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4th Apr 2017 | 北美资讯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Mar 31, 2017. No. 115《北美訊息》

 

跳脫名校思維,3學生分享經驗

 

據【美國《世界日報》327日訊息】世界日報2017春季教育展41日將于南灣僑教中心展開,除邀請升學顧問、特聘講師分享學習方式、領導力培養,也特別由春暉學院邀請三位學生擔任講師,分享心理健康與平衡發展。

學院負責人王曉瑞表示,華裔父母關心孩子教育很好,但不應只在乎名校,忽略孩子的情感需求,因此近年與教育展合作想跳脫請名校學生演講的框架,「希望透過這些分享,讓家長不要一味膜拜名校、追求成功公式,讓孩子朝全人成長。」

蒙他維斯塔(Monta Vista)高中學生程一歡與西谷社區學院學生秦悅章將分享「如何有效建立自信心,找到學習的原動力」。

程一歡出生時僅24周,體重一磅多的他在醫護人員與父母的細心照料下順利長大,他表示,自己身體右側運動神經受損,在成長過程中接受許多人幫助,因此想要回饋社會,曾于多所中文學校、教會演講。

程一歡指出,灣區學生壓力很大,加上許多華裔父母教養方式較保守、傳統,容易造成孩子與父母間的摩擦,「很多同儕都感覺父母限制他們的伸展空間,只專注於分數、成績。」他強調,高中生很敏感,也正面對要離開家的挑戰,需要更多父母的支援。

看來陽光的秦悅章去年來到美國,曾因在中國一線高中「直播班」與父母高度期待的壓力下罹患憂鬱症,不僅對社交感到恐懼,也曾多次嘗試自殺。但在調整心態後走出憂鬱陰霾,目前也積極與憂鬱症青少年的家長談話,盼能以自身經驗幫助更多憂鬱學生。

她表示:「造成學生憂鬱的原因因人而異,父母應多與孩子交流,瞭解他們的感受。」並強調,憂鬱症不是像感冒吃藥就能好,而是要靠環境、心理一起改變,才能走出。

山谷基督高中(Valley Christian High School)學生賀孟珍是全美計算器奧林匹亞競賽白金級選手,也在學校創立科技相關社團、關心環境問題。全方位發展的她將分享「如何在人文和數理方面平衡發展」。

她表示,很多亞裔家長會規畫孩子的人生,但平衡發展需要提升自我領導力,「不受他人影響或被期待左右,專注在自己想做的事情上。」並強調,自己喜歡幫助別人瞭解他們自己的天份,在與人相處的過程中,幫助同儕進步、改變,覺得很有成就感。

 

惡性案件日增,留美學生如何自保

 

據【美國《世界日報》326日訊息】26日,英國卡迪夫法院開始審理英國人馬修斯(Jordan Mathews)殺死中國女留學生畢曦希(Bi Xixi)一案,法院於221日判馬修斯終身監禁,至少服刑18年。至此,24歲畢曦希20168月被同居男友馬修斯毆打致死的遭遇才浮出水面。其實,除了這個曝光率較高的案件外,因中國留學生感情糾紛被殺的惡性案件屢屢發生,且呈日益增加趨勢,但是沒有受到高度重視。而且,這類案件不僅發生在美國,也發生在加拿大、歐洲、澳洲、日本等中國留學生較多的國家。

紐約聖若望大學(St. John's University)犯罪學與社會學教授卓越認為,雖然尚無針對留學生群體惡性案件的具體實證研究,但可以推斷,遠離故土親人、文化差異及獨立學習生活的挑戰、難以融入主流社會的疏離感以及對異族缺乏瞭解、社會關係稀薄等等因素,無疑使得這一群體、尤其是女性更加脆弱、易受攻擊。因此,頻繁發生這類案件就不足為奇了。

紐約州心理治療師張紅說,英國男子打死中國留學生畢曦希案件中可以看出,男方在與畢曦希交往中有虐待傾向。而且,這個女留學生沒有識別出男方的虐待,還和他同居,並躲避起來,不與親友交流,最後產生悲劇。

她說,受到虐待的婦女有幾個特點。一、缺乏自信心。該女留學生雖然家裡很富有,但富有並不能抵消自信心。她有心理上的需求,渴望得到認可,使得自己產生價值感。男方在身體、心理和語言上進行虐待,使得她對自己產生懷疑。這也許從小受到的影響。「父母對孩子的認可,也許孩子沒有感受到。」因此,她尋求被認可,包括愛、注意,得不到就想要。而男方繼續提供這些需要。她說:「許多人不理解,認為男方這麼打她她還不離開,其實是心理需要。」

她認為,女孩需要的注意力沒有得到,而是從男友處得到負面的注意力。這些情況很常見,例如小孩子在學校打人、搗亂,就是負面行為,希望得到注意,而在家裡沒有得到。她表示,畢曦希多次受到虐待,很痛苦,因此回避人群和朋友。如果是西方女孩,也許會找心理醫生傾訴,心理醫生會為她保密,但是中國女孩沒有這個意識。

 

她指出,施虐者有幾個特點,因此女孩子在選擇交往對像時一定要注意。一、易感度高。他們過於敏感,看到什麼就會有反應,「一有風吹草動就會發火」。二、有控制欲。例如,他們會對女友或太太說,你不要工作,就在家裡,我來養活你。受虐者誤認為對方關心自己,實際上割斷女方與社會的聯繫。如果女方與朋友逛街、喝茶,他們就說出某人不好的話,讓她覺得他講的對。時間一久,她們的朋友減少,與社會聯繫割斷了。三、性生活不尊重對方。他們不顧對方的感受,總是以自己的方式從事性行為,如在對方睡覺時要求做愛,「按照我的方式來做愛」。四、情緒不穩。他們對兒童和動物殘忍。有時,他們打罵、侮辱對方,有時又說些好聽的話,甚至下跪請求原諒,痛哭流涕,要求「再給一次機會」。女方一心軟,就給他機會。但是,他會重複使用這個方式,讓女方不會離開他。

張紅的診所在曼哈頓上西城,離哥倫比亞大學很近,會接到哥大心理諮詢師轉來的留學生病人。不過,她發現中國留學生不重視心理疾病,如果他們發燒或者肚子疼,會去看醫生,但是出現心理疾病,他們卻不認為是疾病。她說,留學生來到美國,沒有根基,既有學習的壓力,也有適應的壓力。她說,在中國留學生病人中,有的人在國內就有心理問題。例如,有的留學生是同性戀,但是父母老是催促他們結婚生子,到了紐約以後,父母不再催婚了,他們可以同性戀,但是感到生活孤獨,沒有朋友。有的女生與父母有矛盾,但是來到美國後,適應不了文化差異,也感到孤單。她們獨立性差,希望交到朋友,可以依賴對方。

她指出,留學生遠離父母和熟悉的環境,尋找自己的另外一半,要小心,要把握一個原則,即兩個人的關係是否是健康、正常的男女關係。一方對另外一方的東西難以接受,發生爭吵,這都是健康的,因為兩個人的生長環境不同,產生矛盾是自然的,但他們沒有打罵。現在有個誤區,認為兩個人一定要完全一致,這不可能,也沒有必要。她建議,正在談戀愛的留學生都要問問自己,與對方相處能不能講心裡話、一起生活是否感到輕鬆、個人在心靈、事業和交友上有無自由、兩人一起生活時是否成長和提高。如果能夠,就說明兩人可以相處下去。如果不行,要儘快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