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1th Dec 2016 | 北美资讯 | (20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Nov 30, 2016. No. 111《重點訊息》

 

加拿大:安射屋是步向戒毒第一步

 

據【加拿大《星島日報》1116日訊息】今年1月至9月期間,卑詩省吸毒致死者達555人,當中溫哥華占111人,素裡71人,不少與吸食海洛英及芬太尼有關。為了減少死亡人數上升,省府首次宣佈本省進入緊急狀態──召集全省最頂尖的醫生,商議在溫哥華加設兩所新的安全安射屋(安射屋)

在安射屋,吸毒者是在專業醫護人員監察下注射,避免出現濫毒致死情況。同時,醫護人員確保他們使用清潔針筒,避免感染丙型肝炎或愛滋病。

更重要目的,是有醫護人員在場勸導吸毒者接受治療、戒除毒癮,重獲新生。這是安射屋最重要功能,過去十年受惠者數以千計。

公眾必須明白,安射屋並不推廣吸毒;設施是為已經染上毒癮的人而設。他們大部分曾遭虐待或家庭創傷,試圖借助毒品來減輕心靈痛楚。

因此要他們戒毒,就必須正視導致對毒品倚賴的根源,透過輔導及醫療方法。但第一步,是開闢一個管道去接觸這群癮君子。

讓醫護人員勸導癮君子

一旦癮君子暫停吸毒習慣時,毒癮就會發作,難以壓抑,身體出現劇痛。唯一可控制痛楚的方法,就是增加吸食毒品劑量,結果令毒癮加深,成為惡性循環,難以自拔。

一旦吸毒者定期到安射屋及與設施裡的醫護人員建立信任,他們會更願意接受戒毒。加國的研究顯示,強迫性戒毒的成功率極低;沒有安射屋,醫護人員幾乎沒可能接觸到這群癮君子,遑論引導他們戒毒。沒有人希望見到他們重回街頭犯案以維持他們的毒癮。

卑詩大學及西門菲沙大學的醫學研究均顯示,安射屋是最有效的方法讓癮君子戒毒,也不會增加年輕人吸毒的傾向。事實上,當年輕人看到安射屋的情況,反而提高他們的警覺性從而遠離毒品。

因此溫市政府支持卑詩省醫生在溫市加設兩間安射屋的建議。我們將與省府及頂尖的醫生合作,確保安射屋不但可挽救生命,協助更多人戒毒,從而減少市內吸毒人數。

 

青少年酗酒,禍延兩代大腦發育

 

據【美國《世界日報》1115日訊息】很多大學生恐怕都有大量飲酒的經歷。但美國最新研究顯示,青少年喜歡大量飲酒將給他們未來孩子的大腦功能帶來風險。專家稱,大量飲酒會改變後代大腦中的基因活動情況。但專家同時表示,這項研究可能與人類無關,因為研究成果來源於實驗鼠。

研究人員對一群處於青春期的公鼠和母鼠餵食了相當於六次豪飲量的酒精飲品。當它們酒醒後,研究人員讓這群老鼠進行交配。

研究人員對這些老鼠幼崽的大腦進行檢測,尋找影響基因對於控制應激反應、再生產和進食功能的變異情況。研究人員在僅母鼠一方被餵食酒精飲品後交配產下的幼崽腦中發現159種變異,僅公鼠一方被餵食的幼崽腦中發現93種。而均被餵食酒精飲品的公鼠和母鼠,交配後產下的幼崽腦中發現244種基因變異。

研究人員聲稱,這些表觀遺傳變異可能將人類置於例如感到沮喪、焦慮和代謝紊亂等風險中。

這項研究的領導者、芝加哥羅耀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派克博士(Toni Pak)稱:「青春期時大量飲酒不但對青少年的大腦發育存在危險,還可能影響他們孩子的大腦」。

該研究是首個通過青少年中男女任何一方大量飲酒可能影響後代神經系統的設定,對分子路徑進行展示的研究。

派克博士表示,雖然基於動物的研究結果不能完全轉換到人類身上,但人類與老鼠的大腦功能存在高度相似性。老鼠和人類均能將體內的酒精代謝,而且大量飲酒後的身體反應方式也幾乎相同。

這項研究於美國神經科學學會於加州聖地牙哥舉辦的年度會議上發表。

 

美國家長越來越少採用體罰教育孩子

 

據【美國《僑報》1114日訊息】一項新出爐的研究發現,自1988年以來在美國無論富人還是窮人,通過打屁股或其它體罰行為教訓孩子的父母數量一直呈下降趨勢。

據《合眾國際社》報導,這項研究顯示,對於已達到平均收入水準且考慮通過體罰來教育孩子的母親數量在過去二十年裡從46%下降至21%。同時,認為採用自然懲戒靜思獨處timeout)才是較好做法的母親從51%上升至71%

華盛頓D.C.喬治城大學的心理學副教授、該研究首席研究員里安(Rebecca Ryan)表示,遵循美國兒科學會(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在1998年提出的育兒建議,美國的家長似乎在使用更多理論性和非體罰性的懲戒策略來教育孩子們,對於所有不同收入和教育水準階層的父母,他們對體罰的態度在過去20年裡很可能已發生了改變。

在該研究中,里安和她的同事回顧了四項在19882011年間進行的、關於幼稚園年齡兒童的國家性調查研究,參與調查的孩子大約都在5歲左右。

但研究也顯示,儘管社會文化對體罰孩子的看法已發生了改變,但仍有一些家長認為,打屁股等體罰做法是糾正孩子不良行為的最佳方案。

與高收入父母相比,更多低收入父母仍然相信打孩子是管教他們的最佳選擇。然而,該研究也顯示,低收入父母也正在像高收入父母一樣,越來越多地在使用自然懲戒靜思獨處的方法教育孩子。此外,近1/3最低收入家庭的母親仍在採用打屁股等體罰措施駕馭幼稚園年齡的孩子,有近25%在最近一周內曾採用過體罰措施。

斯坦福大學醫學院的兒科教授費爾德曼(Heidi Feldman)對此表示,採用體罰教育孩子的做法在社會所有經濟群體中都在下降的趨勢的確是一個好消息,令人鼓舞。

她認為,有必要進行更多的改變,需要為家長提供更多的積極建議與育兒策略,以促進最佳的親子關係,並引導孩子們養成良好的行為。與體罰措施相比,非體罰的做法更有效,更安全。

該研究發表在了1114日的《兒科雜誌》(the journal Pediatrics)上。

 

紓解川普憂慮,試試地鐵治療

 

據【美國《世界日報》1113日訊息】紐約市民對總統當選人川普即將上臺倍感擔憂,急需一個出口來發洩這些負面情緒。他們把自己的政治想法貼滿了曼哈坦地鐵站的牆。

總統大選結束後的幾天,部分柯林頓的支持者在公共場合表達自己的不滿。布碌侖的藝術家查維茲(Matthew Chavez)在聯合廣場(Union Square)的地鐵站放了一張桌子,供路人在空白的紙條上寫下他們的想法。他稱之為免費的「地鐵治療」。

據「地鐵治療」的社交媒體Instagram顯示,9日以來有超過1500人把他們的悲傷和焦慮貼在地鐵的牆上。

其中一張寫道:「你不會使我們分裂。愛是全部。」另一張紙條說:「美國不會在今天滅亡。」還有一張附和了第一夫人米雪兒歐巴馬的言論:「如果他們自甘墮落,我們不會同流合污。」

有一些紙條上的話比較犀利,他們稱川普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即偏執又無知。而有一些則比較溫和,「所有事都會變好的。」但在幾呎之外的紙條上便會發現另外一些人又對此感到不確定:「我們現在應該做什麼?」

其實答案就在這些即興的紙條中:「我們經過更糟的事(指911恐襲),紐約市會團結一致,」一張淺粉紅色的紙條寫道,「我們將一起度過難關,因為愛會戰勝仇恨(love trumps h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