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0th Aug 2017 | 港澳台资讯 | (3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ly 31, 2017. No. 119《港澳台訊息》

 

急支持組,醫護哀傷誰撐,年收1,700宗求助

 

據【香港《都市日報》724日訊息】醫護人員看似見慣生離死別場面,當他們親身經歷時,亦會如常人一樣有各種情緒浮現,需要同路人陪伴度過傷心時刻。有醫護人員在2002年成立由職員義工組成的員工緊急事故支援組(CISTS),為有需要的員工提供情緒及實際的支援,每年便收到逾1,700宗求助個案。

醫管局總部臨床心理學家羅淑兒表示,醫管局共有30隊支持組,遍佈7個醫院聯網,共有450位義工組員。她指支援組每年收到逾1,700宗求助個案,主要因工作壓力以及人際關係出現問題。

羅淑兒又指每當緊急事故發生時,都要為職員作不同的心理服務,如2012年的南丫海難中不幸有同事喪生,支援組便需要為情緒受影響的同事作心理輔導。

工作壓力人際關係困擾

當事故發生後一段時間,支援組亦會為同事提供哀傷支援,如會在醫院的會議室設立追思閣,又會製作弔唁冊供悼念之用,而支援組除了為同事提供心理輔導外,亦會鼓勵醫護人員間互相支持,一起走出陰霾。

南丫海難成「切膚之痛」

參與支持組已經13年的高級職業治療師章芷英,憶述南丫海難的其中一名死者是支持組的組員,她坦言當時感到震驚及哀傷,形容是「切膚之痛」;唯明白其他同事需要情緒支援,便派與死者不太熟悉的組員安慰有需要的同事們。章續指南丫海難事件,給了她和組員一個互相學習的機會。

支援組亦提供心靈預防服務,羅淑兒指每年的年初二,放假的義工都會回到工作地點為同事加油;支持組亦會不定期到不同部門或病房作探訪活動,為同事們送上自家制的食物及禮物。

 

 

思覺失調當強迫症,男童遭誤診兩載

 

據【香港東網718日訊息】「他不斷開門、閂門,每完成一次,感到自己重生。」有十六歲男童出現重複行為,診斷患上強迫症,治療兩年始發現強迫症征狀源於大腦幻覺,不能自拔。精神科專科醫生指出,重複開門、洗手、檢查電掣等強迫症征狀,除了可因受焦慮及抑鬱情緒影響,亦可能與腦功能異常所引起的思覺失調有關。若能瞭解清楚病人行為背後的病理,可及早對症下藥。

  有十六歲男童三年前開始出現強迫症征狀,經常反復開關房門,發呆「定格」逾一小時,對身邊人視若無睹,服高劑量血清素藥物達兩年,但病情未有改善,始發現患思覺失調。精神科專科醫生歐陽國梁指出,男童腦海不時浮現莫名其妙的「三角形」圖案,情況像電視上不斷重播的影片,他感到「舒服」才會停止。幾經追問,男童透露在重複開門後能獲得「重生」感覺,當中意思卻無法用合理邏輯理解。直至服用針對思覺失調的藥物半年後,男童逐漸減少重複開門次數。

歐陽國梁指出,有國際醫學研究發現,超過兩成的思覺失調患者有強迫症征狀。由於早期思覺失調病徵,包括幻覺及妄想,難被人察覺,多被當作一般強迫症醫治,結果延誤治療時機。他說,思覺失調主要由於腦部分泌的多巴胺過多,令感官區域受到刺激,變得過度活躍,產生不合理思想和感覺而不自知。常見幻覺包括鬼神之說丶外星人丶妄想被人加害丶遭遇不測。他說,「思覺失調者的邏輯如來自另一世界,價值觀不容別人挑戰。」有年僅十二歲男童經常重複問父母:「我系咪親生?」丶「會否落藥害我?」

思覺失調的腦部問題由先天發育異常所致,隨腦部發展成熟,大多於十幾歲至二十幾歲出現,嚴重者需終身服用抑制多巴胺的藥物。至於一般強迫症的心理成因較多,例如工作或學習壓力,令血清素失調,產生焦慮及抑鬱情緒,繼而將合理的生活恐懼誇大化,例如擔心未關煮食爐引發火災,雙手細菌令全身都汙糟,因而不斷洗手和檢查爐具,服用控制血清素藥物和接受心理輔導能逐漸康復,不會演變成思覺失調。

他提醒,思覺失調與外在心理壓力無太大關係,單靠服用血清素藥物或心理治療,對思覺失調病者完全無效。家長若懷疑子女患思覺失調,不應諱疾忌醫,「先天腦部問題非減少讀書壓力可避免。」

 

 

放榜前調整心理,親子多溝通助渡難關

 

據【《星島日報》710日訊息】文憑試放榜前夕,無論預期成績如何,考生壓力一定「爆標」,心情異常緊張,資深社工分析指,考生的壓力來源主要源於成績未必如預期,以及父母的拉力,若雙方能在放榜前妥善管理期望,做足心理準備,便可減輕放榜後的負面情緒,「放榜也可以是改善親子關係的契機,若父母能與子女好好溝通,關係或會更進一步。」

「賽馬會鼓掌.創你程計畫」女青生涯規劃服務隊隊長林遠濠由會考年代開始,已為考生提供情緒輔導服務,他認為不滿意成績和與父母關係所影響,是同學放榜的兩個主要壓力來源,而上述憂慮都能靠放榜前的心理調節消除。

成績方面,期望管理是必須的。林遠濠表示,現時學校多數有模擬考試及放榜,考生宜以此作參考,瞭解自己的實力,對成績作出較符合現實的預期,有助減少負面情緒的出現。此外,做足資料搜集,瞭解自己的興趣,也是心理調節的一環。由於專上課程選擇眾多,為免放榜當日不知所措,考生應早在放榜前尋找相關課程的資訊,「問問自己對前路有何計畫?是否一定要升學?要想清楚將來的路向。」

他又提醒同學,放榜要保持冷靜,千萬不要亂抓水泡,一有學校取錄就接受,或受朋輩影響,跟朋友一起報讀了原來不適合自己的課程。同學亦要有心理準備要在放榜當日面試,要及早預備,「有些課程較重視面試表現,成績不好不代表沒有機會。」他表示,考生若能瞭解課程和自己的興趣,對前路有清晰的規劃,面試時就能提升自信,或許可以創造奇跡。

除了考生要調整心態,家長也需要管理自己對子女的期望,放鬆心情。林遠濠解釋,不論考生與父母的關係是好是壞,情緒會直接受到父母影響。「大部分考生很重視父母對他們的評價,擔心文憑試表現不合父母的期望。」

根據以往的問卷調查,考生最想父母做的,是鼓勵、安慰和支持自己,甚至「講少兩句」,因為他們未處理好自己的情緒,不懂怎樣向父母解釋和交代;最不希望是父母給予過多升學意見和資訊,逼他們選擇某些科目,拿他們的成績與人比較,或責備他們,「如父母這樣做,子女會質疑自己,很不開心」。

林遠濠更提醒家長,放榜也可以是改善關係的契機,若把握此機會,父母與子女好好溝通,關係或會更進一步。「視乎平時相處模式,放榜當日,家長不宜主動追問考生成績,反而耐心等候他們交代,或以電話初步溝通已可。」他指很多年輕人對父母的追問或意見感到煩厭,所以家長只須告訴子女,自己已準備好隨時支持就可以了,「簡單如在今日一起吃飯、談談天,考生已能感受到父母的關懷。」

他以往遇過有家長特地請假一天陪子女放榜,但原來子女覺得父母整天在身邊,壓力反而更大。另外,他指家長若就選科或升學問題和考生出現分歧,也應學會放手,明白子女已長大,讓他們自由選擇,將來或有更大成就。「放榜是仔女主場,父母要明白,子女是成年人,也要學習對自己前路負責任。」

另一方面,他覺得同學不必勉強自己來符合父母的期望,好好和父母溝通自己的意向才最重要。「很多人以為一定要有大學學位,但現時有很多職專課程,讀完可以有一技傍身,只要想清楚自己的路向,未必一定要升學或重讀,倘若考生成績未如理想,也應該明白升學並非唯一出路。」

 

 

醫院遊戲,助病童減焦慮

 

據【香港《晴報》79日訊息】遊戲是兒童治療的良藥之一。有團體研究發現,透過醫院遊戲可降低312歲兒童在拆石膏前後的焦慮感達15%至22%,倡政府將遊戲納入常規服務,減輕醫護人員工作量外,更可提高病人的治療效果。

智樂兒童遊樂協會委託中大醫學院,於20158月至今年1月,研究208名在威爾斯親王醫院需拆除石膏的兒童,結果發現,有參與遊戲的37歲及812歲兒童,在拆石膏後的焦慮指數比拆除前降低15%至22%,負面情緒亦減少21.6%。沒參與遊戲的37歲組別,焦慮感在拆石膏後上升36.2%。

不再抗拒治療 減輕醫護工作

威爾斯親王醫院矯形外科及創傷部兒童骨科組主任吳健華指,本港每年約有3,000名兒童因骨折入院,半數都是急症,「曾有個案因怕痛而哭鬧,花了2小時才可控制情緒」。他指醫院遊戲師能為兒童提供止痛藥以外的紓緩活動,亦可減輕醫護人員的工作。中大醫學院那打素護理學院助理教授黃祖莉指,兒童入院後會由醫院遊戲師,以玩具剪刀、石膏切割機、洋娃娃示範拆石膏程式,讓他們有心理準備接受治療。

5歲的周梓錡因右臂骨骼生長不平衡,需接受10個月的治療,周太指女兒曾「扭計」不願做手術,但經醫院遊戲師輔導後,對覆診不感抗拒。協會總幹事王見好表示,若醫院管理局能將「醫院遊戲」納入常規服務,包括在即將啟用的兒童醫院成立醫院遊戲師團隊,對病人及醫護人員均是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