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4th Apr 2017 | 心理健康纵横谈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Mar 31, 2017. No. 115《心理健康纵横谈》

 

 

國家元首的心理健康,誰來把關

 

Miller & Mary

 

韓國憲法法院331日淩晨簽發對前總統朴槿惠的逮捕證,隨後朴槿惠被檢方逮捕,被移送至首爾看守所。由此,朴槿惠成為韓國第三位被批捕的前總統。從新聞披露的照片可以看出,朴槿惠面容憔悴,回想四年前風光的就職典禮,恐怕她自己也沒有料到有朝一日會成為階下囚。

韓國本就是腐敗高發的國度,政商兩界巨頭長期的勾連路人皆知,但任誰也難以料想,由朴槿惠與崔順實擔任主角的「閨蜜干政」醜聞牽連出的劇情如此匪夷所思,而由此造成韓國內部的分裂如此嚴重,未來政治對抗或許長期存在,韓國勢將陷入政局紛擾的不安定狀態。

綜觀整個事件,「閨蜜干政」醜聞側面反映出朴槿惠的精神健康狀況,其實早在她重返政壇前,即可能已經受到干擾。如若不然,外界很難解釋她對崔順實如此的依賴、信任甚至放縱,即便她已擔任總統,也要不分彼此地與之「分享」國家大事、機密要件、人事安排,毫無政治底線。

朴槿惠與崔順實「鐵誼」的形成,要上溯到「第一女兒」時期,當時她的母親陸英修及身為總統的父親朴正熙先後被暗殺,令她精神瀕於崩潰。崔順實之父崔太敏以自己能與她母親通靈,換得朴槿惠的信任,並將女兒介紹予她,自此崔家便成為其精神支柱。

遭遇喪親這樣重大的人生變故,人很容易產生情緒問題,更何況朴槿惠先後兩次經歷至親被暗殺的慘劇,其心理創傷之深可想而知。她在機緣巧合下藉外力進行心理療愈,然而最終結果卻不是成功癒合傷口,重拾精神自立,而是被導向了成為牽線木偶的歧途。

朴槿惠案對韓國政壇及社會造成巨大衝擊,後續影響深遠。就此事件來說,一個領袖人物的心理健康指數如何、重建工程進展怎樣,實在是與國運息息相關的大事。然而放眼世界,不公開評估或評論領袖人物的精神狀況,似乎是長期以來各國政府都默守的不成文政治禁忌。

這當中耐人尋味的原因之一,是避免心理健康這一因素成為權鬥武器。其中一宗知名事例發生在一九六四年。當時美國共和黨候選人高華德正競選總統,但逾千名精神領域的專家在回應某雜誌民調時,指稱他有嚴重自大傾向及妄想症,他的選情受到嚴重影響,最終敗選。其後有聲音質疑這是一種政治打擊手段,因而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後來定下規矩,要求業界不得公開評估公眾人物的精神狀況。

不過這樣一來,也造成一種令人啼笑皆非的監督真空——就普通民眾來講,通常一個人在求學、就業、婚姻等人生不同階段,都會遇到與精神健康有關的種種「安檢」,如若情況嚴重通不過,則意味著人生在此階段會出現卡殼。而這只是關乎其一人或一個小家庭的運作與命運,對社會層面影響很小。

然而政治人物在政壇拚殺,尤其是通過大選成為一國領袖的過程中,政治組織及民眾對其進行的「安檢」,卻幾乎全部聚焦于其從政經歷、個人經驗、政綱等硬指標,不惜用「放大鏡」一遍遍審視甚至盤查,對其精神健康真實面貌的檢視,則寬鬆得多,甚至僅是一筆帶過。

不僅如此,有時甚至連參選人的身體健康因素,也會被有意無意地忽略掉。像去年美國大選期間,民主黨參選人希拉莉多次在公眾場合出現不適反應,但公眾始終無法真切瞭解其身體狀況。反看特朗普呢,稍早時美國數十名精神領域專家曾發表公開信,認為這位已就任的美國新總統言行出位,情緒極度失穩,不能勝任。這一突破心理學界謹守數十年「緘默」原則的行動,隨即被其他持不同觀點的同行反駁,認為這是在對特朗普進行人身攻擊。在「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狀況下,特朗普精神世界的真實情況,與希拉莉的身體情況一樣,成了外界的難解之謎。

雖然心理學界也有一種觀點,認為像林肯、邱吉爾這類抑鬱纏身的領袖,擁有常人難及的現實洞察力及同情心,在領袖特質下可將精神疾病化作超卓領導力。但毋庸諱言的是,極度偏執的病態,也可能給世界帶來沒頂之災。因而一般而言,國家首腦作為全民的領袖,自身的身心健康維持在一個均衡、穩定的狀態,無疑是國家、社會之福祉,不過在政壇對政治人物精神狀況諱莫如深的現實中,誰又可以為領袖的心理健康把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