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5th Nov 2016 | 港澳台资讯 | (22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Oct 31, 2016. No. 109《心理健康縱橫談》

 

名人最新掐架方式:網路霸淩

The Latest Celebrity Diet? Cyberbullying

 

Amanda Hess

 

電視真人秀明星羅布·卡戴珊(Rob Kardashian)有家務事要說,理所當然地,他轉而求助Twitter慶祝孩子降生卻不邀請我孩子的媽媽參加,你們這是辦給我的嗎?!!他在上個月末發推,重新點燃了卡戴珊詹納家族和他的模特未婚妻布萊克·希娜(Blac Chyna)之間的老矛盾你們一定是腦子都進水了。作為小小的報復,他在推上公開了妹妹凱莉·詹納(Kylie Jenner)的電話號碼。

用網路語言說就是,卡戴珊揭了詹納的底,意思是他似乎未經同意,就在網上公開了她的個人資訊。這是騷擾者用來羞辱、恐嚇或者讓攻擊目標閉嘴的一種策略。它也幫羅布·卡戴珊創造了其個人歷史上流覽量最大的推文。

最近,名人發生矛盾的時候都玩起了網路霸淩,他們把網路騷擾者的策略整合進了自己的輿論戰裡。表面上看,這是在向公眾展示自己不成熟的一面,其實,這有可能是一套複雜的形象管理策略的一部分。推文的轉發量和Instagram粉絲數,成為了新的《公告牌100排行榜》,名流之間通過越來越惡劣的方法或者不可思議的技術手段來挑起衝突,從而達到吸粉、增加轉發量的目的。但這個遊戲也有陰暗的一面,尤其是對於失敗的一方來說。

在現代名人們的競技場上,還有其他一些數位化的霸淩工具:

秘密錄音錄影:

·卡戴珊(Kim Kardashian)公開了一段偷錄的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與她丈夫坎耶·維斯特(Kanye West)的電話錄音,試圖證明對方早就同意了維斯特在《Famous》引發爭議的歌詞中提到她,結果引爆今夏的名人口水大戰。卡戴珊於7月在Snapchat上貼出了視頻證據(在包括加州在內的一些州,這種秘密的錄音錄影是非法的,也違背了YouTube的騷擾規定)。

性羞辱:

今年1月,當饒舌歌手維茲·卡利法(Wiz Khalifa)和韋斯特在Twitter上發生口舌的時候,之前與兩位都交往過的安波·羅斯(Amber Rose)介入,拿自己當年和韋斯特的性生活打趣。當賈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的前女友賽琳娜·戈麥斯(Selena Gomez)跑去他的Instagram帳戶留言,責駡他貼出與新女友的照片,還指責他欺騙自己,比伯則回擊稱,她在利用兩人的關係博眼球。

報復性色情內容:

芳齡不足20歲的女演員科洛·莫瑞茲(Chloe Grace Moretz)發推,對卡戴珊斯威夫特之間的衝突表達了輕蔑之意,另一位卡戴珊——·卡戴珊的妹妹科勒·卡戴珊(Khloé)做出回應,貼了一張跟莫瑞茲長得很像的女人照片。照片中的女子在沙灘上正跳到一名年輕男子的背上,她的比基尼泳褲被拉到了一邊,結果大走光。莫瑞茲發推指出這張走光照中的人並非自己,說卡戴珊貼的是某個被不當拍到不雅照的女孩

調動水軍:

對於那些擁有狂熱粉絲的名人來說,哪怕明星只是稍稍點個頭,都能引發粉絲的癲狂。在卡戴珊·韋斯特在Snapchat上貼出斯威夫特的電話視頻後,坎耶的粉絲和支持者——其中許多也是被斯威夫特甩掉的前男友喀爾文·哈裡斯(Calvin Harris)的粉絲——齊聚#KimExposedTaylorParty這個標籤下,拋出各種不嫌事大的惡毒動圖和迷因。(網上很快就有人在賣一款紀念T恤衫,上面寫著謹以此懷念泰勒·斯威夫特,安息吧,1989—2016”)卡戴珊·韋斯特神秘兮兮地貼了一連串的蛇的表情符之後,斯威夫特的Instagram帳號受到那些不嫌事多者的蛇形表情符轟炸。

在許多最引人矚目的事件中都能看到卡戴珊的影子,這並非巧合。絕大多數的名人都在利用互聯網為自己的主業造勢——電影也好,唱片也好,而卡戴珊·韋斯特的核心產品,就是她自己。在她的真人秀節目中挑事的戲劇性個人敘事,以及各大社交媒體的帳號,就是她的正經事。刻意避開正面衝突,以打啞謎的形式把前男友和腹黑友寫進歌裡面的斯威夫特,怎麼可能鬥得過她。

你可能會認為,本文所講的種種險形惡相會嚇壞粉絲們。網路上的名人糾紛其實利用的正是一些最卑鄙無恥、最為有害的社會思想觀念:對於陳述的觀點,性羞辱是可以接受的反應;女人是善於擺佈人的騙子;一個在私人糾紛中犯錯的人,就應該被拿出來示眾懲罰。當今,幾乎所有人都有在網上受到類似傷害的經歷。

偶爾,名人之間的口水戰也會產生適得其反的結果:在今年5月,饒舌歌手阿澤莉亞·班克斯(Azealia Banks)發推,對流行歌手贊恩·馬利克(Zayn Malik)發表種族主義的攻擊言論,結果沒多久,因為違反了推特的騷擾政策,她被臨時禁言。但在絕大多數的時候,名人嘴賤並不會有什麼損失,還能增加數百萬的粉絲。

霸淩和騷擾是兩個沒有明確界線的類別,我們對這些策略的重視度,在相當程度上取決於當時的權力動態。與運動肌肉男欺負骨瘦如柴的書呆子,異性戀青少年騷擾同性戀小孩,或者被踹掉的男友利用互聯網作掩護敗壞前任的名譽不同,這些名人的口水仗有時會讓我們覺得,不過是凡人在抬頭看兩個希臘的神祗用閃電互劈而已。

對於一些粉絲來說,他們因為自身的騷擾經驗,或許令他們更渴望看到有錢人或者名人被拉到與自己同樣的水準。他們不會同情、關心受到打擊的一方,名人之間的騷擾只會讓粉絲感受到過癮和幸災樂禍。

但對於那些成為標靶的名人來說,事情並不總是都那麼有趣。問問斯威夫特吧,她稱卡戴珊·韋斯特的嘩眾取寵是對其名譽的毀壞或者流行歌手黛米·洛瓦托(Demi Lovato),上周她宣佈暫停演藝活動,之前她在接受一本雜誌的採訪時,說了看不起斯威夫特的話,而在Twitter上被熱炒暫時離開聚光燈,洛瓦托在推文中寫道。我不適合這個行業和媒體。或者問問莫瑞茲吧,不能因為發推批評了卡戴珊·韋斯特,就應該遭到性羞辱。

這本是公關遊戲,但延伸到現實世界,就不再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