路就喘得半死,想說加強運動鍛煉體力,不料體力不僅沒變好,反而經常感到快要暈倒,甚至半夜盜汗、體重也直直落,這才驚覺不對勁就醫,竟是罹患淋巴癌第3期。

得知罹癌當下,「我腦中一片空白」葉北辰說,不僅胸腔積水、心臟外的心包膜也積水,引流近1.5公升才脫離險境,不過,他自認年輕力壯,即便抗癌路上飽受折磨,但他仍信心滿滿,誰知完成治療2個月竟復發了。

癌症復發後,葉北辰這才體認到癌症帶來的威脅,「癌症並不在乎你是誰,他要我死我就會死」,後來他歷經自體幹細胞移植,一天反復發燒45次,無法外出、無法吃東西的日子裡,他只能躺在床上等待下一次發燒到來,覺得就像被困在同一個時間裡,怎樣都逃不出去。

面臨一陣陣襲來的絕望,葉北辰總想像未來治好了可以大吃大喝,他每天都會上美食版想著以後要這個、要吃那個,這樣的「希望感」也成為他走下去最主要的支持力量,最後終於抗癌成功。

出院後,他參加臺灣癌症希望基金會的活動,鼓勵更多病友抗癌,也有愈來愈多病友找他談自身疾病,葉北辰完成學業並考上心理師執照後,工作幾年決定進修悲傷輔導、陪伴,目前是臺灣諮商心理學會副秘書長、基隆長庚癌症中心的諮商心理師,陪伴許多走入安寧療護的癌症末期患者面對死亡。

葉北辰說,諮商心理師在安寧療護中扮演的是「陪伴」的角色,但陪伴並不是人出現就好,而是自在地陪在患者旁邊,與對方的心靠近,即便遇上絕望的患者,他也不會勸退,反而會去瞭解背後的原因,可能是不想增加家人負擔,也可能只是想為自己的生命做主。

此外,正因歷經過癌症帶來的死亡威脅,葉北辰也會坦然和患者談死亡,他說,很多一想到死亡就會感到害怕,認為這個不該談,但是人人都會死,都需要為臨終做好心理準備,同時也藉此瞭解病人心中在意的、放不下的,一一解開。

多年看盡生離死別,也讓葉北辰深深感受到「人生無常」,他也呼籲,對家人、朋友的愛,永遠不要覺得以後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