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Nov 2016 | 大陆资讯 | (12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Oct 31, 2016. No. 109大陸訊息》

 

上海2016年世界精神衛生日舉行心理健康定向知識傳播賽

 

據【東方網1010日訊息】由上海市疾病控制精神衛生中心主辦,浦東新區疾病控制精神衛生分中心承辦,三林鎮政府協辦的上海市世界精神衛生日心理健康知識定向傳播賽於1010日在浦東新區精神衛生中心舉行。此次活動旨在進一步提升公眾對精神衛生日及精神衛生知識的知曉度,以推動社會大眾關注心身健康。參加本次競賽的有來自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三林、南碼頭、北蔡、六灶等市、區30支代表隊共60余名選手。

1010日是世界精神衛生日,由世界精神衛生聯盟提出。我國在2000年首次舉辦精神衛生日活動。2001年是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精神衛生年

據專家介紹,隨著經濟的發展與社會競爭的加劇,輕度的精神疾病如抑鬱症、孤獨症、焦慮症等心理障礙病人像感冒一樣普遍。令專家異常擔憂的是,我國精神疾病患者已達1600萬人,而接受治療的人數卻只占全部病人的20%,八成病人缺乏治療。除了經濟原因外,很多精神病患者和家屬沒有認識到抑鬱症等精神疾病的害處,或者害怕受到世俗偏見的歧視,諱疾忌醫。專家特別提醒:精神疾病並不可怕。患上抑鬱症等精神疾病,要積極治療,切莫諱疾忌醫。不妨告訴自己我只是情緒感冒了,現在很痛苦,但只要治療一下就會好的。

抑鬱症是神經精神疾病中最常見的一種,國外抑鬱症的患病率最高的可以占到普通人群的10%左右,並且女性的患病率高於男性。但同時,抑鬱症又是一種危害性相當大的慢性疾病,而且致殘率高。浦東精神衛生中心有關專家指出有效的緩解壓力是預防抑鬱症的最有效措施。抑鬱症的核心症狀包括情緒低落、持續性疲勞和內在動力缺乏、精力減退。抑鬱症患者通常會感到心情壓抑、焦慮、興趣喪失、精力不足、悲觀失望、生不如死等。統計顯示,在我國每年以自殺方式結束生命的20萬人中,有80%的自殺者患有抑鬱症。

有關專家稱:一個是平常的壓力不能及時緩解,再有急性的應激事件,比如突然的親人失去,或者是一些災難性的事件都可能造成抑鬱。另外,抑鬱症在一些年齡段也容易發生。很多婦女在生完小孩以後特殊的代謝階段可能容易得,還有在更年期這個階段也容易發生抑鬱症。如果不重視早期的抑鬱傾向並進行積極的干預,病人很可能會發展成為抑鬱症、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只有及時的緩解壓力,才能有效的避免抑鬱症的發生。同濟大學附屬精神衛生中心(籌)院長趙旭東教授稱從心理健康角度來講,我們建議大家在遇到一些壓力的時候儘量能夠想辦法釋放自己的壓力,比如說找朋友聊天,實在覺得壓力大,不妨找心理醫生傾訴,做一些戶外運動或者是做些體育活動,我們建議,遇到壓力及時緩解,在壓力中更好的適應,這樣不容易患精神疾病。

沒有精神障礙並不代表精神完全健康,事實上一個人一生中幾乎不可避免地會出現精神衛生問題,最普通的例子如自卑,最極端的例子如自殺。這些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妨礙了個人的成長和發展。但是,出現精神衛生問題不一定等於有精神疾病。

平時比較容易煩躁不安的人,要提高自己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提高心理承受能力,並進行適度的放鬆訓練,穩定自己的情緒。一旦出現心理不適症狀,應及時找心理醫生諮詢求治。

據介紹,常見的精神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精神障礙、失眠症、抑鬱症等。還有一些稱為不良心理行為問題,主要有自殺、酗酒、吸毒、適應障礙和兒童少年期行為問題。

 

上海徐匯區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輔導中心舉行志願者培訓

 

據【中國文明網108日訊息】929日下午在徐匯區社區學院,徐匯區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輔導中心召開了志願者工作會議,會上交流了本學期重點工作,並邀請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兒少科范娟主任醫師,為志願者們進行了《學校教師如何評估及幫助注意缺陷多動兒童》的主題培訓。

ADHD(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在學齡期兒童中的發病率約為5%,是兒童時期最為常見的一種心理行為疾病,給患兒家庭及學校都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如何幫助ADHD學生也是中小學教育中的一個棘手問題。

  范娟主任是中國心理衛生學會首批註冊心理督導師,2005年起至今連續在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舉辦的心理諮詢師培訓班上擔任家庭治療的臨床督導。目前從事兒童青少年精神疾患、行為問題、情緒問題、學習困難、兒童養育問題等方面的診治及心理諮詢工作,具有非常豐富的臨床經驗。培訓中她結合工作實踐從ADHD的病因、診斷方法、發展過程及預後、整合治療方法、老師如何對待ADHD孩子以及相關課堂策略等方面為志願者進行了深入淺出的培訓,並現場為志願者釋疑,幫助大家厘清了一些常見誤區,如:是否孩子玩遊戲和看電視時都能夠長時間集中注意力,就肯定不是ADHD?是否不好動的孩子就不會患ADHD?是否注ADHD只是兒童發展過程中的自然現象,孩子長大了就會好,不需要治療?

  志願者們反映整個培訓專業性、針對性和操作性強且很接地氣,糾正和解釋了平時的一些誤區和疑惑,讓心理老師在和班主任、家長溝通時,能夠更正確地給出指導建議,從而可以進一步幫助家長樹立科學的觀念,以積極的態度加入到ADHD早期干預的行列中來,形成教育和干預的合力。

醫教結合、整合資源,從而使孩子的成長獲益,這也正是我區未成年人心理健康輔導工作所追求的目標之一。

 

美媒稱中國城管壓力超乎想像:南京成立心理諮詢中心

 

  據【北京參考消息網 103日訊息】美媒稱,城管可能是中國挨駡最多的公務人員。兩年前,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一份報告對政府官員按照受歡迎程度進行了排名,城管排在最後。城市管理員負責管理城市街道的秩序,雖然他們不帶武器,但人們把城管罵為“橫行霸道者”,說他們殘酷對待乞丐,打壞無照水果小販的推車,打死沒有註冊的寵物,還協助強制拆除居民的住宅。衝突在他們的工作中比較常見,有時還發生人員受傷乃至死亡的情況。不用說,這是一份壓力很大的工作。

  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930日報導,認識到這些壓力,中國首家城管執法隊伍心理危機干預中心近期將在南京正式掛牌成立,中心將為城管提供心理輔導及其他支撐服務。這也許來得很及時。就在這家中心成立的幾天前,南京一名城管被擺地攤的小販持刀刺死。

  

張純是該中心的18名心理學家之一,他說,中心不僅會為城管隊員提供個體諮詢,也正在對大約2000名城管進行問卷調查,以評估他們的需求。該中心還計畫編發一本有關城管崗位的法律和安全指導手冊。

  “城管的名聲非常不好,”張純說。“不管他們幹什麼,他們的工作從來都未得到過正面認可。城管隊員需要一個這樣的地方來緩解壓力。”

  報導稱,城管系統是1997年為補充警力而成立的,部分目的是應對湧入城市的數百萬農民工,他們進城來尋找工作,有時處於法律的灰色地帶。

  該中心表示,截至929日,已有約30名城管前來中心、或打電話到中心尋求幫助。其他城管也談了他們面臨的困難,以及他們需要幫助的地方。

  34歲的余高忠(音)是南京市鼓樓區的城管,他說自己曾試著與一個朋友談工作壓力的問題,但朋友卻笑著反問他:“難道不是街頭攤販們更該尋求同情嗎?”

  余高忠說,他理解成立心理諮詢中心的需要。“我認識的人中,沒幾個想聽城管的抱怨,”他說,“因為他們覺得城管是欺負人的暴徒。”

  余高忠2005年從部隊轉業後當了城管,他說,自己偶爾也想過辭職,但從未真正採取行動。“我兒子並不為我的工作感到自豪,”他說。“有一次,他在學校的作文中寫我是城管,結果遭到同學的嘲笑。我現在還在當城管的原因,第一是找新工作不容易,第二是城管的工作很穩定。至少工作有保障。”

  報導稱,他說自己採取了預防措施,以免被人指責為野蠻。“有時候,當攤販靠近我時,我把雙手放在背後,向聚集在周圍人顯示,我沒有打任何人,”他說。“即使我挨了一拳,旁觀者通常也會說我是那個殘忍的人。”

  43歲的趙洋(音)在玄武區當城管,曾創辦過一個城管網上論壇,他認為該中心的成立是好事。“至少表明人們關心這個問題,”他說。“但這個中心只是為了解決問題。預防問題的發生更重要。”“城管不過是替罪羊,”趙洋說。“我們只是在做我們的工作,但人們把對政府或其他部門的怨氣發洩在我們身上,因為我們是與他們有直接接觸的人。我認為,中國需要更多的法律和法規,來明確我們的職責,城管外出執法時,應該有更好的裝備,以免遭受傷害。”

  報導稱,38歲的方軍(音)是秦淮區城管,他也抱怨城管缺乏工作指南,還要面對公眾的敵意。“我們的壓力超乎所有人的想像,”方軍說。“即便是完全按照法律法規行事,我們也會挨駡。”

  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是,處理矛盾的需求,他說。“開車的人要求我們趕走擋道的食品攤販,而喜歡在街邊小攤上買東西的人不讓我們趕走攤販,因為攤子上的東西一般比較便宜,”方軍說。“我們該怎麼辦呢?”

  他說,“但工作了這麼多年後,我有點麻木了。只要沒人把我工作方式不當的照片貼到網上,我會儘量不去想別人怎麼看我。”

  報導稱,方軍說他本人可能不會去這個中心。“我見過很多專案,聽起來都很不錯,”他說。“我不知道這會不會又是一個吸引了一些眼球,然後就被人遺忘的項目。”與此同時,要是遇到憤怒的街頭小販威脅他,他應對的方法是“快速跑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