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8th Sep 2016 | 港澳台资讯 | (82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Aug 31, 2016. No. 107《港澳臺訊息》

 

澳門婦聯籲關注預防產後抑鬱,情緒困擾求助, 配偶家人支持

 

據【《澳門日報》826日訊息】近年,澳門越來越多產婦受到產後抑鬱症困擾,部分因未能排解低落情緒出現精神問題甚至自殺,令社會敲響關注和預防產後抑鬱的警鐘。澳門婦聯心理諮詢保健中心助理主任兼心理輔導員薛可兒呼籲,若發現產婦精神和行為異常,應及早向專業人士例如醫護人員、社工或心理學家求助。

薛可兒表示,抑鬱症引致的自殺尤為值得關注。當有人說要自殺時,正是在發出求救信號,希望有人關心。家人、朋友、師長甚至老闆,都應多關懷、瞭解,設法提供幫助,必要時向有經驗的輔導員尋求援助。

經婦聯心理諮詢保健中心統計,該中心平均每年接受二百多宗新個案,其中以產後情緒問題為求助原因的個案平均占二至三個。然而,隱藏個案數目不可忽視。以一五年為例,有六成新個案求助原因為情緒困擾,治療師在面談過程中發現,部分婦女在懷孕或產後曾出現憂鬱焦慮情緒,但因當時需要照顧初生嬰兒或家庭,未有及時求助。亦有一部分婦女對產前產後抑鬱的認知不足,認為只是一時三刻生活改變,不知道自己有求助的需要。

    薛可兒稱,嬰兒呱呱落地後,母親除要適應身形及身份的巨大轉變,還有許多之前估計不到的狀況陸續出現。例如喂哺母乳、嬰兒整晚哭鬧導致無法入睡、各家庭成員對於照顧新生兒的分歧、另一半不願或不懂照顧嬰兒等,這一切都會把媽媽的情緒緊繃到臨界點。

產後抑鬱不僅令母親陷入難以自救的困局,更對嬰兒及家庭幸福有重大影響。一旦母親情緒低落、思維明顯緩慢、社交障礙等征狀,便要及時就診。

須注意的是,大部分女性產後情緒會出現問題,並出現上述抑鬱征狀,並不代表她們已患上產後抑鬱症。準確判斷還需交由精神科醫生專業評估,再採取適當的治療方法。

婦女于產前、產後所受的壓力、困擾,不應獨自承擔及面對。研究顯示,配偶及雙方父母支持,能有效減少孕婦產後出現抑鬱症。要預防抑鬱症,要由產前做起,丈夫如能細心聆聽太太的心聲並安慰,可有助減低婦女患上產後抑鬱症的機會。長輩適當地教導及分享過往經驗,可令婦女照顧家庭時更得心應手。

 

 

開學臨近,學校「守門」防學生輕生

 

據【香港《星島日報》812日訊息】距離開學日只有半個月左右,中小學馬上準備新學年。上學年學生自殺「一單接一單」,教育局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早前提交中期報告,提出十一項建議,六項屬短期措施,趕及應對新學年開始的自殺高危期。今年學校加強輔導與介入工作之餘,對於派精神科資深護士,專責協助學校及早介入有需要學生的先導計畫,亦開始評估。

  家長心態影響成效

  開學在即,不少學校已開始展開學生適應與迎新活動,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早前向教育局提交中期報告,建議派精神科資深護士到校諮詢及評估學生精神健康,教育界對此正反意見都有。有中學教師友好同程尚達傾開,他認為學校普遍持開放態度,但家長是否接受將影響計畫成效,「現代家庭的子女數目不多,以往有些個案,家長接受不到學生有心理健康的問題,拒絕學校與社工轉介專業人士跟進,有效與否得看家長的接受度。」

  友好坦言,學校文化亦是關鍵,「尤其那些以往沒有學生輕生或自殘個案的學校,但沒有個案不代表以後沒有風險,到出事再亡羊補牢,對學校傷害反而更大。」

  不過,本港精神科資深護士數目有限,要定期到校,對醫療架構難免帶來壓力,友好認為長遠不可能全港推動,反而更重要是提升教師的輔導技巧,成為及早識別及介入高危學生的「守門人」。

  藉「迎新」識別輔導

  程尚達問過中學教師友好,他坦言今年迎新活動有些修改,不是硬銷「生命滿希望」的訊息,但細節上更警覺與針對性,更強調教師與社工的「守門人」角色,「比如社工與輔導教師帶隊的中一迎新營,以往全級一起出發,現在我們刻意以班際方式舉行,目的是多留意同學情況,可以及早介入。」

  友好坦言,教師看待新生的態度也有調整,「以往我們覺得新生不出聲只是害羞,視他們是『新來報到』而未必特別理會,但現在我們會更主動接觸他們,給多些關心。」

  友好指學生情況不一,學校及早識別介入不是易事,但他認同學生在開學時情緒問題,未必全然跟升學適應有關,反而家庭背景亦有影響,所以校方會主動聯絡家長,「既是通知家長,更重要是瞭解學生家庭近來發生何事,讓學校深入跟進。」

  上學年接二連三的學生輕生個案,令人惋惜之余,亦向社會發出警示。學校、家長和社會在新學年均須做好「守門人」的角色,關懷學生。

 

心理輔導,香港社會福利署年二千宗新個案

 

據【香港《東方日報》810日訊息】迷你倉火災消防員殉職、港人在德國受襲及虐兒個案,社會福利署臨床心理學家都會出動,提供心理輔導服務,除了轟動大案外,社署不少求助個案與家庭管教有關,當中不乏怪獸家長。一四至一五年度社署處理二千個心理輔導新個案,四成半個案涉及廿歲以下的兒童及青少年。社署總臨床心理學家劉家祖表示,有些虐待兒童個案,因家長心理或精神問題而起,心理學家需先瞭解問題所在,才能幫助兒童減低心理後遺症。

心理學家增至59

加入社署三十四年,將於本週五(十三日)退休的劉家祖受訪時稱,社會較前接受心理輔導,但臨床心理學家亦遇上家長投訴,他們逃避面對婚姻問題,將責任推卸在社工身上。他以減肥比喻心理輔導,指當事人要先覺得自己有問題,要親身跑步才能成功改變,不能請教練代跑。他曾輔導一名在火災殉職消防員的母親,她說了一句話令他多年難忘,「唯一想個仔唔使死」。他指喪親事實改變不到,要協助遺屬放眼現有生活;輔導自殺者亦如是,即使一無所有,至少仍有自己,可以走下去。

社署是政府首個開設臨床心理學職位的部門,劉家祖八二年加入社署時,臨床心理學家只有四人,現已增至五十九人,政府部門中人數最多,服務更趨專業發展。他指,○一年美國九一一恐襲事件後,他向署長建議從美國引入正式災後輔導訓練。隨後港人經歷多宗災難事故,如南亞海嘯、入境處縱火案等,社署都派員支持。劉家祖透露,退休後期望展開電單車環遊內地的夢想計畫。他又會繼續以大學時期設計的漫畫人物「肥祖」,輕鬆向公眾介紹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