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30th Jul 2017 | 心理健康纵横谈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ne 30, 2017. No. 118《心理健康纵横谈》

 

 

死亡來臨之際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The Symptoms of Dying

 

Sara Manning Peskin, M.D.

賓夕法尼亞大學神經內科

 

將來有一天,我們都會因同樣的問題而死去。我們對它有不同的稱呼:癌症、糖尿病、心力衰竭,或中風。

一個器官將會衰竭,然後是另一個。也可能同時衰竭。與那些跟你我的最初診斷相同卻繼續存活的人相比,我們與彼此更加相似。

死亡有自己的生理機制和症狀。它是對自己的診斷。雖然死亡前的數周和數日可能因人而異,但對絕大多數疾病來說,死亡前的幾個小時都差不多。

有些症狀,比如瀕死喉聲、空氣饑渴和臨終煩躁,似乎十分痛苦,但對瀕死之人來說,通常不是那麼難受。可以通過藥物進行治療。隨著世界各地出現越來越多的臨終關懷醫院,現在很少有人在痛苦中死去。

雖然我們中極少有人會經歷所有這些瀕死症狀,但我們大多數人將至少經歷其中一種。下面是可能出現的一些情況。

瀕死喉聲

墳墓裡充滿腐爛的骨頭,和無語的瀕死喉聲(巴勃羅·聶魯達)

我們懷疑這個病人無法靠人工呼吸機活下去。一個血栓堵住了他大腦後部的一根血管,導致血液無法流向控制警覺的區域。他會因為不夠清醒,不去咳嗽而死亡。

瀕死喉聲從氣管被移除開始,到生命結束終止。它是一種汩汩、嘎嘎的聲音,就像用吸管對著一杯水的底部吹氣。從瀕死喉聲開始到死亡的平均時間是16個小時。對他來說,是6個小時。

瀕死喉聲是吞咽功能障礙的一個症狀。正常情況下,我們的舌頭會升到嘴巴上部,將唾液、液體或食物向後推動。喉部的組織片會厭向前扇動,防止咽下的物質進入氣管。

在瀕死過程中,吞咽協作變成了一些虛弱的、不合時機的運動。有時,舌頭會在會厭擋住氣管之前推動唾液向後走。還有些時候,舌頭完全沒有推動,導致唾液沿著氣管不斷慢慢流入肺部。瀕死喉聲是肺努力透過一層唾液呼吸的聲音。

儘管瀕死喉聲聽起來特別艱難,但它不大可能是痛苦的。瀕死喉聲並不一定意味著呼吸困難。

在醫學中,我們常常根據直覺進行治療。為了降低瀕死喉聲的音量,我們會使用一些減少唾液產生的藥物。有時,我們能成功消除這種聲音。更多的時候,我們是在安撫對這種很可能聽起來比感覺上更難受的聲音的本能關切。在不傷害患者的前提下,我們要治療那些還要繼續活下去的旁觀者。

空氣饑渴

你這惡棍的觸碰!你在幹什麼?我的喉嚨發緊沃爾特·惠特曼)

這位患者是一名80多歲的精瘦女人,她吸了70年煙。煙草把她的肺部從海綿狀結構變成了鼓脹的塑膠袋,她呼氣時,塑膠袋就塌陷了。這就像試圖把一個購物袋裡的空氣都擠出去。空氣被困在了裡面。

空氣饑渴——呼吸困難的不舒服感覺——是醫生們努力緩解的最常見臨終症狀之一。

治療方法是什麼呢?麻醉劑,通常是嗎啡。

人們有時會問,為什麼治療痛苦的呼吸困難的藥物是一種會抑制呼吸的藥物。你可能會覺得,麻醉劑會加重對空氣的渴求。

答案的關鍵在於弄清為什麼空氣饑渴讓人不舒服。

有些研究者認為,空氣饑渴的不適源於大腦想要的呼吸量與肺部吸氣和呼氣的能力不相匹配。麻醉劑的作用在於它微微調整了大腦對空氣的需求量,使之與身體能夠提供的量相匹配。它將空氣饑渴中的饑渴去除了。

還有些人認為,緩解空氣饑渴所需的嗎啡量對呼吸能力幾乎沒有影響。因為呼吸渴求和疼痛啟動的是大腦的類似部位,麻醉劑的作用可能只是消除了大腦的痛苦信號。

這位患者到醫院時,用呼吸面罩取代了香煙。這是她第無數次戒煙,她還準備著回家重新開始獨立的生活。幾天後,她消瘦的身體疲倦了,她在臨終關懷中去世。

臨終煩躁

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狄蘭·湯瑪斯)

我祖父去世前尖叫了兩天。打開那扇門,讓我出去!現在!這太荒唐了!打開那扇門!

那是一個迷失的孩子的尖叫。祖父的眉毛這些年從外往裡慢慢脫落,只留下中間那一釐米灰色長毛,向彼此傾斜。

在那之前,我們都準備好面對思念以及他離去後留下的空白。沒人料到他會出現煩躁的精神錯亂。沒人料到他會狂怒。

一位著名的詩人曾經寫道,死亡是一種藝術,和其他任何事物一樣。終關懷醫生就是死亡藝術家,對他們來說,臨終煩躁是作品對塑造者的反抗。它不常見,但發生時,看著很難受。

瀕死者不是平靜地離去,而是可能大喊大叫,想要下床。他們的肌肉可能會抽動或痙攣。他們的身體可能看起來極度痛苦。

臨終煩躁有一些身體上的原因,比如尿瀦留,呼吸困難,疼痛和新陳代謝紊亂。有些藥物可以緩解煩躁。不過很難不去考慮心理和精神上的因素。

見過臨終煩躁的人經常認為,它是瀕死者面對死神的來臨而做出的求生反應。劇烈的煩躁可能是人的身體對慣性改變的最本能反應。我們哭喊著來到這個世界,有時我們也同樣哭喊著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