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2th Dec 2016 | 大陆资讯 | (13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Nov 30, 2016. No. 111《大陸訊息》

 

2016年江西省心理學大會昨舉行,江西擁有萬名心理諮詢師

 

據【新華網1113日訊息】1112日,2016年江西省心理學大會在南昌大學青山湖校區舉行,這是江西省心理學界史上水準最高、規模最大的一次大會。記者從會上瞭解到,我省目前有1萬名心理諮詢師,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專職教師有300余人。

本次大會的主題和諧心理、和諧江西、和諧社會,吸引了眾多省內外知名心理學專家和高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師代表參加,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的知名專家學者還開展了多場學術講座。

南昌大學副校長、江西省心理諮詢師協會會長鄧曉華介紹,目前,江西已有10所本科院校設有心理學院、系或心理學專業,南昌大學等4所院校擁有心理學碩士學位授予權,江西師範大學擁有心理學博士授予權並建有博士後流動站江西已經有1萬名國家心理諮詢師職業資格證書獲得者,他們活躍在各行各業,為民眾提供心理健康服務鄧曉華說。

江西省教育廳社政處副處長傅小軍告訴記者,大學生心理危機事件的發生,往往容易成為各方關注的熱點,比例雖然很小,但影響很大,這是當前大學生心理健康工作的一個難點。

我省約有三分之一的高校將心理健康教育納入必修課,學生順利拿到學分才能畢業,這一比例在全國範圍內都算不錯的。小軍表示,目前,我省還有部分高校制訂了心理危機干預工作方案,設立了心理危機干預熱線,使一些特定人群在身處心理危機時能及時得到幫助。

 

兩夫妻對簿公堂吵得不可開交,心理諮詢師幫忙解糾紛

 

據【《南方日報》1112日訊息】近日,珠海香洲法院通過發揮法院心理工作室諮詢師的作用,為當事人提供心理疏導服務後,一對夫妻終於對離婚與小孩撫養問題均達成調解協定,兩人終於好說好散。

緣由:生活觀念不一致 夫妻雙方對簿公堂

小芳(化名)和小軍(化名)十一年前在打工時認識、相戀,婚後一年生育兒子明明,但之後隨著雙方生活觀念不一致,小倆口的感情越來越差。20163月小芳發現小軍有了婚外情,心灰意冷的她選擇到香洲法院起訴要求離婚。

在庭審中,香洲法院的承辦法官代敏發現小芳、小軍雖然結婚已有十一年,但雙方的感情處理方式比較簡單粗暴,情緒容易激動,經常指責對方對家庭瑣事不上心,便建議當事人在庭後接受法院的心理諮詢服務。

疏導:心理諮詢師來相助,兩人好說好散

獲得小芳、小軍二人同意後,香洲法院心理諮詢師邀請兩位當事人來到香洲法院家事心理工作室進行心理疏導。在交談過程中,心理諮詢師通過初步觀察發現,小芳和小軍兩人的性格都不太成熟,對婚姻家庭生活沒有任何規劃和主見,缺乏家庭責任感。之後,根據諮詢進度和雙方時間安排,諮詢師又通過電話方式分別與小芳和小軍交流溝通,逐步引導他們理性面對婚姻中的問題,從而積極解決問題。

 

歷時一個多月,通過四次心理疏導與干預工作,小芳、小軍在心理諮詢師的引導下逐步找到了婚姻生活不如意的癥結,也意識到自己應及時處理婚姻情感存在的問題,並對孩子承擔起作為父母的責任。雙方認可夫妻之間確實存在不可調和的矛盾,應當理性面對,共同解決如果離婚會產生的相關問題。最終小芳、小軍兩人達成共識,他們請求由法院調解,共同協商解決離婚的相關事宜。

之後,香洲法院代法官根據心理諮詢師作出的評估和建議,委託法院家事調解員跟進協調雙方兒子明明的撫養權問題,盡可能最大程度地減少因父母離婚可能給小孩帶來的心理傷害。最終,小芳、小軍在法官和心理諮詢師、家事調解員等專業人士的幫助下,對離婚及兒子的撫養問題均達成了一致的調解意見。

 

 

醫生抑鬱自殺引關,醫務工作者心理健康亟待更重視

 

據【上海健康新聞116日訊息】近日,申城某醫院醫生自殺身亡的消息引發社會大眾的震驚與惋惜,初步瞭解發現,死者生前疑似患有抑鬱症,但在身邊人眼中,他一直是“開朗”、“樂呵呵的”。醫人者,真的難自醫?

醫生患有心理疾病,在當今社會似乎是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的事。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臨床心理科主任林國珍告訴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醫生、員警與教師是心理疾病高發的高危職業,前兩者尤甚。而且不難發現,他們的共同點就是需要長期與人打交道。”

她指出,醫務人員的壓力來自內在與外在的雙重因素,“從內因而言,日常工作壓力、晉升壓力、個人經歷性格與家庭、社會的多重角色衝突都會讓醫生產生負擔。從外因來看,醫生的職業屬性決定了其工作性質與環境在大多時間內要與負面性內容打交道,且因工作物件是人,患者家屬的高期望值長期讓醫生處於巨大的責任與風險下。”

一組資料也直截了當地反映出問題:華山醫院工會重點課題《上海市三甲醫院臨床醫務人員職業壓力與倦怠狀況及心理健康援助對策研究》顯示,職業壓力與其導致的職業倦怠已顯著困擾著大醫院醫生身心健康。76%的醫生在情感衰竭方面存在中重度倦怠、78.8%在面對服務物件和環境時存在倦怠、54.2%認為欠缺個人成就感。

這一問題也並非是中國醫生的獨有:在歐美發達國家,與壓力有關的精神失調已成為臨床醫務人員發展最快的職業病。有關調查發現,25%的醫生會出現焦慮症或與壓力有關的疾病。

“其實我在門診時,也接待過不少同行前來諮詢,這一問題急需得到重視。”林國珍說道,“因為作為醫務工作者,如果產生抑鬱、焦慮等情緒,都容易在醫療過程中感染患者情緒,甚至產生差錯。”

醫生,這一負面情緒較多、壓力極大的群體,其心理健康干預的空白亟待填補。以抑鬱症為例,很多患者的特點就是對外表現一切正常,“他們通常以巨大的意志力與自律性控制自己的情緒與行為示人,卻在獨處時崩潰、發洩。”林國珍表示,醫生本人與醫院都需要加強防治意識,將壓力管理的預警系統構建起來。

那麼,本市現在是否有針對醫務工作者的心理輔導及諮詢管道?上海市醫務工會副主席何園告訴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目前,以換位思考醫患關係,提升醫生心理成長為導向的巴林特小組模式已在本市多家醫院普遍推廣。“巴林特是醫院員工關愛計畫(EAP)中的一種嘗試。從2014年開始,我們對本市醫院的工會等組織成員進行培訓,並讓他們把這一理念帶回醫院,在院內系統規範開展活動。”

她指出,EAP在企業中早已不是新鮮事,但對於醫院而言,仍是一種初期探索。“近期我們在華山醫院召開了中國醫院EAP高峰論壇,大家其實都達成了要做的共識,但具體如何做還需在評估後確定,希望可以逐漸形成可複製推廣的模式,如小型醫院可通過購買協力廠商心理輔導服務、大型醫院可進行內部資源挖掘,醫院間形成EAP聯盟共用成果等。”

“不過我們還需要注意的是,醫生群體有一個特殊性,他們作為有較強醫學理論基礎的患者,往往心理防線更高,偽裝性也更強。”何園坦言,“要讓他們願意敞開心扉,就需要更大努力,這不僅是患者自身的事,也是醫院、組織的事。”她建議,未來醫院是否也可以在業務培訓外開展心理講座,幫助醫生在職業晉升、職稱評定等環節時預先學會面對失敗、挫折,調試好心理,“儘早解決他們的困惑,而非‘鴕鳥式’回避壓力,將情緒掩藏起來。”

除了醫院工會等組織提供的外部福利外,林國珍也對醫生給出自我疏導建議,“如發現有失眠、胃口不佳、體重下降等異常情況時,就要選擇適合的放鬆方式進行排解,同時尋求專業幫助進行及時治療。就像我們常說的,心理問題不是問題,如何能解決好心理問題才是問題。”

 

心理諮詢為預備役官兵服務

 

據【《中國國防報》115日訊息】心裡有個坎,來心理診療室坐坐。近日,湖北某預備役高炮團組織成建制集訓,訓練間隙,幾位心理諮詢師走上訓練場,與官兵談心,瞭解官兵的心理健康情況。

心理諮詢師來自團裡和地方共同成立的心理診療室。該團緊跟新形勢下成建制訓練任務,及時跟進為官兵提供心理諮詢服務,使官兵在輕鬆愉快的氛圍中消除訓練壓力和心理困惑,取得較好效果。

年初,該團與軍地幾家醫院心理科建立指導幫帶關係,並依託孝感市人民醫院建心理診療室根據不同任務的特點和官兵不同的心理狀態,開展集心理教育、心理疏導、心理訓練三位一體心理服務系列活動。記者瞭解到,這個心理診療室由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預備役軍官胡梅珍和團衛生隊隊長鐘贊負責管理,分為心理門診、心理測試系統、身心回饋系統、智慧音樂放鬆系統4個功能區域,並將引進的軍人心理健康評估系統、遠端視頻心理服務兩個先進功能模組連結到心理診療室,為官兵提供快捷的心理健康評估、心理障礙分析及臨戰心理測試等服務。

診療室心理測驗綜合系統裡面包含9大類75個方面共600餘套題,只要針對自己的實際對號做題就可進行心理檢測,測試結束後,系統自動生成健康報告,心理諮詢師根據健康報告進行心理評估,最後通過身心回饋系統和智慧音樂放鬆系統進行有效治療。

10月中旬,該團汽車連預備役戰士劉某由於家庭突遭變故,患上應激性心理障礙,影響了訓練成績。心理醫生胡梅珍根據心理健康檔案,為他制定個性化治療方案。劉某在心理診療室接受限制性漂浮治療後,又通過網路遠端接受胡醫生跟蹤疏導,經過幾個階段的治療,現在他已經能夠全身心投入工作和訓練中。

據統計,該團心理診療室建立以來,進行心理諮詢服務3000餘人次,疏導化解心理問題210例,不僅保障了戰鬥力生成,還提升了團隊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