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1th Oct 2016 | 港澳台资讯 | (32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Sept 30, 2016. No. 108《港澳臺訊息》

 

臺灣醫師罹癌後也可能併發憂鬱症

 

據【《臺灣新生報》929日訊息】 罹患癌症之後,也可能併發憂鬱症。身心醫學科醫師徐鴻傑表示,癌症患者併發憂鬱症,主要以胰臟腫瘤患者比較常見,其次為咽喉腫瘤、乳癌、肺癌、大腸腫瘤等,患者常見憂鬱情況包括社交能力下降、性功能障礙、活力下降、精神焦慮、無助感等症狀。

此外,徐醫師指出,癌症患者還常合併疼痛,以致于門診疼痛患者,其患有憂鬱症比例比較高,而且這類患者引起焦慮、緊張、身心症等狀況也比較多。其實癌症與憂鬱症有關係,醫學研究發現,癌症患者有相當比例會合並憂鬱症。

徐醫師指出,癌症患者接受治療憂鬱症,仍是使用藥物治療。不過,由於考慮癌症患者的生理狀態與抗癌藥物,並不是所有抗憂鬱藥物都適用癌症患者,而是因應不同的癌症、不同的分期,選擇使用適合抗憂鬱藥物,通常是由腫瘤科與精神科醫師共同做出用藥決定。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使用藥物治療憂鬱症之外,心理治療等心理層面介入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特別是處理癌症患者情緒障礙,支援性心理治療是最基本的處理模式,可望緩和患者的痛苦情緒。

一旦患者被診斷出罹癌,親友常會勸說要想開,不要想太多,甚至強調治療一定沒問題等,但是大多數患者一開始根本聽不進這些勸告。由於癌症患者一開始較難適應罹病事實,周遭親友最好給予情感上、感受上等多方面精神支援比較好。

其實患者不安是正常情形,患者應試著轉換心境與態度,自己可以試著思考、接受生病這件事實,如此才有辦法進行往後治療過程,舉例來說,乳癌患者切除乳房之後,有些女性覺得自己不再是女人,因此感到痛苦萬分,這時建議轉換心境、調整態度,比如轉念一想乳房切除後可以選擇訂制義乳,還能穿著漂亮衣服,如此就不會誘發憂鬱症。

 

國軍傳人員上吊未遂,士官臉書PO文稱被學長逼死

 

據【臺灣《自由時報》924日訊息】台中陸軍航特部602旅今(24)日傳出有一名志願役士官上吊輕生未遂,該士官在昨日晚間更於自己臉書點名被另外兩位袍澤「逼死」;所幸該名士官今在營區內試圖上吊自殺時繩索松脫,摔下後造成腰部脊椎骨折,送醫後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據《蘋果日報》報導,該旅政戰主任周濟寒低調表示,楊姓中士本來今日淩晨有排夜哨,時間到了卻沒有出現,之後又發現楊姓中士有在臉書PO文透露輕生念頭,驚覺事情不對便立即動員官兵四處搜尋,最後在營區內一處斜坡發現倒在地上的楊姓中士,並緊急送醫治療,軍方也會成立專案小組查明事發經過,並強化官兵心理輔導。

楊姓中士在臉書貼文中表達對爸媽的歉意,並提到自己沒把法把諂媚的話看得比裝備和業務重要,希望下輩子能再報恩;文中也點名602旅戰搜營陳姓士官長與劉姓上士,稱他們「逼死」一個學弟。

據報導,一名不願具名的602旅人員表示,楊姓中士和陳、劉兩人曾因裝備遺失問題起糾紛,雙方一度大吵,楊疑似與上級幹部吵架遭責駡,覺得委屈才會想不開並試圖輕生。

 

情緒兩極亢奮又沮喪,恐是躁鬱症作祟

 

據【臺灣《健談》919日訊息】根據統計,臺灣約有千分之三的人受躁鬱症所苦,亦即全台約69,000人患有躁鬱症。長庚醫院專任臨床心理師吳家碩表示,躁鬱症並非年長者的問題,許多人在1525歲之間就首次發病,且病況可能出現週期性的波動而時好時壞,嚴重影響自己與家人的生活品質。跟著健談圖文正視躁鬱症問題。 

躁鬱症是由「躁期」與「鬱期」所形成的精神性疾病,特色是患病者會出現焦躁與憂鬱兩種極端的情緒,因此醫學上又稱為「雙極性情感疾病」。 

躁症的症狀是覺得自己異於平常的充滿活力、衝勁,情緒激憤、異常多話,覺得有很多事情想做,甚至為此不眠不休;而郁症發作時則變得心情低落、沮喪、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變得悲觀、甚至有自殺的念頭。 

然而,躁鬱症有週期迴圈,發病時可能依照躁期與鬱期症狀而有不同的類型,週期過後又會恢復正常,如此周而復始可能對生活作息與品質造成嚴重的影響。 

吳家碩心理師提醒,躁鬱症是可以治療的!若出現疑似躁鬱症的症狀建議可及早就診,遵照醫囑給予藥物或心理治療都有助改善症狀。 

躁鬱症相關問題,建議諮詢「精神科、身心科」 

 

王信龍將軍視導第2作戰區,慰勉救災官兵辛勞

 

據【軍聞社917日訊息】為慰勉救災官兵辛勞,國防部副參謀總長王信龍中將於今日代表國防部馮部長前往第2作戰區,為投入救災的三軍官兵加油打氣,王副總長表示,救災為國軍核心任務之一,應秉持「哪裡需要國軍,國軍就在哪裡」的精神,依地方政府需求,派遣兵力與民眾攜手投入災後復原工作,協助居民重建家園,回歸正常的生活。

王副總長在第2作戰區指揮官白中將陪同下,前往第2作戰區災害應變中心慰勉官兵,過程中,王副總長除聽取任務簡報,瞭解部隊支援進度外,並叮嚀幹部在持行救災之余,應適時安排官兵休息,培養充足體力,以利後續救災任務執行。

王副總長表示,第一線救災部隊官兵,從白天到夜間堅守崗位、辛勞付出,壓力相對較高,因此,各級幹部須密切關注人員的心緒狀況,以維護官兵心理健康。

 

一人自殺六人受影響,被留下的人怎麼辦

 

據【臺灣《聯合報》914日訊息】回應自殺防治日,新竹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諮商心理師蔡容容說,新竹市衛生局與生命線協會很早就針對心理衛生進行防治,今年度1至4月份,就有115件自殺通報,其中救回1百多人,但還是有13人尋短離開人世,她提醒,每一位元自殺者,都會影響到身邊6名親友,這些人變成「自殺者遺族」,影響生活。

「同理心、關懷,都是協助他們走出創傷的好辦法。」蔡容容說,一般人對自殺的不諒解、或是不知怎麼開啟話題,反而對受到傷害「自殺者遺族」選擇避而不談,也讓「自殺者遺族」一個人承受親友自殺死去的背傷害壓力,但他們的悲傷其實既複雜又深沈,更需要旁人協助。

通常療愈創傷的過程有震驚和否認、接下來憤怒、討價還價、最後憂鬱到接受。蔡容容說,自殺者遺族面對再也得不到答案的自殺問題,會經歷多重痛苦,還容易把問題歸咎於自己,但沒有人應該對自殺事件負全責,其他親友可以用平常心,主動表達關心、陪自殺者遺族走過對自殺的恐懼。

她提醒,悲傷是一段持續發展的過程,無論如何都別忘了身邊還有愛你的人,帶著對逝者的思念繼續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