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Oct 2016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38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Sept 30, 2016. No. 108《心理健康縱橫談》

 

人生最後一封信,寫給親愛的人

Writing a ‘Last Letter’ , When You’re Healthy

 

Vj Periyakoil, M.D.

斯坦福舒緩療護教育與訓練計畫主任、斯坦福書信專案創始人

 

過去15年間,作為一名老年病學及舒緩療護醫生,我和無數即將走到生命盡頭的病人進行過多次坦誠對話。他們最常表達的情感是遺憾:遺憾從未花時間去彌合破裂的友誼和關係;遺憾從未告訴朋友和家人自己有多在乎他們;遺憾會以吹毛求疵的母親或嚴苛專制的父親的形象留在兒女的記憶裡。

正因為如此,我推出了一個項目,鼓勵大家給摯愛之人寫最後一封信。這封信可以在生病的時候寫,但在身體尚且康泰、一切尚未太遲之前就寫下來,會是非常好的選擇。

這是多年前,我從一位令人難忘的臨終病人身上學到的。他是海軍陸戰隊的一名退伍老兵,永遠忠誠為人生信條,一輩子沉默寡言。這個驕傲而又堅忍的男人,因癌細胞大面積擴散,導致頑固性疼痛而收治入院。妻子每天都會前來探視,在他的病床旁待上好幾個鐘頭,看著他看電視。她跟我解釋,在他們50多年的婚姻生活中,他向來少言寡語。

但他和我倒很有話說,尤其是在他顯然已經時日無多的時候。他說自己非常後悔沒有花足夠多的時間陪伴深愛的妻子;他還滿懷驕傲地談起了追隨自己的腳步加入海軍陸戰隊的兒子。

一天下午,當我對他的妻兒提及這些話的時候,他們對看了一眼,又望向我,滿臉的難以置信。他們感謝了我的好意,但卻表示,他不可能表達這樣的情感。

我想要證明自己沒說謊,並確保他妻子真的能夠聽到他坦陳愛意。我知道他不願意直接告訴他們。所以第二天早上巡房時,我帶上了巨大的家用攝像機,並征得病人的同意,錄下了他給家人的公開信。當我把錄下來的話語作為信物交給他的妻兒時,他們感動得熱淚盈眶。

上述經歷給了我靈感,把它轉化成了斯坦福親友書信項目(Stanford Friends and Family Letter Project)。在來自不同族裔群體的危重病人及其家人指引下,我們設計出了免費的信件範本,可以幫助大家完成回顧人生的七項任務:確認我們生命中重要的人;回憶珍視的時刻;向傷害過的人道歉;原諒傷害過我們的人;說謝謝你我愛你,以及再見

這些任務看起來或許頗為直觀,但許多人在去世前並沒有全部完成,為家人留下未解之謎和深深的遺憾。

信件範本共有八種語言可供選擇,可以讓寫信人表達自己的感激、諒解和遺憾。一位參與者在信中對妻子莉莉(Lily)說,如果我曾更愛你該有多好。

許多人會利用它來告訴子女,自己為他們感到驕傲,而在面對面時,這些話或許難以出口。一位參與者在信中告訴兒子邁克爾(Michael)你轉換專業,盡一切努力實現自己的夢想,實在是太有勇氣了。另一位寫道,我們的生活從未一帆風順,但你克服了重重障礙。

有些人則會道歉。一個名叫泰隆·斯科特(Tyrone Scott)的男人在信中對女兒說:很抱歉沒能在你長大成人的過程中陪伴左右。如果可以重新來過,我不會讓你媽媽把你從我身邊帶走。

寫信還可以是放下恩怨的契機。雪麗·鐘斯(Shirly Jones)道:哈樂德(Harold):你忘了償還從我們這兒得到的某些私人貸款。我們已經把你的帳一筆勾銷了

所以我們誠邀各位使摯愛親朋件範本,在你還能活動的時候寫下心裡話。

患有慢性病或者重症的人可以使用病人書信範本,身體健康的人則可以使用健康人士書信範本。在與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士合作的過程中,我發現有些人不願完成說再見的任務,因為擔心這或許會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我建議大家只寫不會讓自己感到不舒服的部分。

寫完信以後,你可以選擇立即和親友分享。你也可以把它存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或者一個信得過的人手中,等到以後再交給家人。有些人傾向於把信當成可更新的遺書,會不時地加以修正。

寫一封回顧人生的信可能需要巨大的勇氣。對一些人來說,它會勾起內心深處令人不安的情感。不過,它或許是你一生中寫的最重要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