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5th Nov 2016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28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Oct 31, 2016. No. 109《心理健康縱橫談》

 

中國領養兒改變著美國家庭

 

 

中國領養兒童來到美國家庭後,給領養父母帶來了親情,同時也為他們帶來了生活上的挑戰。人們普遍認為,在成長過程中,這些領養兒童最難避免的是他們與生身父母分離後的心理變化以及之後的身份認同問題。領養父母為了孩子們的成長費盡心機,而這些孩子們的到來也改變了領養家庭的生活。

為愛領養傷殘兒童

9歲那年,即2011年,全身燒傷的中國小女孩劉愛(Cami)被美國夫婦道格·英靈(Doug Yingling)和凱倫·英靈(Karen Yingling)從中國收養。這對夫婦精心地呵護她成長,經過多次整容手術後,劉愛的容貌已恢復很多,更重要的是,她在美國找到了一個家——她與養父母及3個妹妹享受著幸福生活。

在英靈夫婦的家中,除了劉愛,還有4歲的貝基(Becky)6歲的凱蒂(Katie),凱蒂是一名需要特殊照顧的中國領養兒童。最近與凱倫見面時,她興奮地對記者說,她與夫婿又收養了一名中國兒童,他們現在已經是6口之家了。

劉愛,全身大面積燒傷,一些皮肉組織因高溫而融化、粘連在一起了。來美後劉愛在羅斯曼燒傷中心經歷了多次手術,花費不菲,而她的妹妹患有自閉症不能參加社交活動,需要特別照顧。此外,這4個中國領養兒的生活起居也需要人照料,是件繁重的家務事,可英靈夫婦樂此不彼。

孩子們想吃中國菜,媽媽凱倫便安排每週給孩子們做23次中國菜吃,她還帶孩子們去中國教堂,與華人建立聯繫。她希望以後能有機會帶孩子們回到中國,看看她們的家鄉。

凱倫說,在4個孩子中,劉愛是最有可能找到她生身父母的一個,凱倫希望劉愛能看看自己的生身父母。可當被問到劉愛的生身父母會不會把這個孩子要回去時,凱倫的回答有些遲疑,然後她說,她有全套的法律檔,而且孩子在領養家庭度過幾年後,即便是再回到生身父母家也很難適應。她說這番話時,顯得不夠自信。

孩子改變了父母的身份認同

霍夫曼夫婦(Linda and Eric Hoffman)從中國領養了4個女孩,大的十二三歲,小的六七歲。為了照顧4個女兒,琳達·霍夫曼現在家做全職母親。琳達一談起她的4個女兒便滔滔不絕。

從上高中時起,琳達就開始接觸中國文化及歷史,她逐漸喜歡上了中國文化以及歷史傳統。她與夫婿結婚前便商定,他們自己不生孩子,而是去中國領養小孩。他們先後從甘肅與廣東領養了4個女兒。

現在琳達的女兒們不僅要在學校學習文化知識,還要在私人教師的指導下學習中文。在家裡,霍夫曼夫婦帶著孩子們慶祝所有的中國節日,他們最喜歡的節日當然是中國的農曆新年了。霍夫曼的4個女兒能說出他們自己以及父母的屬相,她們說,新年來臨時,收取紅包是最讓她們興奮的一件事。

在女兒們年齡稍小時,她們會注意到自己與父母身體及膚色的不同我會引導她們,告訴她們說,她們的生身父母曾做出過很艱難的抉擇。琳達說,她要讓孩子們知道,她們的生身父母離開她們是迫不得已的,而且她們在身份認同方面的問題並不會傷及他們現在的父母。

我告訴她們,她們的頭髮、眼睛是黑色的,這是無法改變的,她們應以此而感到自豪。琳達說,孩子們是華裔美國人,作為她們的家長,我們認為我們現在也是華裔。她說:我們整個家庭都是華裔,當然我與夫婿並非生來就是華裔。

琳達說,中國文化的精神是能夠超越膚色、發色的及原出生地的。只要你展開雙臂擁抱這一文化精神,它即會留在你的身體內,讓你充滿活力。

想到生身父母只是一瞬間

伊琳娜·奧爾森(Eleina Olson)9個月大時被養父母從安徽領養到美國。今年14歲的伊琳娜兩年前隨養父母到安徽安慶尋找她被遺棄的地方。根據當地警方的報告,伊琳娜與養父母一起找到了她被遺棄的那個臺階。

2004年的一天,奧爾森先生(Albert Olson)與其華裔太太把伊琳娜抱回家,無微不至地照看他們唯一的女兒。奧爾森先生說,女兒的到來讓家裡發生了不小的變化,首先是親情,當然孩子很可愛,但在撫育他們成長的過程中總會遇到困難與挑戰。

當伊琳娜上小學二年級時,小學生的一個作業即是畫出一幅家譜圖。這時伊琳娜第一次發現她與母親的身體特徵更接近,而與其父親家族的人,似乎沒有什麼相像的地方——她開始感到沮喪。

當她10歲左右時,她曾想與其生身父母接觸,找到他們,與他們互動。可兩年之後,當她與養父母到中國尋根,特別是找到了她被遺棄的臺階後,她原想要找到生身父母的想法就逐漸消失了。伊琳娜說曾想過自己的生身父母,但時間很短,現在一切都過去了,不會再想他們了。

伊琳娜在與父母找到她被遺棄的臺階時,她的感覺有些複雜:她既未感到高興,但也未覺得悲傷。那雖然是她被生身父母丟棄的地方,可當年若是未離開生身父母恐怕她也沒有今天的美好的生活。

為了迎接孩子成長過程中的心理變化,奧爾森夫婦把伊琳娜從中國抱回來後就加入了南加州中國領養兒童協會,每年這些中國領養兒童家庭會聚會兩三次,而這些家庭中的中國領養兒自幼時起就意識到了自己的身世。

十餘年過去了,奧爾森現在已是南加州中國領養兒童協會的會長。他說,當伊琳娜四五歲時,養父母就跟她談論她領養身份的議題了,以避免她在成長過程中遭遇什麼不愉快。目前南加州中國領養兒童協會的會員家庭超過100個,參加2016年年度聚會的領養兒童家庭成員多達400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