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0th Aug 2017 | 国际资讯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ly 31, 2017. No. 119《国际訊息》

 

声大、觉少、熊孩子闹心——德国老师压力山大

 

据【德国之声79日讯息】一份调查显示,德国多数小学教师在日常工作的压力下疲惫不堪。尽管许多老师工作积极性很高,但不少人抱怨长期背痛以及教室里不间断的噪音。

据慕尼黑工业大学的研究者本周公布的一项调查,德国的学校未能拿出有效的方案帮助教师减压。这项由德国第三大法定医疗保险基金DAK资助的调查证实了此前就出现的警告:长期的紧张和压力让许多老师因健康原因不得不提早退休。

慕尼黑工大预防医疗和运动医学中心的负责人哈勒(Martin Halle)教授表示,日常工作压力对教师不仅是一种身体上的负担,也是心理负荷。许多人不知道如何应对压力。许多调查都显示,多数教师在到退休年龄之前就结束了职业生涯。主要的原因包括抑郁症、肌肉骨骼疾患以及心血管疾病。

哈勒说,要改变这一状况,必须从学校方面做起。他的团队同时建议老师通过从事体育运动和健康饮食减轻自己的压力。

老师“急需帮助”

DAK主席施托姆(Andreas Storm)表示,德国的80万名教师“急需获得支持”,以应对诸多健康负面因素,如高分贝的噪音、缺少休息时间和经常要面对“问题学生”。他说,只有老师保持健康,才能向学生传授健康的生活方式。

1900名受访的小学老师中,有34%的人承认感受到明显的压力;另有39%的人表示偶尔会有压力。只有五分之一的老师说自己很少或从未觉得身心疲惫。

28%的人表示有严重的腰背和颈部疼痛,45%的人有严重的头痛。五分之一的人认为自己体重超标,9%的人有高血压。近40%的人说自己睡眠不好,超过半数的受访教师表示自己会感到紧张或容易急躁。

噪音真要命

近三分之二的受访教师表示,教室和校园里的噪音让本来就已高负荷的工作环境更加难以忍受。近一半的老师指出,时间压力让他们感到无奈;超过半数人表示在学校里缺少休息调整的条件;四分之一的教师承认与部分学生或家长之间存在问题。

调查研究的作者认为,常常人满为患的公立学校应该给老师“减负”,把某些日常工作交给非教职人员,保障教师有足够的休息和安静的工作环境,这样老师才能安心备课,批改作业,与学生建立信任。

今年5月,经合组织(OECD)的一项调查就显示,大多数德国学生喜欢在学校的生活,但与他们在芬兰和爱沙尼亚的同龄人相比,个人受到的关注比较少。在15岁的少年中,16%的人时常受到霸凌,平均每个月一次。

 

 

法国职场倦怠者量居高不下

保险机构联手医生“逼”人返工

 

据【《欧洲时报》78日讯息】据法新社76日报道,由于最近3年职工病假期间工资补偿金花费大增,疾病保险机构决定2018年在这个项目上节约1亿欧元,主要办法是对病假加强监控检查,也努力促使处境最困难的投保人恢复工作。

出现这个趋势的部分原因是人口老化、职工延迟退休以及职工为了治疗而打半工的情况增加。

长期病假占了沉重的比例:2013年长达6个月以上的病假占病假总数的5%和病假开支总额的40%

首要原因是精神病,其次是腰痛与其他肌肉-骨骼疾病,接着是肿瘤与创伤等。

七分之一的法国人病假

Ifop/Sécurex5月份的一项调查显示,2016年,法国41%的在职人员至少请过一天病假,其中13%承认出于非健康原假。

缺勤的原因很多:工伤,工作期间发生的交通事故,生病等。而有意思的是,法国的病假缺勤比其他欧洲国家都要多。Ifop-Sécurex的调查显示,2016年,41%的在职人员至少请过1天病假,35岁以下员工有一半请过病假,15%的受访者请假超过10天。

毫无疑问,请病假的员工数量过多必然会给企业造成负担。

值得一提的是,20%的人承认在能去上班的情况下依然请病假。这一比例在男性中达到27%35岁以下28%,巴黎地区居民36%,独立工作者则更高48%

报告指出,13%的员工会找各种理由病假。究其原因,21%的人表示这么做是因为超负荷工作却拿不到加班费,19%的人是出于私人原因,18%是因为丧失工作热情,产生倦怠亦或是在工作中的不到认可,没有成就感。还有13%的人给出的理由是与同事或上司有冲突

管理者不能对病假缺勤的负面影响视而不见,因为近三分之二(64%)的受访人认为,同事的缺勤会对自己的工作造成额外负担(超负荷工作,被迫调整工作时间,职位变动等)。

预防职业倦怠症刻不容缓

无独有偶,法国的邻国比利时也深受病假缺勤问题的困扰:十年间长期病假增加了70%,而四分之一的病假都是职业倦怠症引起的。

据比利时官方数据,约19000名员工患有职业倦怠症,工作和家庭生活失衡是引发职业倦怠的重要原因(30%)。

虽然决策者已经认识到形势的严峻性开始寻找对策,但截至目前依然没有形成稳定有效的预防机制。比利时弗朗德勒地区(Flandres)最近开始推行办公场所运动计划,但这似乎不太适合没有运动习惯的菜鸟。还有人提出禁止在办公楼提供清凉饮料。苏格兰每天一英里计划也收获了不少粉丝。不可否认,这些措施都是有益健康的,但未免有些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缺乏系统化,无法从根本上改善病假缺勤问题。

雇主、员工、决策者应用新视角去看待职业倦怠症,各方应相互协调,齐心合力,共同做好职业倦怠症的预防工作。

打个比方,预防职业倦怠症就像足球场上人浪,企业则是人浪的发起者。企业要主动制定预防措施。日本的一项研究证明,企业如能营造一个倡导积极的生活方式的工作环境,可以在客观上激励员工动起来。这不仅有益于员工的身体健康,也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培养健康的生活工作方式,员工的缺勤率自然会降低,因病假引发的各种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