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4th Apr 2017 | 港澳台资讯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Mar 31, 2017. No. 115《港澳台訊息》

 

 

老竇謊稱女兒無畀家用,父女險反面

 

據【香港《晴報》324日訊息】支付家用是孝順的象徵,但同時是引發家庭不和的導火線。有女生指聽到父親與人傾電話時,指她無畀家用,令她深感委屈,自覺「中曬箭」。有輔導專家建議事主正面與父母瞭解問題所在,坦誠說出委屈處。

有女生在網上訴苦,自稱每月定時畀大量家用父母,但父親竟向外人說她「一分錢都無畀過」,令她很傷心。她在帖文中形容。明明是其他兄弟姊妹沒有畀家用,但父親卻隻字不提,強調因此「真系好傷心」。她在帖文中續指,父親為人豪爽,常借錢給其他人,認為他這次講大話,不是為了「扮窮」。

爭拗多源於有期望落差

有過來人表示當年每月給父母1萬元作家用,豈料母親「周圍唱我無幫手交電費」;有人則指父母認為其家用金額「只夠畀伙食」,但實質所付家用足以在外面租樓住,因此一怒之下遷出老家。有網友認為,事主的父親說謊,可能為「溝淡」其他子女沒給家用的責任,亦可避免親友向他借錢。

明愛向晴軒督導主任吳子樂指,求助個案中不少涉及成年子女與同住父母為家用問題起爭執,爭拗不因多數源於雙方期望落差。他稱,有子女月付1萬元作家用,但父母仍不滿意,調解後才發現父母過去會將收入全數上繳予家庭,故認為子女所付金額僅支付自身生活費。「父母認為子女若租樓,該筆家用難抵租金、伙食等開銷,因此認為『茶錢都無畀我們』。」子女一方則指家用已占收入三分二,遠較同輩「畀得多」,因而感委屈。吳建議,應多聆聽雙方背後理據,互相協調期望。

圓滿關係中心總監暨心理輔導學家蔡綺文指,有個案是母親重男輕女,將兩名女兒所付家用拿來「倒貼兒子」,更怪責女兒「畀唔夠錢」,令她們感委屈。她續指,男性多愛面子,「部分人講大話指仔女無畀家用,但自己仍能豪爽花費,以展現自身能幹一面。」她又說,子女若遇此情況,不宜揭破謊言,應正面遊說︰「例如主動關心父母是否夠錢使。」

 

 

議員關注警員心理壓力大,政府指警隊心理團隊表現佳

 

據【香港無線新聞320日訊息】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舉行會議,有議員關注警隊工作心理壓力增加。 

民主黨新界東議員林卓廷表示:「我其實關心現時執法部隊心理壓力問題比較大,尤其是警隊方面。因為近年處理大型遊行示威或群眾活動,或者就算是日常執法面對壓力都很大。」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張雲正就指:「其實警隊臨床心理學家團隊做得很好,第一是訓練管理層,為甚麼呢?因為如果管理層做得好,其實對減低前線壓力有幫助。第二是有警隊志願人員,他們不是臨床心理學家,他們不是舉手叫你看醫生。而是朋輩中間有班人,這班人很多時做支持工作,令有問題的人醒覺自己有;比較初發的問題透過朋輩之間溝通解決得到。」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就沙田雅安護老中心及兒童之家與傳媒談話

 

據【香港政府新聞公報311日訊息】以下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蕭偉強今日(三月十一日)出席香港聖公會福利協會第二十一屆傑出義工獎勵計畫嘉許禮後,就沙田雅安護老中心及兒童之家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就雅安護老中心)……他們說去年年尾有跟勞福局(勞工及福利局)會面,相關部門有否跟他們見面?有否做過跟進工作?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我跟社會福利署(社署)的同事一直跟受影響的安老院舍和(院友)的家屬緊密聯繫。當然關於威爾斯親王醫院的重建計畫,是醫院管理局的工作。就我們來說,最關心的是如何適當地為受影響的、在安老院舍居住的長者作安排,所以社會福利署的同事一直有緊密聯絡和協助他們尋找其他適合的院舍。我知道現在仍有大概80名左右的住客仍在該院舍,有關這方面,社會福利署會繼續緊密地跟進。據我們瞭解,目前沙田的空置的院舍名額有大概200個。我們也關心時間性的問題,我知道社會福利署連同醫院管理局及政府產業署,因應目前需要多點時間去讓受影響的長者找到適合的地方,所以政府方面提出,如果他們有需要,可因應醫院管理局可行情況,容讓(租約)可延長到六月底前。我們在各方面都會為受影響的長者提供協助。

記者:現在院友都說六月底前也未必可以找到,要求六月底前再延長一段時間,以及安置他們方面,會傾向整間院舍找一個地方重開還是分散?他們說社會福利署給了他們一些選擇,但他們看不上。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當然社署會繼續跟進每一個個案的個別安排,但另一方面要看醫院管理局就重建的需要和安排,社署(會提供協助)──不單只是沙田區──還有其他區,如果受影響的長者覺得適合,社署的同事會繼續在這方面協助他們。這方面我們會繼續緊密跟進。

記者:重置整間安老院,有沒有可能做到重置?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最主要是醫院管理局方面在整個重建計畫裡,他們沒有地方可以安排。當然一般來說我們會幫助受影響的住客尋找其他院舍,事實上有部分院友已搬到其他院舍。在這方面社署的同事會繼續努力和緊密跟進。

記者:就兒童之家性侵的事件,有否調查過香港青少年服務處有沒有人手疏忽的問題而導致今次的事件?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兩方面來說,一方面,一發生事件時,無論是社署還是該非政府機構都立刻為受影響的小童及其家人作出心理輔導並作其他安排,包括安排社區保姆讓其可以回家暫住,以及替其尋找另一個兒童之家,短期內已可遷進去。另一方面,社署亦正要求該非政府機構提交報告,期間亦要求他們加強巡查和各方面的人手,以避免這些事情發生。社署收到報告後會看看如何適當地處理。

記者:初步瞭解有否涉及疏忽?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目前未收到報告。一方面最重要是他們要做足防禦措施,但另一方面社署會緊密瞭解,收到報告後社署會看看如何適當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