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4th Apr 2017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2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Mar 31, 2017. No. 115《心理健康纵横谈》

 

 

3116年,同一片夜空下孩子們的情思

 

石橋英昭、渡邊洋介、內山修

 

  那個夜晚距今已過去6年時間。當時11歲的孩子們,是如何面對地震的呢?

  《2011311日。夜空很美。》

  ■宮城裡帆子

  宮城縣名取市小學5年級生菊地裡帆子,當時身處被水包圍而孤立無援的閖上小學。

  在3樓的自己班教室裡。地上鋪滿考卷,用垃圾袋套住頭坐在地上,可即便如此,還是寒意徹骨。很多同學的家長都過來將他們接走,教室裡只剩下裡帆子和比她小3歲的弟弟,2個人孤獨地等待。

  自己家在離海更近的地方。該不會?

  她勸慰弟弟“沒事的,沒事的”。壞掉的汽車喇叭,不停地發出鳴響。

  幾個小時前的情景,在腦中不斷盤旋。

  較大的地震後,人們曾暫時前往體育館避難。“海嘯!”伴隨著男性的叫喊,大家紛紛跑上校舍的樓梯。剛上到樓頂,黑水便洶湧襲來。很多人被淹沒在水中。裡帆子甚至看到了奶奶朋友的臉。大人們試圖從2樓的窗戶搶救,她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

  死亡,眼前都是滿滿的死亡。

  “姐姐,星星!”

  體力不支躺在地上的弟弟,突然開口對她說。

  裡帆子看向窗外。

  雪已經停了。

  星星多到難以置信。每1顆看上去都像是最亮的1等星。人死後就會變作星星,她的腦海中浮現出這樣1句話。而星星會照亮我們。

  《裡帆子在地震後第2天與父母重逢。母親最先給予弟弟的擁抱,成為了她心中的1個小小傷痕。》

《名取向南40公里,福島縣相馬市的大川蘭子當時也是1名小學5年級的學生。地震襲來時,身在中村第二小學的蘭子也未能也家人相見。當晚的相馬也曾一片晴朗,而蘭子的記憶裡只有漆黑的夜空。》

  傍晚,蘭子用學校的公用電話打給父親的手機。父親是消防隊員,當時正在執行救助任務,在聽到話筒中傳來的警笛聲與大聲講話後,電話就斷了。晚上8點剛過,老師告訴大家,要轉移到其它小學。她想,誒,難道這間校舍也要塌了嗎?

  要上巴士時,蘭子仰望天空。漆黑一片。恐怖、令人生厭,仿佛要被吞沒一般。雖然朋友、鄰居的叔叔阿姨都在車裡,但根本無法分辨。大家面無表情,好像無臉妖怪。

  下1個避難所的體育館十分明亮,還有暖爐。蘭子1個人坐在墊子上,開始讀從姐姐那兒借來的偵探小說。她只一股腦兒地順著文字往下讀,直到過了午夜12點,才終於把書合上。這本書,還有機會還給姐姐嗎?

《福島的蘭子也在2天后與家人匯合。從小生長的家和街道,都被海嘯沖走了。》

岩手佑梨繪

  《向北行進。岩手縣宮古市小學5年級的長尾佑梨繪,並不記得那晚夜空的樣子。因為她一直躲在家裡的桌子下面。》

  處在高地上的家並未受到海嘯的襲擊。燭光微弱地搖曳,廣播裡傳來港口受災的消息。佑梨繪的父親是拖拽網漁船的航海士。他的電話完全打不通。

  母親喃喃自語般地說:“爸爸也許已經死了。”

  “不可能的!”佑梨繪堅定地回答。

  客廳不時搖晃,她從桌子下面伸出頭來,練習漢字填空題。可是,這些題目卻無辦法進入腦中。很多次她都很想問媽媽“爸爸來電話了嗎?”可是話到嘴邊卻還是咽了回去。

  一定還活著,還活著。

  她在心中反復默念。因為如果不這樣想,那麼真的會發生相反的事情。

  她把小熊娃娃抱到懷裡,閉上眼睛。請求時間能夠倒轉。

  第4天早上,父親從海上平安歸來。佑梨繪開心地恨不得飛撲到父親身上,結果卻沖進浴室哭了起來。然而,64歲的奶奶失聯了。9個月後,她的肋骨碎片被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