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0th Aug 2017 | 国际资讯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ly 31, 2017. No. 119《国际訊息》

 

 

越南:为不幸少年儿童带来欢乐

 

据【越南《西贡解放日报》730日讯息】由越南胡志明市台湾商会与越南家扶中文(TFCF)配合举办的夏日庆典-快乐丰收日演节目,昨(29)日在胡志明市台湾学校隆重展开。

驻胡志明市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副处长张绮芬、“TFCF”代表潘钰雯、非洲阿弥陀佛关怀中心(ACC)代表心易法师、越南台湾商会联合总会长许玉林、胡志明市台湾商会会长郑文忠、台湾学校代表以及本市多个爱心之家的600多个小朋友共同出席。

 当天,嘉宾与小朋友欢乐欣赏家扶中心多个爱心之家带来精彩的歌舞表演节目,特别是“ACC”表演团的歌舞与武术表演赢得场下一浪接一浪的掌声。表演过后,在场小朋友还可参加欢乐问答抽奖游戏,下午继续参加各项有趣的活动,气氛十分热闹。

据悉,家扶中心是一个关怀不幸儿童及其家庭的国际非营利组织。越南家扶中心于2014年成立,现正服务近2000名少年儿童,服务内容丰富多样,包括提供经济补助、急难救助、健康维持、学习用品辅助等;而素有“非洲和尚”之称的慧礼法师是“ACC”的发起人。

1992年慧礼法师在南非创建非洲第一大乘佛寺-南华寺,2004年在马拉威成立ACC”,随后在非洲其它四个国家亦成立ACC”,其服务项目包括助养孤儿、兴学建校、粮食救济、职能培训并协助重建非洲传统文化。除了学习中华文化之外,小朋友还可习武健身等。

 

 

日本儿童乐园纷纷被老人强占,折射社会扭曲

 

据【《日本新华侨报》728日讯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文明社会的一个最重要标志,就是幼有所欢老有所乐。可是,当两者发生冲突,老年人不断挤占儿童游乐空间时,社会和谐显然就难以达成。

近年来,日本的大街小巷里,越来越多的儿童公园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秋千、滑梯等儿童玩乐设施,悄然变成了各类老年人群适用的设施。表面看,这似乎是日本扩大游乐设施受众的改造工程,而背后则是日益加重的老龄化对资源配置的严重扭曲。

上世纪60年代以来,日本各种儿童游乐设施出现在一块块闲散的空地上。随着经济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儿童公园也应运而生。而进入20世纪以来,随着日本少子高龄化的加剧,日本政府于1993年修改了都市公园法实施令儿童公园的概念不复存在,摇身变成更广义的街区公园

2000年以后,由于儿童游乐设施发生了一些受伤事故,一些老年人们利用手中选票趁势给政府施加压力,于是街区公园里的儿童设施成为撤销、整改的主要对象,取而代之的是供老年人锻炼身体的器械。日本国土交通省的调查报告显示,1998年至2013年间,孩童玩耍的秋千减少了9成,而老年健身器材却猛增了5.5倍。日本社会如此厚老薄幼,令人深思。

儿童成长空间遭压缩,首先凸显出日本社会宽容度的降低。公园作为开放式空间,原本是孩子们的乐园,是他们与外部社会的连接通道之一。孩子是国家的未来,是活力与生命力的象征,但在当今日本却往往成为众矢之的。近年来,日本各地试图解排队儿童题大力推进幼儿园建设,却屡屡发生因当地民众抵触和反对而最终搁浅的事件。吵闹、噪音等被认为是主要因素,体现了日本普通民众对儿童群体在情感上的苛刻和冷漠。即使是儿童公园,也以维护公众环境为由开始出现禁止孩童踢球不得大声喧哗等标识,并换上了更多的老年健身器材,无形之中将天性顽皮的孩子拒之门外。生存压力大、时代闭塞感强、社会发展停滞不前的大背景下,日本社会对下一代的态度也在迅速劣化,折射一种焦躁的国民心态。

此外,日本社会的重老轻幼有着深刻的现实无奈。日本进入超老龄社会以来,劳动力极为短缺,依然留在工作岗位上的65岁以上老人比比皆是。孩童虽然关乎未来,可是老年人群却掌握着最多资源与选票。安倍政府为了把控政权,在福利和政策上向老年群体呈现出十分明显的倾向性,造成社会保障领域代际贫富差距。安倍政府短期内找不到解决人口短板问题的良策,却用变相牺牲下一代远利益,来换取现实政治利益。这无疑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短视行为。

社会的不宽容,让日本年轻人的婚育意愿进一步降低;而政府的不公平,则让儿童一代成为永久的牺牲品一老一幼顾此失彼,日本要想真正改善高龄少子化问题,可谓任重道远。

 

 

巴黎警察驱逐中国无证女,电影大咖怒不人道

 

据【《欧洲时报726日讯息】巴黎警察局周二(25日)宣布暂停驱逐一位没有合法居留证件的中国母亲。在没有女儿和丈夫陪伴的情况下,她在被遣送回国之前,曾经在拘留中心试图自杀。这位母亲得到了多位电影艺人的支持。

曹慧玲(Huiling Cao,根据法新社文稿音译)今年32岁,是一个10岁小女孩的母亲。她的女儿在法国上学,她本人现在怀有身孕。就在前几天,她得到了约12名法国导演和演员的支持,他们写信给政府,要求释放曹慧玲,并给予她合法居留。

出于相关的具体考虑,巴黎警察局暂时中止了对曹女士的驱逐,警察局向法新社指出。但同时他们又明确道:但是她现在和她丈夫一起被软禁,她并没有获得可以留在法国的合法居留。她将被当局传唤,目的还是为了尽快办理她自愿回中国的相关手续。

根据教育无国界组织(RESF)报道,曹女士已于周一晚离开了留置中心回到家中。教育无国界组织目前正在为曹女士一家能够获得合法居留而积极活动。

凭借电影《墙壁之间》(Entre les murs)获得2008年嘎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导演劳伦·冈泰(Laurent Cantet),在七月中旬向政府写信要求释放曹女士,Agnès Jaoui, Emmanuelle Bercot Bertrand Bonello等人也在这封信上签名。冈泰向法新社表示,他还会为了曹女士的合法居留而继续斗争。

鉴于曹女士目前仍被监视居住,她每周都要去街道警署两次,教育无国界组织介绍道。该组织同时还明确指出,目前阶段,巴黎警察局收到的就这一问题的材料仅涉及到曹女士本人。

我们一直都非常警惕,因为我们不能让警察局借机扣留曹女士,然后把她驱逐出境,教育无国界组织的一员Richard Moyon向法新社介绍道。

教育无国界组织称,曹慧玲于两年前和丈夫以及当时仅8岁的女儿一起来到法国。他们申请庇护被拒,一年前,他们被正式告知必须离开法国。

曹女士于628日在一个缝纫车间工作时被查出没有合法证件,遂被扣留,并被送到巴黎的留置中心,等待被遣返回中国。她丈夫和女儿当时都不在场。714日,在第一次试图把她遣返回国时,她拒绝登机。随后,她试图割脉自杀。她被立即送进医院急救室,然后又被送到拘留中心。

冈泰在他的公开信中愤怒地表示:司法部门完全没有考虑到她是个孕妇,而且她的陪伴对于她的女儿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电影艺人和教育无国界组织一致强调驱逐曹女士或将导致不幸的后果:曹女士女儿宜珍(Yizhen,根据法新社文稿音译)的心理将会受到很大影响。现年10岁的宜珍已经学了法语,今年在读小学三年级(CE2)。

她的一个老师在给巴黎警察局的一封信中强调道宜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对一个只有10岁的小孩来说,她有着惊人的推理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