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30th Jul 2017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1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ne 30, 2017. No. 118《心理健康纵横谈》

 

中國的教育培訓市場亂象頻出:三五天造一個指導師

 

莫凡

 

正面管教家長效能訓練新式家庭教育理念一個接著一個,不少機構也看准了商機,為新手家長們開設了各種各樣的家庭教育培訓課程。但隨著開課的機構越來越多,家庭教育培訓市場也開始變得越發混亂,虛假宣傳、噱頭行銷等情況更是層出不窮……

  培訓費動輒幾千上萬,幾天就可畢業教課

  半年前剛剛生下二孩,胡婷自嘲每天的帶娃生活都處在水深火熱之中。儘管很勞累,但為了孩子能夠正確地成長,胡婷還是會擠出時間學習一些家庭教育方面的知識平時看書看得比較多,也找過一些家庭教育機構,但最後沒找到合適的。

  胡婷沒能找到滿意的家庭教育培訓機構,原因之一就是機構造的概念太多太繁雜。 “看到後來我都不知道該選哪個了。在網上輸入搜索資訊,不同名頭的培訓班撲面而來:正面管教培訓、父母效能培訓、家族系統排列、繪本閱讀與兒童發展敏感期課程……每一門課程幾乎都有一個來自國外的理論為基礎。

  記者諮詢了一家正面管教培訓機構,工作人員除了向記者宣傳我們的概念很先進之外,還不斷強調學習了課程之後能獲得的求職便利——很多畢業的學員都可以到別的機構去講課。

  那從學習到畢業需要多長時間呢?該機構的網站上提供三種課程:家長普及班、家長進階班、家長講師班,程度由低到高,每個班上課時間都只有三天,課程費用在3000元到5000元不等。也就是說,只要你付出九天的學習以及萬元左右的學費,基本就可以畢業。

  記者隨後又諮詢了一家父母效能培訓機構。和之前的機構一樣,工作人員首先會用很多專業的術語來解釋理論的先進性。在得知記者諮詢過其他類似機構時,工作人員還不忘拆一下臺不是說人家的理論不好,但我們的理論更注重交流這一塊。在某種程度上更有效。

  在這家培訓機構的網站上提供兩種課程,低檔次的工作坊和高檔次的講師班。工作坊課程價格在3000元上下,講師班的價格還要按中外專家來分,中國專家上課是22800元,外國專家上課則要貴一點,25800元。從講師班畢業後可以獲美國總部認證的講師資格,就可以自己開課了。

  虛假行銷,培訓機構發放的證書不存在

  除了各種造概念,讓胡婷打消報班意願的另一個原因,是她在諮詢時,對方總會一個勁地推銷家庭教育指導師的考證服務,讓人很反感。在名為當代家庭教育機構中,記者找到了胡婷所說的家庭教育指導師培訓。這項培訓為期四天,價格4800元,通過考試之後就可以獲得家庭教育指導師高級證書

  我沒有教育行業的學習和從業背景,也可以考這個證嗎?記者問道。工作人員的答覆是,上課和考證沒有任何的學歷、從業經驗要求,考證基本都可以過。

  那麼最後考取的證書是哪裡發的呢?工作人員一開始說是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隨後又改口說是中國下一代教育基金會當代家庭教育基金。隨後,工作人員與上級進行了溝通,又改回了之前的說法,稱是人社部發放的證書,並提供了一張樣本圖片。

  傳來的證書樣本,注明了是人社部全國人才流動中心發放的人才素質測評證書。在測評內容一欄,寫上了家庭教育指導師(高級)工作人員表示,參加完四天的培訓和考試後,就可以獲得這樣的證書。

  獲得樣本圖片後,記者馬上找到發放證書的全國人才流動中心測評辦公室進行求證,對方的回復令人驚訝。工作人員表示,之前記者獲得的證書樣本是不真實的,中心並不會做家庭教育指導師的資格認定,更不會出現低中高級這樣的等級評判。中心所做的測評只是一種素質評定,僅可以作為一種能力參考。記者官方回復告知培訓機構後,對方表示會再次核實,但之後並沒有再繼續回應。

  假證不靠譜,真證水分也很大

  如此打著官方旗號的行銷,在家庭教育培訓機構中比比皆是,而各家機構所提供證書的發證機關甚至都不一樣。這其中,有些機構確實是在明目張膽地作假,而有些機構發放的證書卻號真實可查

  一家名為博星教育的機構就提供教育部門可查的證書。工作人員提供的樣本上顯示,證書是由教育部中央電化教育館發放的。中央電化教育館是教育部的直屬單位,在其網站的查詢系統中,記者也確實查到了機構提供的證書。

  證書披上教育部門外衣,但它的含金量究竟如何?記者查詢後得知,中央電化教育館發放證書開始於20144月,當時該單位啟動了一中國職業技能線上學習專案。項目中寫道:學習者根據自身需要可通過專案平臺進行網路學習、網路考試,考試合格後將獲得中央電化教育館頒發的職業技能培訓結業證書。無論是從項目名稱還是介紹,都表明了這是一個線上學習並考試的專案,並未涉及線下培訓等領域。

  在項目提供的學習與考試平臺上,記者看到在家庭教育方面,就有家庭教育指導師親子教育指導師幼兒體智慧訓練指導師兒童心理健康發展指導師等七八個類別的考證,每個類別證書還會分為初中高級,甚至連合格家長都被當作一個考證項目。

  記者隨後對該平臺的工作人員進行了諮詢,並提出了關於證書資質的質疑,對方則表示:我們的證書並不屬於上崗證、資格證、也不是職業等級證書,只是職業技能線上學習培訓證書,並沒有那麼權威。

  就是這樣一個連平臺都承認不那麼權威的證書,卻依然被培訓機構當作最大的賣點。工作人員在宣傳介紹時,甚至直接把直屬單位中央電化教育館這些字眼抹去,說證書就是教育部發放的。在機構創始人的介紹上,也寫上了現任中國教育部家庭教育指導師培訓講師這種稱謂,其專業性可想而知。

  觀點:家庭教育培訓不能放任給市場

  趙忠心,中國教育學會家庭教育專業委員會名譽理事長:

  家庭教育培訓這一塊,現在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到了不管不行的地步了。其中最大的一個問題,是沒有進入這個領域的門檻,誰都可以搞。作為中國最先涉及家庭教育領域的專家,趙忠心對於目前家庭教育的現狀很是痛心。

  趙老認為,家庭教育培訓隊伍應該走專業化的道路,但這條道路不能放任給市場去做,政府部門應該負擔起監管的責任現在誰都可以在工商局備案,搞一個什麼教育培訓中心,而這個中心有沒有教學的能力?它主張的觀點對不對?沒人審查。我所瞭解的情況就是,現在沒有教育背景的人來搞家庭教育培訓的情況非常多。

  對於市場上家庭教育指導師滿天飛的現狀,趙老也表示十分無奈。要從事一個專門的職業,至少要在學歷上、背景上有一個認定。現在倒好,三五天就出來一個指導師。目前,我國家庭教育工作由全國婦聯負責,婦聯開設了自己的家庭教育培訓班,但只是公益性質,並不發證。不發證,人家反倒不願意來。很多人就看中那個證了!主管部門都沒有發證,市場上那些證能有什麼專業性呢?

  家庭教育培訓市場亂象頻出,趙老的建議是改變目前婦聯主抓家庭教育的管理模式,由教育部門來承擔起管理的責任對家庭教育進行指導,主要的途徑應該是學校和幼稚園開辦家長學校,而不是讓市場上的培訓機構去做。但婦聯畢竟是群眾團體,不是行政機構,對學校和幼稚園的行政制約力不夠。如果由教育部門來主管,就能夠調動學校和幼稚園的積極性,家庭教育指導工作開展起來就容易許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