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2th Dec 2016 | 大陆资讯 | (23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Nov 30, 2016. No. 111《大陸訊息》

 

心理治療師:百萬心理諮詢師的新出路

 

據【光明網113日訊息】在社會的普遍認知中,心理諮詢師是個“高大上”甚至帶著點神秘色彩的職業,由於報考門檻相對較低,也一度成為社會上心理愛好者的報考熱門。事實上,即使取得“心理諮詢師”證書,也並非是“一證在手,前程無憂”。據業內人士透露,大多數心理諮詢師面臨著“缺乏實戰,投入很大,收入很低”的尷尬境地,甚至有轉行的心理諮詢師斷言,“單純做心理諮詢連自己也養不活”。

5萬對2.48億,這場戰鬥力量懸殊

“不要逃跑,你們這些膽小的惡棍!向你們進攻的只是騎士孤身一人。”

這是小說《唐吉坷德》中所描述的主人公向“巨人”發起戰鬥時的宣言,不管希望多麼渺茫,他總會毫不猶豫為正義而戰。而在現實生活中,也有這樣一群人在為維護我們心理健康而戰鬥。

據費立鵬教授于2009年在《柳葉刀》雜誌上發表的一篇有關中國精神疾病患病狀況的論文顯示,中國各種精神障礙總患病率為17.5%,發病率從1993年的1.12%激增到2005年的17.5%,需要心理健康服務人群高達2.48億人,而目前僅有8%尋求過專業幫助,4.9%得到專業幫助,剩下的人所承受的煎熬和痛苦無從得知。

心理健康服務的市場有多大?依據《中美移動互聯網心理健康市場研究報告》中所指出中美比較資料來看,2014 年美國心理健康市場的規模為 1790 億美元,人均花費 560 美元,中國心理健康市場的規模為 140 億美元,人均花費 11 美元,僅是美國的 1/50

就目前而言,我國能提供心理健康服務的專業人士有哪些呢?其中一類是精神科醫生,據統計,全國的精神衛生服務機構不足2000家,精神科醫師只有2萬餘人。另一類是就是心理諮詢師,隨著社會運轉速度越來越快,整體壓力水準倍增,催生了心理諮詢師培訓市場從2003年起每年50%速度的增長,據統計,迄今已有大約200萬人參加諮詢師考試,約90萬人通過培訓獲得心理諮詢師資格。另外國內開設心理系的高校有100來家,每年將近有20萬學生畢業。

持證人數、新生諮詢師人數節節攀升的同時,其中真正從事心理諮詢的卻僅有3萬人,國內能夠依靠心理諮詢養家糊口的人更是屈指可數,絕大部分都選擇了轉行。

從事心理健康服務的專業人員,滿打滿算僅有五萬餘人,而他們所要面對的是2.48億服務物件,無論是從社會需求角度還是市場發展角度,心理諮詢師都是一個大有可為的朝陽職業。

我們差的不單單是倍數

心理諮詢行業內有一個耳熟能詳的說法:一個心理諮詢師如果沒有兼職,沒有其他收入,只做心理諮詢師,那麼可能會餓死的。其中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有以下兩點。

首先,心理諮詢缺乏職業化人才培養體系,從業人員的專業水準遠遠滿足不了激增的心理健康需求,社會認知度不高。相比國外心理諮詢師培訓分理論、實踐、臨床及自我體驗4個部分,以及在法律認可的醫院及私人門診進行臨床實踐,我國的諮詢行業准入門檻似乎顯得有點寒酸。考了一張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證書就可以從業;滿足三名持證諮詢師,就可以開業辦諮詢機構。如果真正投身這一行業就會發現,僅一張證書所涉及的內容連入門都不夠,更別談去做諮詢了,所以國內很多科班出身的心理專業學生並未選擇去成為一名心理諮詢師,接觸越多,越擔心做不好。

然而在美國,心理諮詢行業已經形成了完善的學習晉升體系和成熟的社會制度保障。心理健康服務人員配置主要包括臨床心理師、諮詢心理師、臨床社工以及精神科醫生,單拿臨床心理師和諮詢心理師的要求來說,就必須滿足博士學歷以及2000小時的臨床督導等,收入水準大約在每年8-10萬美金。(注:此段介紹的美國情況,《華人心理健康報》進行了校正)。

其次,目前我國的心理諮詢對於來訪者屬於完全自費項目,並未納入醫保。而一次諮詢動輒幾百甚至上千的費用讓不少人望而卻步,高昂的費用使得心理諮詢在國內成為有錢人的專享。

而在美國,心理治療項目已納入醫保體系,患者僅需承擔5%甚至幾乎為0的醫療費用,來訪者完全不用為費用操心,心理諮詢師也不用有相關擔憂。

柳暗花明,心理治療師另闢蹊徑

近日,習近平在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上指出,要加大心理健康問題基礎性研究,做好心理健康知識和心理疾病科普工作,規範發展心理治療、心理諮詢等心理健康服務。心理健康問題愈發得到國家層面的關注和重視。

但是,從國內社會環境和執業環境來看,心理諮詢師還遠不能算是一個理想職業,甚至連養家糊口都成問題。不少新手諮詢師興沖沖地入行,卻不得不面臨沒有訪客的尷尬和“誤入雷池”的風險。

與心理諮詢師苦惱沒有訪客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精神專科醫院人滿為患。醫院裡的醫生滿負荷運轉,叫苦不迭。如果心理諮詢師能參與到輕中度心理障礙、心理疾病的來訪者的過程中,無疑會大大緩解這類人群健康服務供需不平衡的矛盾。

201351日頒佈的《精神衛生法》卻明確了心理諮詢與心理治療的邊界:心理諮詢人員不得從事心理治療或者精神障礙的診斷、治療。全國首例心理諮詢師成被告案就是鮮活的例子,來訪者患有軀體障礙症,卻接受了某心理諮詢師的系統訓練,在他突發疾病跳樓身亡後,其父一紙訴狀將諮詢師告上法庭,並索賠70萬。一邊苦於來訪者寥寥,一邊卻又擔心逾越法律的邊界,這可能是很多諮詢師諮詢生涯的真實寫照。

在這種處境下,心理治療師無疑成為心理諮詢師增加職業籌碼的黃金選擇。2015年,國家衛生計生委開放初級心理治療師考試,允許醫學或者心理學畢業生報考,希望讓優秀的心理諮詢師加入到心理治療師隊伍中,合法合規地為大眾提供心理治療和諮詢服務。與心理諮詢師相比,心理治療師貌似才是為心理健康服務的“正牌軍”。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

執業範圍更廣。心理治療師是國家衛計委認證的職業證書,屬於醫療技師序列。執業對象方面,除心理諮詢師所面對的在生活、學習、工作、情感、人際交往、疾病康復等方面出現的心理困惑、心理問題的非心理疾病人群之外,心理治療師的對象還包括了心理障礙、心理疾病的來訪者。

醫保政策的支持。近日,北京市海澱區衛計委為首批34個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設立的心理諮詢室授牌,今後,轄區內的居民和大學生可以隨時得到專業的心理諮詢服務,相關服務納入醫保。這一小小的政策嘗試無疑也是對心理治療師這一職業的重大利好。心理諮詢和心理治療納入醫保一直是人心所向。中國的心理治療師相當於美國的臨床心理學家、臨床諮詢師、臨床社工,其服務物件是疾病人群,是可以進醫保的。而心理諮詢師就相當於美國的志願者、心理輔導員、教會人員,開展的工作是健康人群的心理保健和疏導,是不能進醫保的。

人才需求大。相比美國有30萬臨床心理師,我國目前僅僅只有5000名左右的心理治療師,這方面的人才需求可想而知有多大。

由此可見,目前社會上對於專業心理健康服務的空缺,亟待越來越多的心理諮詢技術過硬又能對精神疾病進行診療的心理治療師去填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