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30th Jul 2017 | 港澳台资讯 | (1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ne 30, 2017. No. 118《港澳台訊息》

 

香港:難知長遠影響,專家倡兩童繼續輔導

據【香港《明報》630日訊息】控方昨引述兩受害人的創傷報告表示,案件為兩童的情緒及行為帶來負面影響。XY均曾向比他們年幼的親屬,模仿被告的行為,心理學家建議兩人要繼續接受輔導及心理治療,重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及學習如何保護自己。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主席張傳義回復本報表示,現時難評估案件對兩童的長遠影響,但認為家人應多關心,讓兩童接受心理學家或社工輔導。

女童X的創傷報告表示,她雖沒明顯創傷後遺症,但對被告的行為感恐懼、憤怒及厭惡,更做出偷竊、發脾氣及其他引人注意的行為。報告稱女童被性念頭佔據,做出不應在其年紀出現的行為,例如脫去5歲胞妹的褲及拍攝胞妹下體,以及模仿成人的性行為動作等。

女童脫胞妹褲拍下體

男童Y本已患讀寫障礙,被侵犯後感羞恥,害怕被同學知道曾被侵犯。他事發後曾在學校用水樽打同學的頭及向同學的物品吐口水,近日情況雖改善,但仍不願向人表達感受。Y亦被發現模仿被告行為,如曾要求4歲表妹脫內褲。

男童要求表妹脫內褲

張傳義說,案件明顯影響兩童。當兩童慢慢長大,影響可能更深遠,可能會不斷思考為何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擔心別人對自己的看法,甚至影響他日的親密關係。因此家人應多關心,讓受害人接受輔導,減低日後影響。

 

 

同心協力,提升香港精神科服務

 

據【《信報》627日訊息】(筆者:陳仲謀醫生)回顧過去20年的香港精神健康服務,作為精神科醫生的筆者,分別有客觀和主觀的鑒察。首先客觀方面,當然要有資料去說明。1997年,香港註冊的精神科專科醫生共114名,其中大約30名是私人執業,占總人數四分一;現在,同業的人數多達385人,當中130位私人行醫,占總人數約三分一。

公私營醫生比例的進一步不平衡,原因複雜。不過,大概是基於近年精神病患者數目急升,市場有一定增長的份額(供求問題);同時,公營醫療機構的工作量有增無減,使部分醫生意興闌珊,希望向外發展,不但可以自由支配個人時間,更能實踐自己行醫用藥的風格。本人相信近年私人執業的精神科專科醫生由四分一擴展至三分一(即相差約十分一)的比例會進一步擴大,使公私營醫生的失衡繼續惡化。

話得說回頭,20年來醫生的人手雖然增加3倍有多,但仍然不及世衛標準的一半(世衛標準是110000,而香港精神科專科醫生和人口的比例是120000多)。上述的資料顯示醫生不足、公家和私營的人手失衡和其他衍生問題。

全民開心指數下滑

其次,筆者觀察到香港人的精神狀態有每況愈下的趨勢。反映港人精神狀態的「開心指數」有升有跌,但總的來說是向下滑,由20年前的中游位置沉淪到下游。這實實在在證明,市民的精神健康出現了問題,需要我們同心協力,在醫療服務、健康教育和康復支持上,努力追趕世界水準,應付現代化社會的需要。

九七前後,澳洲的精神健康服務和香港相差不遠,甚或在伯仲之間。但是,20年後的今天,澳洲大幅進步,在某些環節上已經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反觀香港,進步是有的,但和別國相比則相形見絀。香港自稱是「亞洲的世界城市」,我們在各方面都有不錯的表現,但為什麼精神健康服務會遠遠落後呢?因為香港用於精神健康服務的財政,在比例上只及澳洲的三分一至四分之一之間。這是全港700多萬人都應該深思熟慮的!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防患未然,永遠是對的。

相信2003年「沙士襲港」造成近300人喪命的慘事,各位記憶猶新。回想當年香港人的精神和情緒陷入低谷,市面一片蕭條,猶如死城。當時香港醫學會委任筆者為「精神健康聯絡人」,宣導「疫後心靈重建計畫」,協助市民重拾信心,增強管理情緒的能力。筆者曾出席很多論壇和講座,並每週到新城電臺主持《香港強心針》的節目,當中要選播一首「勵志歌曲」。適逢其會,筆者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來自社會不同界別的有心人,組織了「香港精神健康促進會」,宗旨在於透過舉辦不同活動,促進香港人的精神健康。

筆者近幾年擔任「香港精神健康議會」的召集人,集思廣益,從大局作為著眼點,在各大傳媒中,多次指出本地精神健康服務「四不一無」的弊病,並建議具體的解決方案。現在不厭其煩,簡單扼要再說明這「四字真言」:

一是「不足」:精神科專科醫生不足是不爭的事實,人人皆知,但其不足情況(相比于其他先進國家)的嚴重,卻不為大部分市民認識,特別得不到有關當局認同。香港的精神科註冊護士,比例上少於澳洲一半以上,但政府最近發表的《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卻預計有關的護士將會出現過剩。無他,政府的人力資料仍然維持在回歸前標準,才計出上述「離地」的預測。

求助者多前線教師

二是「不均」:醫院管理局轄下的7個聯網主管,對精神健康服務的重點各有不同主張。所以,2個病人患上同一種精神病,在甲區的輪候時間可能不用3個月,但乙區的「同路人」或者要苦苦等候超過一年。

三是「不准」:醫管局用於精神健康服務的資源,絕大部分用於治療(門診和住院),小部分用於病人康復(中途宿舍、庇護工廠、職業訓練和長期療養院),而只有極小部分用於預防和教育。相信無人會反對「預防勝於治療」這句至理名言,如果專業人士能及早介入患者的病況,醫療效果和相關的成本,一定會分別大大提升和降低,而病人及其家屬所承受的痛苦和壓力也必然減少。簡言之,適當地調動資源去針對疾病的源頭,才會事半功倍,防微杜漸,當然遠勝於臨渴掘井。

四是「不全」:指精神健康服務,首先需要有一支多元化的專業團隊緊密合作,然後是社會的各個範疇,都要提供相應的康復療程,例如:心理輔導、職業訓練、財政補貼、法律援助和房屋優惠。

凡此種種,都是現在有關的政府部門,在各自為政下不能解決的問題。食衛局之下是醫管局,接續再細分為7個聯網,在功能方面,只能做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見招拆招的臨時性工作。至於要制訂長治久安的政策,一定要效法別人成功的經驗。

最後是「一無」:要理順上述的「四不」,就一定要成立一個能綜合統籌全域的法定機構,管理全港的精神健康服務。這樣的組織早已在各先進國家(澳洲、紐西蘭、加拿大和美國)運作,而且行之有效。

我們所有持份者都希望為政者,再不要閉門造車,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如果香港繼續迷途而不知返,本地精神健康服務的水準非但比先進地區望塵莫及,還會遠遠落後于亞洲其他「三小龍」,淪為「發展中地區」。

候任特首承諾增撥50億元作為經常性的教育經費,港人無不額手稱慶。其實,筆者認為:No Good Education without Sound Mental Health(沒有好的精神健康,就沒有好的教育)。近來青少年的精神和情緒都出了亂子,社會動盪,未必完全由於樓價飆升。還有,為政者是否知道一件「不足為外人道」的事實:最多向私家精神科醫生求診的專業人士,是前線各級的教師。

希望新一屆政府要看重香港市民的精神健康,實事求是,和民間力量積極配合,締造一個精神健康的「東方之珠」,讓所有人都可以安居樂業,展現笑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