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Oct 2016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31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Sept 30, 2016. No. 108《心理健康縱橫談》

 

孤獨是一種病,比肥胖更可怕

Researchers Confront an Epidemic of Loneliness

 

Katie Hafner

 

英格蘭布拉克普耳——一位元女士在電話裡快活地聊著春暖花開,還有她上周剛度過的81歲生日是誰和你一起慶生的,貝柔?艾利森問道;她的工作就是當個耐心的聽眾。

沒有人。我......”因為艾利森這句話,貝柔的情緒從快活轉為低落。

當貝柔承認自己不只生日那天獨自在家,還有好一段時間都是如此,說話的聲音開始顫抖。這通電話是她一個多星期以來首度與人交談。

在英格蘭西北區的這個海濱小鎮,每週都有大約1萬通類似的電話打進此地一棟不起眼的辦公大樓。它是Silver Line求助熱線的所在地。這是一個為老人服務的24小時熱線中心。這些老人家打電話來,是為了滿足生活的某種基本需求:與他人保持聯繫。

詩人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把孤獨感描述不可丈量的恐怖,那是一種悄無聲息的傷害。不過在英國,人們逐漸認為,它的危害甚至更嚴重:它是應該被嚴肅對待的公共衛生課題,值得公共資金的投入和舉國關注。

與地方政府和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合作、致力於減緩孤獨現象的計畫正在數十個城鎮興起。就連消防隊也受了相關訓練,除了查看民宅的防火安全,他們也要注意屋主是否有與世隔絕的跡象。

從地方當局、衛生署到媒體,各界對這件事的關注在迅速提高,坎恩(Paul Cann)表示。他是老齡英國(Age UK)牛津郡分部的行政主管,也是有五年歷史的倫終結孤獨議行動(The Campaign ot End Loneliness)的發起人每個人都該關心孤獨這件事。

學者已經發現,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孤獨與生理疾病還有行為與認知能力下降都有關聯。孤獨也比肥胖更可能預示人的早逝孤獨對個人健康與自主生活能力的深刻影響,是很重要的公共衛生問題,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的老齡醫學專家卡拉M佩里西諾托(Dr. Carla M. Perissinotto)不論從醫學或道德的眼光來看,我們都不能再忽略那些覺得自己孤單或不受重視的長者了。

在英國與美國,65歲以上的民眾大約每三人裡就有一人獨居,而美國年齡在85歲以上的人,有一半是獨居。兩國的研究都顯示,60歲以上者老境孤獨的比例在10%46%之間。

就在英國的公共部門、私人機構、義工團體都動員起來對付孤獨的時候,研究人員也在更深入瞭解它的生物學基礎。在今年稍早發表於《細胞》(Cell)期刊的一篇報告裡,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onology)的神經科學家認為他們找到了人腦產生孤獨感的區域。這個叫做中縫背核(dorsal raphe nucleus, DRN)的部位最為人所知的是它和憂鬱症的關聯。

戴琦(Kay M. Tye)與她的同事發現,實驗​​用小鼠住在一起的時候,鼠腦中縫背核裡的多巴胺神經元比較不活躍。不過老鼠被隔離一小段時間再放回鼠群裡的時候,這些神經元的活動會大幅增加。

這是我們第一次發現孤獨感的細胞學根源,戴博士說。她是麻省理工學院皮考爾學習和記憶研究所(Picower Institute for Learning and Memory)助理教授,也是該篇報告的主要作者。在小鼠隔離了24小時之後,我們開始看到這種變化。

約翰·T·卡奇奧波(John T. Cacioppo)是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心理學教授,也是該校認知與社會神經科學中心(Center for Cognitive and Social Neuroscience)主任。他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就一直在研究孤獨感。他說,孤獨感與口渴、饑餓、疼痛很相似,是一種反向訊號。

卡奇奧波表示:拒絕承認自己的孤獨感,就像拒絕承認自己餓了一樣,沒有意義。不過他也說,孤獨這個字本身有負面涵義,意味著一個人不善社交或無法自立更生。

這種沒有被言說的汙名,從打給Silver Line的電話裡很能看得出來。大部分去電尋求建議的人,問的都是,比方說,怎麼烤火雞這種問題;有些人一天會打上好幾通。有位元女性每小時都會打這條專線問時間。只有極少數人會坦誠地討論自己的孤單感受。

不過卡奇奧波說,想給這類服務熱線打電話的衝動是健康的。

Silver Line的執行主管蘇菲安德魯斯(Sophie Andrews)表示,這條專線在近三年前開通後,很快就湧入大量電話,她很驚訝。如今他們在布拉克普耳的中心每天接聽大約1500通電話。

安德魯斯還說,她最擔心的不是那些打電話來的人,而是那些因為孤獨而過度抑鬱,以至於連電話也不想打的人對於最難接觸到的人群,我們需要引起更多的重視,說。

卡奇奧波對Silver Line這類努力表示贊許,但他也警告,孤獨的問題還有很多細分,解決之道也不如表面看來那麼顯而易見。也就是說,電話專線能幫人暫時緩解孤獨的感覺,卻不太可能降低長期的孤獨感。

卡奇奧波的研究顯示,孤獨感會影響許多身體重要功能,至少部分是因為人體應激反應被過度激發造成的。他的研究工作顯示,長期感覺孤獨與皮質醇濃度上升有關(這是一種主要的應激荷爾蒙),也與較高的血管阻力有關;血管阻力能使血壓上升、減少流入主要器官的血液量。

卡奇奧波的研究還顯示,腦部受孤獨感刺激所釋放出的警示訊號會影響白細胞的生成,而這有可能損及免疫系統對抗感染的能力。

人們透過醫學而非心理學或社會學的角度研究孤獨感,不過是近幾年的事。前面提到的老齡醫學醫師佩里西諾托決定要投入孤獨感的研究,是因為她開始覺得有些因素在影響她的病人的健康狀況,但她卻不知是什麼。

雖然有很多孤獨感的研究是在美國做的,不過在應對這個問題方面,英國還是領先許多。

美國的公共衛生行動還不怎麼認可這個問題,一般人也不太瞭解孤獨感會影響健康,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的心理學教授茱莉安浩特─朗斯泰德(Julianne Holt- Lunstad)說。她的研究也顯示出孤獨感與健康損害有關。

  齡英國是一個與美國退休人員協會(AARP)相似的組織,他們監督一系列旨在減輕老人孤獨處境的專案。該組織也與消防隊合作,讓消防人員在上門檢查時,也注意屋主是否有孤獨或與世隔絕的跡象。

另一個慈善組織Open Age每週在倫敦市中心組織400多種活動:縫紉團體、時事討論會、閱讀俱樂部、體能鍛煉、電腦班。活動舉辦地點則在教堂大廳、運動中心或社會住​​宅。該組織員工也會上門探視,想辦法讓老人出門走走。

我們會去瞭解是什麼原因使他們不願出門,Open Age的主任海倫利奇(Helen Leech)說。

男女應付孤獨感的方式大不相同。打給Silver Line的有70%是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