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2th Dec 2016 | 国际资讯 | (21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Nov 30, 2016. No. 111《國際訊息》

 

澳洲的精英中學亞裔生占大多數,學者籲讓學生背景更多元

 

據【《澳洲日報》116日訊息】20多年前,悉尼學者何女士(Christina Ho)考進一所著名的精英中學時,她只是少數的亞裔人群中的一份子。

據《澳洲人報》報導,何女士上了North Sydney Girls High School,知名校友包括妮可·吉德曼(Nicole Kidman)、娜奧米·沃茨(Naomi Watts)和二戰地下戰士南茜·維克(Nancy Wake)。何女士一家來自香港。和現在很多考上精英中學的人不一樣的是,她沒有上過課外輔導班,7年級到12年級的時候也沒有去過輔導中心。

我沒有找過任何輔導,當時沒有什麼輔導行業,她說道,現在圍繞著精英中學的文化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我覺得很不健康。

MySchool網站顯示,去年,North Sydney Girls只有7%的學生來自英語背景的家庭。和新州及維州其他大部分精英中學一樣的是,它們的大部分學生都來自亞裔(主要是華裔)家庭。精英中學中亞裔澳籍學生占絕大多數經常被歸功於父母在輔導上的投資——現在,准備考精英中學的人都得接受密集的輔導,為入學考試做準備。

距離North Sydney Girls不遠的North Sydney Boys High School是新州最優秀的男校,學生也大都來自華裔、韓裔、印度裔和斯里蘭卡裔背景。

 這就是真正激發我的興趣的地方。精英中學很不一樣了,和以前不一樣了,1991年從North Sydney Girls畢業、現在在悉尼科技大學擔任社會與政治科學高級講師的何女士說道。

她表示,以前華裔是少數,現在白種人是少數,她想找出原因所在。

何女士對精英中學進行了定性研究,總結道,這些學種族上的不平衡營造出高度種族化氛圍,也就是從學科選擇到運動都會蒙上種族的濾鏡。

何女士認為,這種高度種族令人震驚。白種學生是少數,覺得自己跟別人很不一樣;亞裔學生占巨大多數,很多人都會比較認可自己的亞裔身份,也覺得自己不太需要交非亞裔的朋友。

何女士表示,這些亞裔學生在澳洲生長,說起英語來沒問題,有的甚至只會說英語,但他們的朋友圈從族裔來看很不平衡。

何女士認為,精英中學的招生程式應該擴大範圍,讓賺錢的輔導行業放鬆對學生的綁架。如果得靠父母花大錢在輔導上才上得起,公立精英體系就談不上是公平競爭的體系了。

 

調查:七成巴西人認為員警過度使用暴力

 

據【《南美僑報》113日訊息】巴西國家通訊社112日報導,巴西民意調查機構Datafolha本週三(2日)公佈的調查結果顯示,70%的民眾稱員警在工作過程中過度使用暴力。在1624歲的青年受訪者中,這一比例達到75%

按理,民眾受員警保護,應更相信和依賴員警,但大部巴西人更害怕員警。超半數(53%)受訪者稱害怕成為民事員警的施暴受害者,59%稱害怕成為軍事員警的暴力受害者。這一比例在青年人中更高,分別為60%67%

調查還顯示,64%受訪者承認員警同樣是暴力的受害者。巴西國家安全論壇(FBSP)指出,2015年共有393名員警被殺害,比2014年減少16名。

大部分員警都是在工作時間外死亡。2015年有103名員警在工作時間內死亡,在工作時間外的死亡人數為290人,大部分是因為發現搶劫行為後被殺害。“許多情況下,員警在發現搶劫行為時沒有防護措施,也沒有同事在身邊。”FBSP稱。

此外,52%的民眾認為民事員警在處理犯罪方面表現較好,50%相信軍事員警保障了他們的安全。另外,63%的巴西人認為員警的工作條件不佳。

“巴西社會對員警的重要性還是非常認可的,承認他們是維護巴西民主制度的關鍵。但是員警的工作條件比較差,同時他們也沒有達到民眾的要求。”報告稱。

本次調查共採訪了全國217個城市的3625名巴西人,誤差幅度在2個百分點左右。

 

老人跌倒扶不扶,這在歐洲也是個問題

 

據【《歐洲時報》112日訊息】高齡老人路邊暈倒遭眾人漠視,面對類似見死不救這樣的事,德國人會怎麼做?

近日,一位82歲的德國老人在埃森的一家德意志銀行取錢時突然暈倒在地。老人暈倒後,接連有4名顧客走進,但都沒有理會這位暈倒的老人,甚至直接從他身上跨過,繼續辦理自己的取錢或轉帳業務。

直到第5位顧客進來時,才撥打了急救電話,請求醫護人員緊急救援。這時離這位老人暈倒在地已經過去了20分鐘。老人已經無法再恢復意識,即使有醫生的急救,這位老人仍在幾天後去世。

令人震驚,德國各大媒體報導此事並這樣形容。

德國警方表示,在老人暈倒時袖手旁觀的這4名顧客將會被傳訊出庭。根據德國法律和事實狀況,他們或面臨著不同程度的刑事處罰。

在德國,扶不扶這樣的問題不僅會被媒體廣泛報導,在道德層面上被討論,更是被警方作為刑事案例來看待。德國有一項罪名叫救援失責unterlassene Hilfeleistung)。根據《德國刑法典》的第323c項:意外事故、公共危險或困境發生時需要救助,根據行為人當時的情況急救有可能,尤 其對自己無重大危險且又不違背其他重要義務而不進行急救的,處1年以下自由刑或罰金

換句話說,在德國,在對自己和他人沒有危害的情況下,一個成年人有在緊急時候救助他人的法律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