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5th Nov 2016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44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Oct 31, 2016. No. 109《心理健康縱橫談》

 

中國皇帝其實是最不幸的一群人

 

Terry Lee

 

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表面上中國皇帝權力巨大,榮耀無比,實際上他們是中國歷史上最不幸的一群人。有以下事實為證:

第一、在中國社會中,皇帝的平均壽命最短,健康狀態最差。有人做過一個統計,歷代皇帝有確切生卒年月可考者共有209人。這209人,平均壽命僅為39.2歲。

有人指出,中國古代人口的平均壽命不過35歲,因此,皇帝的平均壽命並不低。可是,35歲的平均壽命中包括大量的夭折人口,事實上,古代人均壽命之低主要是由於極高的出生兒死亡率造成的。如果除掉這個因素,人口學家推算,中國古代人口的平均壽命可達57歲。眾所周知,生下來就死掉的人不可能成為皇帝。因此,57減去39,中國皇帝的平均壽命比普通人要低18歲。

除去非正常死亡因素,皇帝的健康水準低是造成皇帝整體壽命低下的重要原因。宋明兩代政治秩序較好,皇帝大都是善終,然而平均壽命仍低於社會平均水準。兩宋十八位皇帝,平均壽命44.6歲。明代十六位皇帝,平均年齡42.125歲。在明代十六帝中,只有五個皇帝壽命高過均齡,其餘十一帝皆低於均齡:從宣德帝到正德帝這祖孫5代竟然都在而立之年左右撒手人間,其中的成化帝也僅僅是剛過了40歲。其中明光宗登上皇位僅一個月,因為多幸了幾個女人,就撒手人寰,其身體的虛弱可知。

第二,皇帝群體中非正常死亡比率高。中國歷代王朝,包括江山一統的大王朝和偏安一隅的小王朝,一共有帝王611人,其中,正常死亡的,也就是死於疾病或者衰老的339人;不得善終的,也就是非正常死亡的272人。非正常死亡率為44%,遠高於其他社會群體。

第三、皇帝這個群體的整體生命品質較差,生存壓力巨大,因此出現人格異常、心理變態甚至精神分裂的機率較常人高許多。翻開二十四史的本紀部分,那些一開始使我們驚愕、噁心,後來使我們麻木、厭煩的發瘋變態行為實在是書不勝書。有近四分之一的帝王傳記中,記錄有人格異常、心理變態甚至精神分裂的表現:

南北朝時期宋朝的第六位皇帝,前廢帝劉子業,極為荒淫殘暴。他討厭功臣劉義恭,就砍掉劉義恭肢體,剖開他的肚子,挑取他的眼睛,用蜜醃漬,謂之鬼目粽他創辦了獨家的皇宮妓院,招集眾多王妃、公主,令左右幸臣與她們當場開性Party。這些女子都是他的長輩或姐妹,稍有不從者,立即殺掉,毫不手軟。這個遊戲玩膩了,他又叫宮女們與猴、羊、馬交配,他在一旁觀察。他把叔父湘東王劉彧裸體養於坑中,要他從木槽取食,並稱呼他為豬王嘗以木槽盛飯,並雜食攪之,掘地為坑,實以泥水,裸彧內坑中,使以口就槽食之,用以歡矣。(《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三十》)

前廢帝如此,後廢帝有過之而無不及。後廢帝劉昱兇暴異常,外出遊玩,遇到擋路者,無論是人是畜,都命侍從格殺無論,這使得都城建康,白天戶戶都大門緊閉,道路絕跡。他命令身邊侍衛隨時手執針、錘、鑿、鋸等刑具,臣下稍有違逆,就施以擊腦袋、錘陰囊、剖腹心等酷刑,每天受刑者常有幾十人,他以此為樂,一天不見有人流血,就悶悶不樂。

這些行為無疑不能用紈絝定義,這兩個人所患是精神分裂症。

北魏道武帝拓跋珪患的是躁鬱症或者數日不食,或達旦不寐,追計平生成敗得失,獨語不止。疑群臣左右皆不可信,每百官奏事至前,追記其舊惡,輒殺之;其餘或顏色變動,或鼻息不調,或步趨失節,或言辭差繆,皆以為懷惡在心,發形於外,往往以手擊殺之,死者皆陳天安殿前。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一十五)意思是或者數日不食,或者數夜不睡,精神憂悶不安,有時一晚上自言自語,好像對身旁別人看不見的鬼物說話。他上朝時喜怒無常,追思朝臣舊惡前怨,大加殺害。見到大臣臉色有異,或呼吸不調,或言辭失措,就大叫而起,親自毆打擊死在大殿之上,屍體都一字排開擺放于天安殿前。

還有人食欲異常。前面提到豬王劉彧,後來僥倖活了下來並當了皇帝,史稱宋明帝。此人習慣用暴飲暴食來緩解精神緊張。他非常能吃用蜂蜜醃漬的鱁鮧,一次可以吃幾升。吃烤豬肉,一次能吃二百塊。(《宋書》)

北齊文宣帝高洋的病狀則是病理性激情。他懷疑其寵妃薛氏與大臣私通,親自砍下薛氏的頭,將之藏在懷中赴宴。酒席中,他拿出薛氏的頭放在盤子裡,在座眾人大驚失色。他叫人取來薛氏的遺體,當眾支解,取出薛氏的髀骨,製成一把琵琶,邊彈奏,邊飲酒,邊哭泣,歎息,佳人難再得,傷痛不已。最後,他披頭散髮,哭著將薛氏下葬,用的是隆重的嬪妃之禮。

……

與這些變態行為相比,北齊後主高緯愛當乞丐,齊廢帝東昏侯蕭寶卷捕老鼠、睡懶覺、驅百姓,明代萬曆皇帝的二十年不上朝,洪武皇帝的濫殺功臣,嘉靖皇帝的偏執,天啟皇帝的沉溺于木匠活兒,都算不上駭人聽聞了。

第四、歷代皇帝中,事業成功者,也就是說較好地履行了自己的職責的只占一小部分,基本符合儒家道德規範聖君更是鳳毛麟角。為後世所紀念和景仰的歷代成功帝王加起來不過十數名,而庸主、昏君、暴君則比比皆是,占到百分之九十還多。由於皇帝這個職業挑戰性過大,這個階層中的人,在工作中要體會成功感最難,體會到的挫折感卻最多。大部分皇帝是在這個職位上一生的,因為他們的才能、精力、學識不足以統治如此複雜而遼闊的帝國。

力過於巨大,是造成中國皇帝們不幸的根本原因。皇帝是天下最自由的人,因為他的權力沒有任何限制。皇帝又是天下最不自由的人,同樣因為他的權力沒有邊界。

康熙皇帝對歷代帝王短壽有自己的解釋,他在遺詔中曾深有感觸地說:“自古帝王多享年不永,書生們每每因此多有譏評。他們怎麼知道,皇帝面對的政務之煩,使人不勝其勞。做大臣的,想做官就做官,不想做就不做,回家抱抱孫子,優遊度日。皇帝們就沒有這樣幸福。皇帝的重任不可以託付給旁人,所以舜帝直到死在蒼梧時,禹帝直到死於會稽那一天,都沒有享受過安寧的生活。當了皇帝,就沒有退路,怎麼敢奢想安逸!”

第五、除了勞累之外,皇帝的生活還有一個突出的特點:刻板。本來,世俗權力的巨大,已經令皇帝們精疲力竭,可是傳統文化對皇帝的要求還不止於此。中國是一個禮治社會,既然皇帝是天生聖人,是萬民的老師,那麼一舉一動更應該體察天道,遵守禮儀,有章有法,完美無瑕,以為天下眾人之表率,以達到“一人正而天下正”的大好局面。因此,歷代相積,建立了一套建立在 “禮法”之上的完整的帝王守則,使帝王的生活,每一分鐘無不處於被規定之中。

因此,中國的皇帝,說容易,任何昏庸白癡都可以憑血統登上帝位;要說難,則傳統文化中對帝王的要求至難至險。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對於秦皇漢武唐宗宋祖之類精力過人、意志超群的超級皇帝來說,權力都令他們不堪重負,更何況那些遠不如他們堅強的後代。那些精明巧詐的定制之君沒有想到,他們制定的帝王標準,給自己那些平庸的後代帶來多少痛苦和折磨。

一方面是不成熟的人格,另一方面是挑戰性極強的政治重任。兩者相遇,必然是一場悲劇。權力這副鎧甲本來是為了保障皇帝們的享受,可是在大多數時候,皇帝們使出全力,也擔負不住這具厚厚的鎧甲,他們的生存因此就變成了權力重壓下的掙扎,顯得十分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