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30th Jul 2017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1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ne 30, 2017. No. 118《心理健康纵横谈》

 

Eureka! 腦洞大開的時刻

 

Miller & Mary

 

Eureka這個詞來自那個著名的發明家故事。傳說數學家阿基米德接受國王的委託,要計算一頂王冠中所用黃金的純度。靈感在阿基米德踏進浴盆的一刻降臨,他瞬間頓悟:物體在水中的浮力等於它排開水的重量。據說阿基米德興奮地跳出浴盆,一路裸奔回家,大聲喊著:Heurēka!!這個古希臘詞的意思是我找到了(I have found [it])

從那以後,Eureka!成了人們在苦思冥想不得其解之後,靈光乍現、豁然開朗時的興奮歡呼。

我們小時候便聽到這些有關eureka moments(恍然大悟的時刻)的有趣故事。國家地理出品的連續劇《天才》(Genius)生動再現了愛因斯坦發明相對論的歷程,其中更是充滿了戲劇性的eureka時刻,比如這位物理學天才在奧地利薩爾茨堡的電梯裡瞬間領悟了萬有引力的真相:“Acceleration and gravity are the same thing!”(加速度和引力是一回事!)

當然,我們也從很小便被告知,靈感是不足恃的,埋頭苦幹才是正道。這一派觀點最著名的代言人莫過於愛迪生。他說:Genius is 1 percent of inspiration and 99 percent of perspiration. (天才是百分之一的靈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Facebook創始人與首席執行官馬克·紮克伯格上月來到哈佛大學,在他從哈佛輟學12年後,該校向他頒佈了榮譽博士學位。

上個月,Facebook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馬克·紮克伯格似乎是站在了愛迪生的一邊,而且比愛迪生走得更遠。

525日,曾經從哈佛大學輟學的紮克伯格回到母校對即將畢業的學生講話,幾乎是徹底否定了eureka moments。他說:

Ideas don’t come out fully formed. They only become clear as you work on them. You just have to get started.

創意不會以完整的形態出現。你必須不斷鑽研,創意才會漸漸清晰。你必須開始動手做起來。

Movies and pop culture get this all wrong. The idea of a single eureka moment is a dangerous lie. It makes us feel inadequate since we haven’t had ours.

這一點上,電影和流行文化完全錯了。關於那種靈光乍現的說法是一個危險的謊言。它讓我們感到力不從心,因為我們還沒有迎來那個時刻。

假如(衣著整齊的)阿基米德被哈佛邀請做畢業典禮演講,他大概會給出完全不同的見解。

功成名就的人喜歡根據自己的成功經驗告訴心悅誠服的聽眾,怎樣做才能成功。所以,紮克伯格告訴青年別相信eureka moments。所以約伯斯宣稱,重要的是要相信,你人生中經歷的那些看似無關點最終會連成一條有意義的人生軌跡: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你必須相信,這些點在你的未來會連起來。你必須相信某種東西——你的直覺、宿命、生命、業力,如此等等。

可是,每個人的成功經歷既獨特又不乏偶然,僅僅是因為約伯斯的那些點連成了一條令人欽羨且極富商業價值的事業線,並不意味著有些人的點終其一生不會始終只是一堆散亂的點。

聆聽成功故事也許令人心潮澎湃,但也許我們的大學應該請一些Silicon Valley losers (矽谷的失敗者)在畢業典禮上分享一下他們的失敗經驗;因為,至少這篇每日一詞的作者私下裡總是認為,怎樣把事情搞砸的經驗,遠比怎樣把事做成的經驗更有普遍意義,更值得其他人借鑒。

我似乎跑題了。話說不只是阿基米德可能不同意紮克伯格的觀點。《紐約時報》觀點文章作者、心理學教授約翰·庫尼奧斯也表示反對。

Eureka? Yes, Eureka!(靈感?是的,靈感!)這篇文章中,庫尼奧斯列舉了許多偉大的點子突然躍入腦海的事例。比如愛爾蘭數學家威廉·羅萬·漢密爾頓在都柏林的皇家運河(Royal Canal)散步時忽然得到靈感,發明了四元數這個有關複數的概念。據說,一個完整的數學公式突然出現在漢密爾頓的腦海中,他立刻把這個公式刻在了運河大橋的石頭上。庫尼奧斯說:

As this anecdote suggests, the eureka moment is not “a dangerous lie.” On the contrary, it is a real and benevolent force of innovation and progress.

這個故事說明,eureka moment不是一危險的謊言正相反,它是一種真實的、有益的創新力量和過程。

庫尼奧斯進一步引用他和其他學者有關大腦活動的研究,證實eureka moments的存在。研究發現,所謂的eureka moments和大腦某一特定區域的突然高頻活動(a burst of high-frequency activity)有關聯。而且,在這種高頻活動啟動之前,大腦總是會出現一個短暫的眨眼”(brain blink)。這是一種令人暫時忘卻周圍環境的無意識狀態。庫尼奧斯說,人在進行邏輯分析時,大腦不會出現上述那種高頻活動和大腦眨眼。

庫尼奧斯說,我們的大腦不盡相同,所以有些人更容易獲得eureka moments。但研究已經發現,一些因素可以促使人們更好地捕捉到那一瞬間的靈感:

One of the most potent […] is emotion: People tend to have creative insights when they are in a positive, relaxed mood. When they are anxious, their thinking narrows and becomes analytical and cautious, which can help them to critique and refine ideas.

其中最有效的一個因素是情緒:當人們處在正面、放鬆的情緒下時,更容易獲得創造性的靈感。當人們焦慮時,人們的思路變窄,進入分析模式,更加謹慎,這有助於人們進行批判性思維,修正完善有關的想法。

所以,庫尼奧斯說,靈感和埋頭苦幹到頭來還是相輔相成的:

It’s also worth noting that although creative insight and analytical thinking are distinct modes of thought, they complement each other. Some eureka moments present insights that are in need of more systematic elaboration before they can be implemented. 

雖然創造性靈感和分析式思維是兩種不同的思維模式,但他們是可以互補的。一些eureka moments帶來的靈感還需要系統地細緻加工,才能應用。

Likewise, you may want to start approaching a problem with analytic thinking and then, if you reach an impasse, take a break to do something less demanding. Recent research suggests that your mental work on the problem may continue unconsciously and later produce aeureka moment. 

同樣地,你可以從分析式思維入手去解決一個問題,如果陷入了困境,就休息一下,做些比較容易的事。近期的研究表明,你的大腦會在無意識中繼續思考這個問題,也許一個eureka moment接下來就會誕生。

關於eureka,你有什麼想法?歡迎來信或留言告訴我們。也歡迎對每日一詞這個欄目提出你的意見和建議。我們的讀者信箱地址是:cn.letters@nytim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