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Oct 2016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30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Sept 30, 2016. No. 108《心理健康縱橫談》

 

育兒的世紀誤區

 

Alison Gopnik

 

你是否正在努力地學習育兒知識,為培養孩子制定了宏圖大計?你相信父母通過學習特定的技巧就能使孩子變得更加優秀?美國心理學家愛麗森戈普尼克博士(Dr. Alison Gopnik)說,這樣育兒可能從根本上就是錯誤的。她結合兒童成長科研的最新發現解釋了其中的原因,以為人父母正確模式。

 “育兒說的流行

20世紀末期開始育兒(parenting)一說在美國流行起來。我們人類有史以來就給予著後代特殊的照顧,參與其中的不僅僅是父母。但據《韋氏詞典》記載,美國直到1958年才出現parenting(育兒)這個詞。到了70年代,它才成為常用詞。

人們有時育兒來描述父母的實際所為,但更多情況下,尤其是現在,育兒被當成一門功課,特指養育子女時應該怎麼做。它成為一個目的引導的動詞,可以是一項職業,一類工作。其目標是在某種程度上把你的孩子變成更優秀、更快樂、或者更成功的成年人──比他們本來要好,或者(悄悄地講)比鄰居家的孩子好。正確的育兒將成就優秀的孩子,而他/她將來就會是個優秀的成年人。

育兒之說的觀念是,父母通過學習特定的技巧就能使他們的孩子變得更加優秀。這在今天的美國中產階級中如此盛行,以至於幾乎被當成顯而易見的真理。但這種觀念從根本上存在謬誤。這種方式誤解了父母和子女相處的真實想法及行為,同樣,將其作為教養孩子的應有模式也是不對的。

核心而艱巨的工程

照顧孩子對人類來說向來都是核心而艱巨的工程。我們的孩子依賴父母生活的年月比其他任何一種動物都更長。黑猩猩在7歲時已能採集到足以供給自己所需的食物。但我們人類,即便是在以狩獵和採集維生的時代,至少要到15歲以後才能獨立。

因而我們在照顧孩子的過程中需要許多人的説明,而不是像很多動物那樣僅僅依靠母親。我們人類是,父親、祖父母、叔伯姑嬸、兄弟姐妹,甚至表親和朋友都參與其中。生物學家已經證實了人類的養育體系是獨一無二的。與人類最相近的靈長類動物也未曾建立這樣的養育關係。為了照顧那些需求旺盛的孩子,除父母以外的親人以及沒有血緣關係的保育者都在貢獻力量。

在人類歷史的大部分時間裡,我們過著數代同堂的生活。這意味著我們學習撫育技能的途徑可能是幫忙照顧弟妹、侄兒侄女以及觀察別人如何照顧孩子。

但到了20世紀末期,家庭開始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分散,人們的生育年齡也在推遲。中產階級父母在讀書和工作上花費的時間比以往更長。獲取養育智慧和能力的傳統途徑不復存在。

在校園和職場中成長起來的父母

如今,大多數中產家庭的父母在生小孩前的數年裡,不是在為學業有成苦讀就是在為事業有成忙碌。因此,現代父母將讀書和工作的模式用於養育子女不足為奇:你帶著目標去讀書和工作,別人可以教你如何在學校和職場取得更好的成績。

為了達成某一特定結果而展開行動是人類在成就許多重要事業時的有效工作模式。這也是木匠、作家或商人的正確工作模式。你可以通過一張椅子的品質來衡量木匠的手藝,通過著作的銷量來評判作家的功力,或者通過業績的好壞來考察一位CEO的能力。在育兒邏輯中,父母是與木匠類似的職業,其目標是成就特定的一類成人。

在工作中,專業知識引導你我走向成功。育兒的期許是,存在一系列專業知識和技能,父母可以通過學習它們幫助自己達成塑造孩子人生的目的。並且一個規模可觀的育兒產業正蓬勃發展,它們宣稱可以提供這樣的專業知識和技能。在亞馬遜上,育兒別的圖書多達6萬冊,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的書名包含如何這樣的字眼。

我們在有關兒童成長的科學研究中很難找到支撐育兒技巧有效性的證據。的確,童年時期的經歷會對成年後的生活產生影響:貧窮又缺乏管教的孩子更可能在成年後出現問題,獲得過高品質學前教育的孩子之後的學習生活更加順利。

但現在的中產階級父母執迷于一些細枝末節育兒題。比如,我們應該跟孩子同床睡,還是讓他們在小床上哭個夠?推嬰兒車時,寶寶的臉該朝著行進的方向還是朝向父母?孩子的作業量應該是多少?孩子每天玩幾小時電腦最合適?幾乎沒有證據表明對這些問題的處理差異將對孩子成年後的生活產生太多可預測的影響。

那麼,這意味著父母的角色不重要了嗎?恰恰相反:從科學的角度來說,與育兒相對的為人父母(being a parent)概念至關重要,但其產生重要作用的方式完全不同。

童年在人類進化歷程中的重大意義

為什麼我們有如此之長的未成熟期,在漫漫幼年時光中需要如此巨大的投入。我們人類的漫長童年(以及與之相隨的親代保育投入)是人類在進化中取得成功的關鍵所在。

與其他任何一種動物都不相同的是,我們人類依靠學習能力維生。當下的觀點是,促使人類大腦和學習能力進化的最重要誘因,是為了應對變化。

似乎是更新世(譯者注:又稱洪積世,地質時代第四紀的早期,這一時期冰期與間冰期明顯交替,人類祖先開始出現)中一段時期變化莫測的氣候,突然觸發了人類的進化。那時的天氣不僅僅是變暖一點或變冷一點,而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不可預知的極端。如今,人類活動影響著氣候,但在進化史中,是氣候變化成就了人類。

此外,人類過著遊牧生活,他們從一種環境遷移到另一種環境。由於這種文化,我們每一代人都得創造和改良自己的環境。這一切都意味著人類不得不去適應各種不同環境中的未知境況。

人類如何進化為可以應對各種不確定因素的物種?途徑之一可能是培育性格、技能各不相同的孩子。這有助確保下一代中,有人具備應對將來某種未知環境的能力。

人類的學習能力進一步造就了孩子們的差異性。父輩的投資和奉獻讓新一代有機會去萌生如何讓這個世界運轉得更好的新想法。童年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產生各種差異性和可能性的時期,同時也是探索與創新、學習與想像的時期。

許多動物擁有精妙適應某一種特定環境的能力。而人類的思維能夠以出乎意料的方式進行調整,從而適應不可預知的環境。但這種策略存在一個弊端:人們通常不能在熟悉一個新環境的同時採取有效的行動。當你遭到猛口象攻擊時你不會想要弄清如何與它相處。

用於解決這種弊端的進化方案是,讓新一代擁有守護者,讓他們給予孩子這種機會,確保他們在為自己的生計操勞前能夠茁壯成長、專心學習並且充滿想像。守護者同時負責將先輩積累下來的知識傳授給新一代。

為人父母的正確模式

如果我們前面討論的育兒模式出錯了,那麼,何為正確模式?讓我們來回顧一下父母(parent)這個詞,它既不是個動詞,也不是種工作。我們真正需要討論的是如何 為人父母(being a parent),如何真正關心我們的孩子。這是人類最具淵源和最為獨特的關係之一,它融入了一種特殊的愛,而不是為了創造什麼。

畢竟,作為妻子沒有特定的模式,作為朋友,作為子女同樣沒有。而這些關係是定義我們作為人類的核心所在。任何一個過著幸福生活的人無一不是融入了這些社會關係。

談到愛,尤其是父母對子女的愛,聽起來有點多愁善感,說不清道不明,卻又簡單明瞭。如同所有人類關係一樣,我們對孩子的愛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極其複雜多樣,甚至充滿矛盾。

當我們不把去愛當成一種任務時,我們才能更好地去愛。我們可能會說我們在盡力當一個好妻子或好丈夫,或者說我們把當一個好朋友或一個好子女看得很重要。

但我不會以婚後丈夫的性格是否變好來評判我的婚姻是否成功。我評價一段多年友情的標準也不會是我跟這個朋友相識這些年來,他/她有沒有變得更快樂或更成功。但這成為了育兒的隱性標準──你作為父母的好壞可以通過,甚至應該通過,你創造的小孩來衡量。

其實,為人父母最重要的回報不是你小孩的成績或獎狀──甚至都不是他們的畢業典禮和婚禮。這種回報來源於與這個孩子相處過程中一點一滴的愉悅,以及孩子與你相處時一分一秒的快樂。

我們應該重為人父母本身而不是去衡量育兒的成績。不把照顧孩子想成一種工作,帶著創造或聰明、或快樂、或成功成人的目標。我們應該把它看做一種愛。愛是沒有目標,沒有衡量標準或者宏偉大計的。但愛確有目的。愛的目的不是塑造所愛之人的命運,而是幫助他們更好地成就自己。

無條件,也無目標的愛

什麼是父母應該做的?科學結論與我們的傳統智慧不謀而合(儘管明白其中道理也並不能讓過程變得容易一些):無條件地給予孩子愛和照顧。所有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所有父母也不盡相同,我們也無從知曉孩子將來會成為怎樣的大人,但我們都應無條件地給予孩子愛和照顧。我們試圖給予孩子強烈的安全感和穩定感,儘管我們這樣做的全部目的是提供一個安全的根基,以鼓勵孩子勇於嘗試和冒險。我們努力將我們的知識、智慧和價值觀傳遞給我們的孩子,儘管我們知道他們會修訂父輩的知識,挑戰前人的智慧並重建自己的價值觀。

事實上,撫養、教育和為之奉獻所要做的是允許變化、冒險和創新。就算我們可以精確地將孩子塑造成特定的某類成人,這樣做也違背了童年在人類進化上的意義。

我們跟隨直覺蹣跚前行,同時又樂觀面對。

用一個古老的比方來形容我們和孩子的關係也許再合適不過。養育孩子就像打理一個花園,當父母就像是做園丁。我們付出辛勞和汗水,澆水、施肥忙得不可開交。我們的所有工作就是要打造一個安全且養分充足的空間,讓植物茁壯成長。

所有園丁都知道,事情不會沿著我們計畫軌跡進行。最大的愉悅、收穫,以及飛來橫禍都是意料之外的。其背後有著更深層次的原因。

一個好的花園,如同任何一個好的生態系統,是充滿活力、不斷變化和富有彈性的。想想在打造一個花園時我們要做些什麼?一個花園的昌盛之景來源於其中植物的錯落有致:不同的草木和花卉隨著季節變化而輪流枯榮,我們無法保證某一株植物長得最高、最美或經久不衰。好的園丁所做的就是保證土壤肥沃來供給這整個生態系統所需,其中的植物高矮不同,形態各異,各自的弱點也不盡相同。

與一把好椅子不同的是,一個好的花園是不斷變化的,它為適應季節更替、氣候改變不斷做出調整。從長期來看,這種多樣、彈性、複雜和動態的植物系統將比溫室植被更加健康,適應性更強。

父母和相關群體的工作不應是塑造孩子的思維,而是讓他們盡可能地去探索這個世界的無限可能。我們的職責不是培養出特定的某一類孩子,而是提供一個充滿愛,安全和穩定的環境,讓天性各異的孩子都能在其間茁壯成長,哪怕他們將要成為的那類成人是我們不曾料到的。

為人父母絕非易事,尤其是在現在的美國。我們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精力和金錢來養育孩子和支持他們所需。過去,我們在大家庭中成長,一個家庭就如同一個小規模的社會,家庭中的其他成員自發地承擔了部分保育工作,為他們所愛的孩子提供各種資源。後工業化世界裡,人類的行動不是被視作一種生產,就是一種消費──以至於撫養孩子被看成一種回報微薄的工作,或者一種昂貴甚至奢侈的消費。

育兒產業不能提供答案。我們必須通過其他方式説明現在的父母理解他們的角色,讓所有孩子得到他們應得的愛和呵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