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2th Dec 2016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36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Nov 30, 2016. No. 111心理健康縱橫談

 

你感受到了絕望?這是件好事

Are You in Despair? That’s Good

 

Lisa Feldman Barrett

西北大學心理學教授

 

當這個世界讓你不痛快的時候,你的感覺可以糟糕一語概之嗎?還是說你會有更加確切的情緒體驗,比如悲傷、絕望或者憂鬱?

在心理學中,擁有細緻情緒的人被認為展現出了情緒細微性例如,閱讀關於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種種暴行的資料時,你或許會體驗到不斷升騰的恐怖或憤慨,而非籠統的糟糕之感。聽說關於氣候變化的資訊時,你可能會在驚恐之餘,因為一些物種即將滅絕而感到悲傷和遺憾。面對今年的總統競選,你或許會詫異、憤怒,甚至是替候選人感到尷尬——這種情緒在墨西哥被稱pena ajena

情緒細微性不僅與掌握豐富的詞彙有關;還與更加細緻地體驗世界和自我有關。這會改變你的生活。事實上,有越來越多的科學證據表明,細緻入微的情緒體驗會給你帶來好處,哪怕這些體驗是負面的。

一系列研究顯示,細細微性的不快之感會讓人得以更加靈活地調整自己的情緒,在面臨壓力時不那麼容易飲酒過度,在被某人傷害時不那麼容易猛烈地報復對方。

或許令人驚訝的是,高情緒細微性所附帶的好處不只是心理上的。情緒細微性高的人還可能更長壽、更健康。他們看醫生和用藥的頻率更低一些,因病住院的天數也更少。舉個例子,能夠更頻繁地給自己的情緒歸類、貼標籤,並理解它們的那些癌症病人身上,有害炎症的程度會輕一些。

我的實驗室在上世紀90年代發現了情緒細微性的存在。我們讓數百名志願者在數周或數月時間裡追蹤自己的情緒體驗。每個受試者都使用同一組情緒詞彙,比悲傷憤怒害怕,來描述自己的體驗。不過我們發現,一些人會用這些詞彙來指代確切的體驗——每個詞都代表著一種不同的情緒概念——另外一些人則會把這些詞彙混為一談,用以代表單一的概念,粗略地說就是——我感覺很糟糕。

人們會很自然地想到,有著更高情緒細微性的人只是能夠更好地瞭解自己的情緒狀態,但我們的實驗室發現實際情況並非如此。事實證明,你的大腦在以一種非常切實的方式構建著你的情緒狀態——在一瞬間,在你的意識之外——瞭解多種情緒概念的人更能產生更細緻的情緒。

正因為如此,情緒細微性才會對你的幸福感和健康水準造成重要影響:它讓你的大腦在應對生活中的種種挑戰時,有了更加精密的工具。

假設你是密歇根州弗林特的居民,正面臨著該市的水污染問題。假設每天早上,當你打開水龍頭或者送孩子上學的時候,都會體驗到一種大體上可以被稱為糟糕的不快之感。你無法忍受,並且愈發緊張。

需要指出的是,那種含混的糟糕感是你自己造出來的。神經科學已經表明,人類大腦不應激性官,並非僅以某種預定的方式對世界作出反應,比如看到伊斯蘭國這幾個字讓你的血壓上升。事實上,大腦會根據過去的經驗來預判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主動調節你的體能需求,提升你的血壓。

這一反應過程就相當於為你的身體制定預算。為了健康起見,身體預算也需要像財務預算一樣保持平衡。

因此,在弗林特市水危機的例子中,你的大腦預見到了威脅,你的皮質醇水準飆升,讓你的身體做好行動的準備,但籠統的糟糕感不會激起具體的行動。你只是覺得很糟糕,因為你的大腦毫無必要地從身體預算中抽出了一部分。下一次處於同樣的境況中時,你的大腦會重複同樣的反應過程。你會又一次心亂如麻,無法自拔。時間長了,編制得不準確的身體預算可能會導致人生病。

不過,如果你的情緒細微性較高,你的大腦或許會建構更為確切的情緒,比如有可能引發具體行動的義憤。你或許會給朋友打電話,怒斥這場水危機。你或許會用穀歌(Google)搜索鉛中毒瞭解如何更好地保護自己的孩子。你或許會打電話給議員,要求其推動變革。你不再是不堪重負的旁觀者,而是積極的參與者。你有各種選擇。這種靈活性最終有助於減少身體的損耗(譬如不必要的皮質醇激增)。

好消息是,情緒細微性是一種技能,許多人都可以通過學習新的情緒概念來提升這種技能。這裡的學習就是取本義,去學習新詞彙以及它們的具體含義。例如,如果你以前並不熟悉我在前文中提到的術pena ajena,那麼現在你的情緒細微性潛能已經有所提高。耶魯大學情緒智慧中心(Yale Center for Emotional Intelligence)的研究顯示,學童學了更多的情緒概念以後,社會行為和學業表現都會得到改善。如果把這類概念融入你的日常生活,你的大腦將學會自動應用它們。

情緒概念是生活工具。工具包越大,你的大腦就能更靈活地作出預測,並指定需要採取的行動,你也就能更好地應對生活。

 

 

騙子是如何營造真相錯覺

How Liars Create theIllsion of Truth

 

Tom Stafford

 

謊言重複足夠多次就成為真理,這條宣傳的定律往往被認為出自納粹分子約瑟夫.戈培爾(Joseph Goebbels)。在心理學家看來,這與被稱真相錯覺效應很類似。一個典型實驗將揭示這一效應如何起作用:參與者給梅幹是幹的李子類瑣事的真實程度進行評分。有時這些陳述是真的(像剛才這一個),但有時參與者會看到一個非真的版本(例如棗子是幹的李子)。

經過幾分鐘甚至幾周的休息後,參與者再做一次實驗,但這一次他們評分的項目有些是新的,有些則是他們在之前的第一階段就見過的。實驗有一個關鍵的發現,人們對上次看到過的專案更傾向於評為真,而無論他們是否為真,似乎唯一的原因是他們對這些項目更熟悉。

因此,實驗室中所發現的情況似乎支撐謊言重複足夠多次就成為真理一說法。如果看看周遭,你可能開始覺得從廣告商到政客都在利用這個人類心理的弱點。

但在實驗室中可靠的效應並不一定是對人們現實世界中所相信的東西有重要的影響。如果你真的可以通過不斷重複讓謊言聽起來為真,就不再需要其它任何說服技巧。

你已經知道的某些事實會成為一種障礙。即使一個謊言聽起來似乎有理,你為何會只是因為反復聽到謊言就把你所知道的事情丟在一邊?

最近,范德堡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的麗薩.法齊奧(Lisa Fazio)領導的小組開始測試真相錯覺效應與我們早已得到的知識之間的相互作用。它會影響我們已有的知識嗎?他們使用配對好的真實與非真實陳述,但是根據參與者瞭解事實的可能性進行劃分(比如太平洋是地球最大的海洋是一個已知例子,也恰好是真實的;而大西洋是地球最大的海洋一個非真實陳述的例子,而人們可能知道實際的情況)。

他們的研究結果表明,與未知事項相比真相錯覺效應的效果對於已知事項一樣強烈,這表明先期獲得的知識不能阻止不斷的重複動搖我們對事物合理性的判斷。

為涵蓋所有情況,研究人員進行了一項研究,參與者被要求對某項陳述的真偽按照六分制給予評分,以及另一項僅兩個選項的研究。不斷重複會提高六分制評分的數值,並增加陳述被判斷為的概率。不論陳述是否真實,或是否已知,不斷重複都能夠讓它們更為可信。

起初,這看起來像是人類理性的壞消息,但我這裡怎麼強調都不過分,當解釋心理科學的結果時,你必須看看實際數字。

其實法西奧和她的同事們所發現的是,一個陳述是否判斷為真最大的影響因素是……它是否的確為真。重複效應無法掩蓋真相。不論是否重複,人們仍然更有可能相信真相,而不是謊言。

表明了我們如何更新自己信念的基本事實,即不斷重複確有能力讓事情聽起來更真實,即使我們知道事實與此不同,但它並不能取代知識。

下一個問題是,為什麼會這樣?答案跟你所接觸到的每一條資訊你所付出多少精力來嚴格審視它們的邏輯有關。如果每聽到一些資訊,你都要對照你所知道的所有事實進行評估,那麼到了晚餐的時候,你肯定還在想著早飯時的事。因為我們需要做出快速的判斷,所以我們採用的是直覺式(heuristics )的快捷方式,這種方式在大多數情況下做出正確的判斷多過錯誤。依靠你聽到某事的頻繁程度去判斷某事的真實程度只是一種策略。在任何真理比謊言更為頻繁重複的宇宙中,即使只有51%49%,這都是一個對事實進行快速與不公平判斷的規則(dirty rule)。

如果重複是唯一影響我們所相信的事情的話,那我們就有麻煩了,但它不是。我們可以運用推理的強大能力,但我們必須認識到理性的資源是有限的。我們的頭腦是真相錯覺的獵物,因為我們的本能是使用捷徑來判斷某事的真實性。通常這種方法能奏效。但有時也會誤導。

一旦我們知道了這一效應,我們可以防範它。一種作法是對為何相信我們所做的事情進行雙重檢查,如果有些事情似乎是合理的,到底是因為它們的確如此,還是僅僅因為我們反復被告知?這就是為什麼學者們如此醉心於提供參考依據,所以我們可以查詢任何說法的源頭,而不是盲目信從。

防範這一錯覺的另一種辦法是我們應該承擔起停止重複謊言的義務。我們生活在一個用事實說話,而且應該是用事實說話的世界。如果你重複那些沒有經過確認的事情,你實際上就是在幫助營造一個謊言與真相更容易混淆的世界。 所以,請你在重複之前三思而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