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4th Apr 2017 | 心理健康纵横谈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Feb 28, 2017. No. 114心理健康縱橫談

 

 

嫁到歐洲遭家暴,報案可能被驅逐

 

鄧彥蘭

 

當地時間201727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了俄羅斯國會通過家暴減罪正案。法國方面的報導指出,嫁到法國的外國婦女最有可能是家庭暴力和行政隨意的雙重受害者,遭遇家暴後還可能被剝奪繼續居留權。

俄羅斯新法律規定:沒有造成嚴重肢體傷害或者性侵的初犯家暴行為,不構成刑事犯罪,只被視為行政違法。近20%的俄羅斯人公開聲稱他們認為可以偶爾打配偶或打孩子。俄內政部統計資料顯示,俄羅斯40%的暴力犯罪發生在家庭環境中。2013年,超過9千名女性被報導死於家庭暴力事件。

家庭暴力在全球各國都存在。法國2016年底公佈的防治家庭暴力計畫報告指出,法國每年平均有逾20萬名婦女遭受家暴。MARC LECACHEUX律師曾經指出,嫁到法國的外國婦女最有可能是家庭暴力和行政隨意的雙重受害者。

嫁到歐洲遭家暴,報案可能被驅逐

根據2016年之前的《外國人居留和避難權法(CESEDA)》L313-11L313-12條款,法國人的外國配偶在更新居留證時,必須與配偶居住在一起。如果外國配偶因為遭受該法國人的家庭暴力而與其分居,行政機構不能剝奪該外國人已有的居留證,可以根據具體情況給該外國人更新或不更新居留證。也就是說,遭受法國配偶家暴的外國人,如果因不堪忍受而與配偶分居,是否可以拿到居留證取決於行政機構辦事人員的判斷,並沒有一條法律規定給予或者不給予其居留權。

在女權組織和律師的爭取下,20163月更新的法律將可以根據具體情況給該外國人更新或不更新居留證修改為必須給予該外國人更新居留證。但新法律從出臺到落實到每一個行政機構尚需過渡期。

同樣是對外籍配偶,瑞士的法律更為嚴苛。2012年之前的法律規定,與瑞士公民結合的外國人如果遭受家暴,必須提交事實罪證(醫生鑒定、持續而非偶然性家暴的證據),以及祖籍國無法返回的證明,方能避免被遣送出境。新修改的法律不再要求無法回國的證明,取而代之的是受害人可以獨立在瑞士正常生活的證明,比如工作合同。

法媒近日報導了多起家庭暴力的案件,雖都有各自不同的難言之隱,但面對如此長時間的暴力行為,這些受害者所展現出來的寬容、忍耐及脆弱也是令人匪夷所思,瞠目結舌。

家庭暴力是媒體及影視作品經常探討的社會問題,法國的一部電視電影《這不是愛》(C’est pas de l’amour)就講述了關於現代家庭暴力相關的心理問題、擇偶問題、婚姻問題、女權問題、人格與經濟獨立,甚至生育問題,如蝴蝶效應一般牽一髮而動全身,發人深省。

地獄威脅

據法新社報導,去年一月,40歲的Abdelmoula Zahi紮希因家庭暴力被塞納馬恩省重罪法院(la cour d’assises de Seine-et-Marne)一審判處10年有期徒刑。紮希對一審判決不服,提出上訴。今年125日,紮希案二審在埃松省重罪法院(la cour d’assises de l’Essonne)開庭。

紮希的前女友瑪麗Marie在日曆上勾出了她所有的受難日在長達7年地獄般的夫妻生活中,紮希經常在家強暴、毆打她,並以死亡威脅、恐嚇她。

我要殺了你,你就是個臭婊子,蠢娘們兒。2013913日,紮希拿著威士忌酒瓶,又一次醉熏熏地回到了兩人在塞納馬恩省(Saint-Fargeau-Ponthierry)的住所。

瑪麗知道自己又要被當出氣筒。紮希把她準備的飯菜潑到地上,吼道:什麼破玩意兒!後一把揪住她的頭髮把她摔在地上。瑪麗試圖抵抗,但紮希加速出拳,一拳拳落在她的額頭、鼻子以及頜骨上。然後,紮希不依不饒地拿起一把刀,抵在她的下巴處威脅著要殺了她和她全家。

暴力繼續在臥室裡上演。紮希兩次要求Marie為其口交。每一次拒絕換來都是新一輪變本加厲的暴打,瑪麗不得不被迫順從。半夜,她趁紮希入睡後,悄悄溜到警察局報案。

變態關係

在瑪麗之前,紮希的前女友就因為無法忍受家暴,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了他。自2006年瑪麗與紮希確定情侶關係以來,警察局接到了無數備案報案2008年,隨著紮希家暴行為的升級瑪麗決定起訴。當時她準備了第一份訴訟書,並將她血腫、瘀傷的照片作為證據。可隨後她因怕遭到報復放棄了。

20092010年期間,忍無可忍的瑪麗再次提起訴訟。紮希連續兩次被默倫地方輕罪法庭(le tribunal correctionnel de Melun)判處獄刑,有條件減刑,並強制接受治療。2011年十月紮希出獄後,瑪麗出於憐憫和愛再次接受了他。她回憶說我做了一切我能做的,我曾經是那麼愛他。

短暫的風平浪靜之後,暴行再次上演。瑪麗請求法官執行判決,然而石沉大海。監獄管理減刑緩刑及社會融入處(SPIP)在對紮希的評估報告中未提及任何暴力事件。

紮希不許瑪麗化妝,不讓她單獨出門。瑪麗穿什麼衣服都由他決定。她被徹底隔離開來,沒有朋友,精神完全被紮希控制。

調查人員單獨詢問瑪麗時,她表示自己紮希經常強迫自己與其發生性關係,有時候一天就要五次。對於這些控訴,紮希全盤否認。但當兩人對質時,瑪麗又緩和了自己的措辭:強暴這個詞有點過了,和他在一起,性行為本身是溫和的。儘管他的一些暴力舉動傷害了我,讓我遭了不少罪。他傷了我的心,可我還是會想他。

受委託調查的專家認為,此案中的被告和受害者之間是一變態虐戀關係受害者在暴力迫害與侮辱中生活長達七年之久,精神極度脆弱。

爸爸打媽媽,打得她滿臉都是血

據法國《解放報》報導,113日,多吉米Rapha?l Dogimi家暴致死案在普瓦捷Poitiers宣判。現年29歲的多吉米於因殘忍殺害女友穆喬Marine Muccio被判處25年監禁。

事件追溯到201469日,時年26歲的穆喬的屍體在其住所被發現。法醫的驗屍報告顯示,死者身上有30處刀傷,多處刺中要害。而且犯人在行兇時先後使用了兩把刀。兇手不是別人,正是穆喬的同居男友多吉米。

多吉米在聽證會上矢口否認自己是有預謀的謀殺。我不記得捅的確切位置,應該是廝打誤傷,他辯稱,當時她(穆喬)怒不可遏,失去理智,用砧板打我,我迫不得已還手。

這不是我幹的,我愛我的家人

為何一個中規中矩、沒有案底的銀行職員犯下如此荒謬的暴行?多吉米的辯護律師西亞爾Laurent Sillard認為,他的客戶並沒有故意殺人,而是激情犯罪,是在受到外界因素刺激下,情緒失控而產生的犯罪行為。

但問題在於,多吉米在行兇後試圖銷毀證據:他開車將沾上了血跡的衣物和作案工具分別丟棄在四處灌木叢中。

對此,多吉米本人表示:我真的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這一切像是個錯覺。這不是我幹的。

在聚光燈下,被告多吉米表現得出奇冷靜。在同事眼裡,多吉米不太愛說話冷淡難以形容。多吉米的家人將其描述為一個安靜、低調、審慎,在工作上善於算計、野心勃勃的人。

2006年,多吉米和穆喬高中畢業後相識相戀,2010年大女兒出生,兩年後又有了二女兒。2012年夏天,他們搬進了新房,一切都是那麼順利。多吉米在出庭時說:我為我的工作感到自豪,我愛我的家人。

然而,和諧的生活被多吉米和女同事的一段婚外戀(多吉米予以否認)打破了。嫉妒和猜疑讓兩人的感情生活產生了嚴重危機。2014523日,穆喬向員警報案稱,多吉米掐她的脖子。但因沒有留下傷痕,最後不了了之。受害者家庭辯護律師由此認為,相關部門的疏忽和不作為也應對這場悲劇承擔責任。

雖然多幾米和穆喬的大女兒及家裡的保姆一致否認多吉米有經常性的家暴行為,但是,多吉米對穆喬的精神控制卻是不可否認的事實。穆喬的前男友作證:多吉米不願放手,不讓她獨立。二人共同的鄰居朋友也表示:他讓她在哪兒待著,她就得在哪兒待著。

慘案發生前,多吉米和穆喬的關係徹底破裂。二人的同居協議(PACS)終止,孩子撫養權判決書也已下達。穆喬即將去新單位就職,且已預約看房,準備搬家。多吉米是否因為無法接受女友單飛而痛下殺手?參與本案調查的心理醫生指出,多吉米幼年時遭受的心理創傷讓他成年後難以承受分離之痛。

47年家暴,兒子上吊,女兒們被強暴

去年1228日,法國總統奧朗德宣佈完全赦免69歲的婦女雅克琳娜?索瓦吉(Jacqueline Sauvage)。這名法國婦女此前因槍殺丈夫被判監禁10年,並上訴失敗。索瓦吉與丈夫馬婁(Norbert Marot)多年前奉子成婚,經常酗酒的馬婁暴打及性虐妻子長達47年,3個女兒都稱曾多次被父親強姦。

不過,她們一直因恐懼報復沒有報案。在兒子不堪折磨上吊自殺後,索瓦吉終於失控,用獵槍殺死了丈夫。她的悲慘經歷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情,在律師和婦女權益組織的呼籲下,法國有40萬人聯名要求釋放索瓦吉,使其成為受家暴婦女的典型象徵。但面對如此長時間的家庭暴力,這些受害者所展現出來的寬容、忍耐及脆弱也是令人匪夷所思,瞠目結舌。

據法國內政部的數據,2014年,有134名女性慘死于她們的配偶、伴侶、前任或情人的暴力之下。2015年,有122名女性受害者和22名男性受害者。法國反家庭暴力官stop-violences-femmes.gouv2015年的資料分析,在1875歲的年齡階段中,受害人85%是女性。每年平均至少有216000名女性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84000名女性被強暴或性侵未遂,其中37%的施暴者是受害人的配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