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0th Aug 2017 | 国际资讯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ly 31, 2017. No. 119《国际訊息》

 

智利卫生部:去年9000名女性遭家暴就医

 

据【《南美侨报》721日讯息】据智利卫生部资料,2016年,因遭受暴力危害前往医疗中心就诊的女性事例共计24000起,其中包括了抢劫等各种原因,而受到家庭暴力的妇女近9000人。

智利新闻网站“elciudadano717日报道,卫生部报告还指出,去年有77名孕妇指控受到家暴,而受到家暴女性人群的年龄分布为主要集中在2534岁之间;有2699名女性表示,今年她们受到过家暴。

鉴于此类情况频发,卫生部决定仿照“流行病监测”建立了一套“家暴监测系统”。如果一名女性因为受到家庭暴力伤害而到公立医院就诊的话,医生将会进行“家暴病历”记录,并且立刻向当地卫生部上报情况,几天之后,该女性将被约谈,有关专家将对其进行全面评估,并根据受到的伤害安排心理治疗方案,根据家暴的情况,严重者将会受到警方的介入和保护。

卫生部长杰米•伯罗斯(Jaime Burrows)说道,“国家高度重视女性权益保护问题,该项监测系统与之前处理家暴的方式最大的不同在于,现在不必受害者主动告发,相关部门才会采取行动,而是从根源上进行预防,并且给予帮助。”

 

 

韩国逾五成海警患心理疾病,“世越号”成心中最大的痛

 

据【中新网720日讯息】据韩媒报道,韩国国民安全处海洋警备安全本部对6190名海警进行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测试,并于19日发布结果显示,有3386名海警出现了PTSD症状,占比达54.7%。其中37.3%被诊断患有PTSD,其余17.4%患有轻微PTSD

据报道,创伤后应激障碍,指个人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威胁等事件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导致PTSD的因素分为家庭、社会心理因素和生物学因素,其中重大创伤性事件是发病的基本条件。

官方在针对7007名海警进行的另一项调查中,3827名受访者表示经历过重大伤亡案件,占比达54.6%

当问及最受冲击的伤亡案例时,1223名受访者选择了世越号船事故(包含重复回答)。随后为意外死亡(863)、本人受到伤害(687)等。

调查中,81%的受访建议应加强消除职业压力,及时进行PTSD预防的心理治疗。

韩国海警本部方面表示,该部门于2014年起对下属高危职业的580名员工进行心理咨询。截至目前,已有5481名海警接受了相关治疗。

 

 

泰国隐士走出丛林,善用网络放眼全球

 

据【《泰国世界日报》717日讯息】从和森林的神灵沟通到调制春药,过去隐居洞穴的泰国隐士,透过古老的法术和仪式,从事超自然的活动。

但随着科技的进步,泰国信奉神秘主义的隐士也跟上时代,不但配备智能型手机,还有专属脸书网页和商业头脑,新一代隐士善用科技在亚洲耕耘追随者。

泰国隐士托恩(Toon)看着智能型手机上的占星图,以不祥的语气告诉法新社的记者:「哇...你这个月底前可能会有灾厄。」他蓬松的灰色胡须尾端在屏幕上动来动去。托恩说,他可以举行消灾解厄仪式。

在金光闪闪的佛教雕像、巫毒娃娃和其他灵性小饰品的围绕下,57岁的托恩以神圣的粉末和油膏进行「求好运」仪式。现场还有几名隐士,聚集在这座位于泰国东北宽敞大宅的柚木装潢房间里。

数以百计海外信徒也专注他口中的每个字,一位台湾客户透过脸书直播和翻译,让国内观众观看这项仪式。

台湾女子刘安(Ann Liu,音译)在托恩帮她先生在脖子上挂上护身物时说:「他的客户和弟子想要看。他们思念他。」刘安的先生是托恩的常客。刘安说:「他在那边(台湾)有超过200名弟子。」

曾任职银行的托恩,是从泰国地下灵性世界兴起的越来越多新世纪隐士的翘楚。泰国的地下灵性世界充斥着巫师、法师和占星师。

尽管泰国的主要宗教信仰是佛教,但民间仍不乏泛灵论和鬼神信仰。托恩16年前换上白袍,改行从事灵性方面的工作,蓄起胡子,手臂刺青。

托恩利用社群媒体脸书和通讯软件Line打广告,客户遍及海外,尤其是华人,其中不乏求生意兴隆和挽救人际关系。托恩目前在香港、台湾、中国大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都有信徒。

泰国传统隐士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独自在丛中度日,冥想静修。托恩则是在他的豪宅外告诉法新社记者:「现代隐士必须住在城里,因为他们可以更容易帮助他人。」他说:「我还有妻子,我担心她在森林里不习惯。」

 

 

脸书删帖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据【德国之声715日讯息】著名互联网巨擘脸书首次让记者参观了柏林删帖中心。此前,媒体曾多次发文,抨击那里工作条件恶劣。该中心的办公室看上去并无特殊之处,然而,荧屏上残酷的图片却属于这里工作人员们的日常生活。

在脸书“删帖”中心的工作可不适合过度敏感的人。一名28岁的女雇员告诉说,“我还记得,第一次看见砍头视频- 我删掉了-然后就跑了出去,第一次哭出了声”。不过,这也是她唯一的一次情绪失控,因为首次碰到,没有心理准备。她说:“现在,你习惯了,不再那么动感情了”。

记者能采访删帖中心的工作人员,尚属首次。为保护他们,不能公布名字。共有650人在这里工作,三班倒。他们的工作包括:浏览内容,消除那些违法的或违反脸书规定的言论和图片。要是感觉到某一上传文字或图片显示出作者有意伤害自己或别人,他们就向脸书总部报警。据说,警方据此采取的措施阻止了某些自杀行为。评估脸书使用者自我介绍的真实性也属于工作人员们的任务,不过,这样的轻松任务为数不多。

数月来,媒体曾对这个由贝塔斯曼(Bertelsmann)基金会旗下商业服务公司欧唯特(Arvato)经营的中心有批评性报道。根据这些报道,未透露姓名的前雇员指控说,雇主对他们所承受的心理负担不闻不问。一名曾担任过团队负责人的前雇员就表示,他常常难以确定,是否要给某人安排心理疏导,因为,上面规定,当事人得自己提出相关要求。一名女同事表示赞同,“没人能阅读他人的想法”,“过去就有接受心理疏导的可能”。

在中心大楼内的每一个工作岗位上现在都贴上了心理咨询专家的联系数据。欧唯特经理柯尼希(Karsten König)指出,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这样的。他表示,或许人们从一开始就该重视提供这一服务。

现在与记者们交谈的雇员们称,相关的报道让他们受到伤害。其中一人就说,“我实在很气愤”,因为,这样的报道给团队的工作蒙上了一层阴影,“我们在拯救生命,我们试图帮助人家”。另一名雇员附和说:“我们觉得,我们的工作很有意义。要是通过自己的工作让人看到了必须看到的真相,那我就觉得,这很好啊。”

他们的工作场所和别的大办公场所并无二致。一排排办公桌长阵,1012人相对而坐,每间办公室可容纳约60人。这个办公楼,他们新近才搬进来,还能闻到新漆的味道,白墙上装饰着巨大的脸书字样,窗户之间有两个表示“我满意”的大拇指图式和一个 Instagram的应用软件图标。雇主方面提供蔬菜、水果、瑜伽课程。记者们与之说上话的所有3名雇员都已在这里工作了一年以上,他们都是在求职时找到这个工作的:一个是图标设计师、一个是社交媒体经理、一个是园艺师。能干多久呢?-“无论如何不会长久,你毕竟还想继续发展啊。”

一名雇员说,这份工作改变了人。其中一人指出,怎么说,这份工作也让人更为敏感。他表示,要是在电车上看到一名女性手上有疤痕,要不是同自戕现象打过交道,一般人或许并不会注意到的。他的一名女同事说,“人们会对自己做很残忍的事情”,“我自己以前就对人类没太多信心,现在,几乎完全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