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Oct 2016 | 心理健康纵横谈 | (18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Sept 30, 2016. No. 108《心理健康縱橫談》

 

閒話德國:寶可夢的“瘟疫”

 

張丹紅

 

寶可夢(Pokémon Go)“病毒”最先出現在美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德國緊跟。目前寶可夢“瘟疫”已蔓延至90多個國家。《德國之聲》專欄作者張丹紅對患者的症狀十分瞭解。

寶可夢設計者的過人之處在於:他們將著迷的青少年吸引到戶外,讓父母無話可說。過去我得敦促女兒和我一起跑步,現在她主動來找我:“媽媽,出去跑一圈兒?”儘管她時不時停下來捕捉精靈,但至少呼吸了新鮮空氣,健體強身的目的也部分達到;每次收穫的精靈多少不一,但即使運氣不佳,也可以在行進的過程中“孵蛋”。

有人自作聰明,在開車的時候打開遊戲,以加快寶可夢的孵化進度,結果失望地發現:寶可夢的App不承認汽車的高速,不接受這樣的舞弊行為。技高一籌的把手機綁在狗狗的尾巴上,寵物撒歡兒的同時也為主人服務,不過前提是家裡有狗,而且主人豁出去一天不沾手機,滿足這兩個條件的在遊戲者中所占比例微乎其微。

突然之間愛上了名勝建築

做父母的都知道說服自己的孩子去城裡散步,參觀名勝建築是多麼艱巨的工作。自從有了寶可夢Go,孩子們一有功夫就進城轉悠,風景名勝成了他們的最愛,這能不讓父母欣慰嗎?原來,寶可夢虛擬的商店都在城裡著名建築物的腳下,而逐夢者們可在商店裡免費領取寶可夢蛋、逐夢球和救命湯。當然那裡也有眾多可愛或可憎的寶可夢等待大家追逐。

現在在德國的每座城市都能看到逐夢的年輕人。他們或者在街頭徜徉,既神情專注,又心不在焉。他們的暗號是拇指在觸控式螢幕上由下往上滑,這是個拋擲球的動作,捕捉面前的寶可夢。他們由於走路的時候不抬頭,難免發生碰撞,有時碰撞出愛情的火花,那麼明年可能會出生一些名字奇怪的孩子。也有多年足不出戶的抑鬱症患者因逐夢上癮而走出家門,找到知音而自愈。

寶可夢充當嚮導

前不久我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周日突然想去參觀亞琛大教堂的珍寶館,並帶上玩兒寶可夢上了癮的女兒。在從亞琛火車站到大教堂的路上,女兒打開寶可夢的App,給我當起了嚮導:“我們正在走過‘行軍門’。馬路對面的現代化建築叫‘Cube’。這一群塑像是‘金錢的迴圈’。”

原來,寶可夢的App通過衛星定位系統找到了我們的位置,並將我們在穀歌地圖基礎上定位。這便是所謂的增強現實 (augmented reality)。這讓一些人迷糊了。他們有時忘記在大街上活蹦亂跳的小精靈不是真的,而往來穿梭的汽車倒是不可小覷。前不久杜塞爾多夫員警不得不封鎖了市中心的一座橋,因為他們不希望市民因為一場遊戲而喪命。

從交通安全的角度來說,我為中國人玩兒不了逐夢遊戲而慶倖。沒有穀歌,就沒有寶可夢Go。任天堂公司因此在中國沒得可賺,穀歌也不能從中國的游戲迷身上搜刮資料。中國人對此感到遺憾嗎?“不”,一位朋友在北京十分堅決地對我說。他認為寶可夢太低級了,接著說起另一個正在研製中的“增強現實”。據說這種App會模擬快感,有了它,就不用麻煩找物件結婚了。我仔細想了想,還是更希望明年有很多名字奇怪的寶寶們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