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Oct 2016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36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Sept 30, 2016. No. 108《心理健康縱橫談》

 

當你的孩子在學校被欺負了,你該怎麼辦?

 

Sue Shellenbarger

 

在學校帶給孩子和他們家長的所有難題中,最令人頭疼的莫過於霸淩。

霸淩問題在小學一年級時就可能出現,到中學時期最為常見。在美國,每年大約有五分之一的學生稱曾遭遇過欺負,並苦於不知該如何應對。家長們遇到此事的第一反應,無論是意氣用事地給對方家長打電話,還是只把這當做孩子之間的小打小鬧而不予關注,都不是正確的做法。

對於霸淩現象,最新的觀點認為這是一個錯綜複雜的問題,找不到一種能用在所用場合的萬全應對之策。如今,教育學者和心理學家已將問題重心移到了教導孩子應對的技巧,鼓勵他們及時告知家長,以及引導家長和校方共同處理這一問題上來。

雅基·迪馬科(Jacqui DiMarco)是《當你的孩子遭遇霸淩》一書的合著者之一,幾年前,她上小學一年級的兒子在操場上遭到了欺負,當時她和丈夫讓兒子不要放在心上。結果這種處理方式助長了對方的囂張氣焰,到四年級時,她兒子已經開始害怕去學校了。後來她還發現,那個欺負她兒子的孩子還在YouTube上創建了一個頻道,專門用來惡搞她兒子。

為此,迪馬科先是給霸淩者的父母發了兩條手機短信,很禮貌地要求把這個頁面拿掉,但沒有得到回應。她還打電話給校長,對方則稱愛莫能助,因為網路霸淩不在學校的管理範圍內。後來她找到學校的老師,老師將雙方孩子叫到一起當面對質,這場霸淩才得以解決。到五年級時,她兒子已經能自己應付霸淩了。

當孩子被欺負時,家長們應該保持冷靜,同時鼓勵孩子說出事情的原委,並耐心傾聽、做好記錄。你可以通過和孩子溝通,來瞭解他們對如何來處理這件事的期望。如果霸淩情節較為嚴重或頻率較高或長期發生,那麼最好跟校方一起來解決,當然,這並不是任何情形下都適用的方式。

研究表明,許多孩子之所以在被欺負後不願意告訴父母,是因為他們害怕父母去聯繫霸淩者或其家長,從而招致更難堪的局面以及報復行為。據5月份發表在《國家科學院學報》上的一份關於反霸淩的報告稱,大多數被欺負者也不願意告知老師。

孩子自己一般不敢喝命霸淩者收手,因為害怕會遭到變本加厲的欺負。但是,在霸淩情節尚不嚴重時,一些孩子在正確的引導和鼓勵下,能夠做到自己來應付。而且,孩子自己解決問題,還可以提升自信。

請適當鼓勵孩子在設想如何應對霸淩行為時腦筋多轉幾道彎。比如,如果孩子覺得,在受欺負時應該罵幾離我遠點,爛貨!那麼請你讓孩子設想一下,霸淩者在聽到這個罵聲後會作何反應。

你可以來扮演霸淩者,或者讓孩子在鏡子前排練如何應對這一局面。告訴孩子,挺直腰板,大膽地看對方的眼睛,聲音要有自信。你可以瞭解一下,孩子在學校是否有要好的朋友或者信得過的高年級夥伴,能在此時陪他一起回應。

教育家羅薩琳德懷斯曼是《女王蜂與跟屁蟲》(Queen Bees and Wannabes)(電影《賤女孩》正是改編自該書)一書的作者,她說,不要對霸淩者寄望過高,別以為他們會對你說你說得太對了,我馬上改。而那些敢於自己應付霸淩者的孩子,即使沒能達到讓霸淩者收手的目的,他們通常也會為自己感到自豪。

維多利亞·約瑟夫(Victoria Joseph)的兒子在中學時期曾因為比同齡人個子矮而被取笑。約瑟夫的做法是,通過點出孩子跑得快、成績好的優點,來幫孩子樹立信心。約瑟夫是馬里蘭州貝塞斯達的一位臨床諮詢師,是人際關係學方面的專家。她讓孩子去想,這個霸淩者竟然能做出如此不堪的舉動,他平常的日子過得該有多糟糕啊!她讓孩子用這種思路,來準備可能的反擊語言。

她兒子選擇了幾句他喜歡的還擊話,比如我就是矮,你覺得我不知道嗎?霸淩者很快就沒再繼續了。

如果霸淩行為繼續存在,那就確實需要大人幫忙了,比如學校老師和管理人員。

蘇珊·斯維勒(Susan Swearer )是內布拉斯加州林肯大學的心理學家,也是反欺淩問題的專家,她說,一些孩子會哀求父母不要告訴老師,否則就不再向其吐露心事。如果你的孩子也如此,那麼請向他們問清情由,並盡可能地緩解其擔憂。要是他們擔心的是老師會反應過度或者置之不理,你可以建議他跟學校裡信得過的其他成年人傾訴。

請確保你孩子遇到的情況與學校對霸淩的定義相符。幾乎每個州都會要求學校出臺一個反欺淩相關規定,不過每個學校的情況不一樣。一般意義上的霸淩,是指一種不應有的攻擊性行為,而且這些行為是多次發生的,會給受害者造成傷害,通常表現為以大欺小、恃強淩弱等。

在小學階段,孩子很難區分霸淩和一般的討厭行為。這一階段,家長最重要的是儘量傾聽,並教孩子應對的方法。中學階段,一些更微妙的霸淩行為更加常見了,包括孤立、排斥,還有網路霸淩等。中學生對父母隱瞞霸淩現象的可能也更大。

《當你的孩子遭遇霸淩》一書的另一位合著者瑪麗·紐曼(Marie Newman)經常就霸淩問題向學生家長和校方提供諮詢,她說,家長應當將孩子的遭遇,以及這種遭遇對孩子在家行為的影響記錄下來。研究表明,如果受到霸淩的孩子在學校裡表現出情緒低落,那麼老師更有可能出面干預霸淩行為,但很多學生在學校會掩飾他們的情緒。瑪麗說,校方一旦知曉學生間的霸淩行為,通常而言就有責任和義務展開調查,這時家長應該向校方要一份調查進度表,以便隨時瞭解調查動態。

全美小學校長協會的主席史提芬·蓋斯(Steven Geis)稱,孩子遭到霸淩的事也應該告知校長,以便校長能跟蹤觀察學生的行為變化。

若家長們在得知孩子被欺負後,能夠保持冷靜並且展現出處事的實力和技巧,則更能給孩子帶來信心和希望。

亞利桑那州斯科茨代爾市一名全職奶爸馬里奧·岡博亞(Mario Gamboa)總是教育兩個女兒(一個10歲,一個14歲)要自己去應對遭遇的霸淩。然而,去年春季學期,他的大女兒拒絕了同學索要她手中零食的要求,因而被同學一陣巨晃,並且搶走了她的零食。這個同學的同伴還把這一幕拍了下來,發到了Snapchat上,並在同齡人中傳播。

馬里奧在電話裡聽到女兒述說被欺負的事,隨即決定把這事告訴校長。校方看了視頻之後,那個同學因違反學校行為準則而受到了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