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8th Sep 2016 | 国际资讯 | (34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Aug 31, 2016. No. 107國際訊息》

 

馬來西亞:上癮者年輕化,每天60個新煙民

 

據【馬來西亞《中國報》823日訊息】大馬衛生部口腔健康主任諾阿麗雅醫生指出,大馬年輕煙民數量節節攀升,平均每天有5060名少年開始吸煙,全國15歲以上的活躍煙民共有500萬人。

這是令人十分擔憂的資料,這證明抽煙惡習已在青少年之間紮根。因此我們不僅需引導青少年,更需要教育他們身邊的人,避免染上煙癮。

她說,為此父母和教師,就成為宣導良好生活習慣的關鍵人物。只有長輩以身作則,後輩才有學習的模範。

她今早出席大山腳Mydin購物商場舉行2016口腔健康嘉年致詞時這麼透露。

她說,也因為如此,今年大馬衛生部聯合檳州衛生局,選擇以無煙口腔健康Kesihatan Oral Tanpa Asap Rokok,簡稱KOTAK)為主題,宣導口腔健康的重要性。

她也指出,根據數項研究指出,99%收留在戒毒所的癮君子,在年少時期就染上抽煙惡習。而且廉價又容易取得的走私煙,是導致年輕煙民數量上升的導引之一。

更讓人擔憂的是,走私煙裡的焦油(Tar)含量,遠高於合法煙三倍。

她說,衛生部也與教育部合作,聯手通過校園口腔健康服務,檢查學生牙齒,和鑒定有抽煙的學生,並加以引導。

出席者有檳州衛生局局長拿督蘇古馬醫生、檳州衛生局(口腔健康)副主任娜姿雅。

 

死得更實惠,法國人跑去比利時刷醫保安樂死

 

據【英國《泰晤士報》819日訊息】比利時醫生最近注意到,一些法國人拎著旅行箱走進比利時急診室,尋求在一個星期內安樂死。

據報導,去年有2023人在比利時安樂死,兩倍於5年前的數據。五六年前沒有這種現象。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一家醫院急診室醫生奧利維耶·韋爾邁林說,如今我接到電話說,有法國人來到急診室,說他們想要安樂死。

韋爾邁林工作的布魯格曼大學醫院去年協助15名病人安樂死,其中7人是法國人。布魯塞爾的另一家醫療機構尤勒斯·博爾代研究所接待的130例安樂死諮詢中,有40例是法國人,占比超過三分之一。

法國不允許安樂死。布魯塞爾則在20025月通過安樂死合法,並在2013年將該法案適用性延伸至兒童。尋求安樂死的患者要先接受心理醫生評估,確定其承受持續且不可緩解的病痛。安樂死必須由當事人自願提出,且要經由第二名醫生同意。

經濟實惠是有意安樂死的法國人選擇比利時的原因之一。在瑞士,尋求安樂死人均花費大約4000歐元,在比利時安樂死則是免費,因為相關費用已由歐盟醫療保險卡覆蓋。

尋求安樂死的人大多在一種聚會氛圍中離世,開一瓶香檳、聽一段心儀的樂曲,在所愛人的陪伴下離開世界。

 

日本:愛之家命案,暴力衝動失控刺殺鄰居

 

  據【《朝日新聞》820日訊息】長崎市原子彈爆炸中心地附近的集體住宅內,發生了一起居民之間的殺人事件。被起訴的是185歲的男性。事發現場在近半個世紀之前,以基督教徒們發起的募捐活動為基礎建設而成,還曾被叫為“愛之家”。

  525日,85歲的被告男性走進了長崎地方法院401號法庭。花白的短髮,瞪大的雙眼,以及多條刻在臉上的皺紋。只見他緊緊抿著嘴唇,在審判長的催促下才走上證人席。當被問及是否承認殺人等罪狀,男性回答“並沒有殺意”。

  起訴書和開頭陳述中指出,去年729日下午4點半左右,該男性被指闖入同一棟集體住宅的女性(當時52)房間,用長達約24釐米、從修枝剪上拆卸下來的刃物刺入女性右胸將其殺害。當時,一心認為女性“偷了1萬日元”的被告,提著刃物來到女性的家。據悉,要求女性還錢卻遭到拒絕的被告起了怒氣,於是刺向了女性。

  案發現場的集體住宅距離原子彈爆炸中心地約有1.6公里。二戰後,基督教修士們看到滿是板房的街道,於是希望修建住宅樓,接受了這一心願的神父們展開了募捐活動。這便是這裡的起源。

  基督教派的社會福祉法人修建了這些面向生活窘迫人士的住宅,第1棟落成於1967年。3年裡共有3棟住宅拔地而起,也被叫做“愛之家”。雖然現在只剩下1棟,但仍有以高齡者為中心的10人左右在這裡生活。

  公審開始之前,筆者曾與被告見了幾次面。據被告所述,他出生在長崎市,原子彈投放當天,14歲的他正在除草,隨即遭遇了原子彈爆炸。二戰結束後,他在關東等地當過焊接工人,最後回到老家。據瞭解,他就住在“愛之家”裡,案發當時處於獨居狀態。

  自稱是基督教徒的被告口口聲聲說道,“最不可或缺的是愛”、“所謂愛,就是把鄰居當成自己一樣關愛”。但當問他,付諸實踐了麼?被告則回答稱,“和愛背道而馳。人就是這樣的生物。就算奉為宗旨,也會忘卻”。

公審中,被告的精神狀態成為了爭論的焦點之一。

  檢方指出,早在大約30年前被告住進這棟集體住宅,就經常在鄰里之間產生摩擦。居民們提交的供述調查書中也寫有“幾乎每天從大白天就開始喝酒,還大聲唱歌”、“他曾沖著我怒吼‘又散佈我只不過初級小學畢業的謠言了吧’”、“曾故意踢居民的腳讓其摔倒”等證詞。

  對被告進行鑒定的精神科醫生也作為證人出庭。醫生表示“可以從被告身上觀測到將他人的行為曲解成抱有惡意的思考傾向,確實存在容易突然動怒或暴力相向、並且無法加以控制的性格特徵,因此診斷患有“未特定的人格障礙”。另一方面,醫生補充道,算不上“病態的妄想”,也不能說罹患了“妄想性障礙”等病症。

對此,辯護方主張,精神疾患的影響導致被告刺殺了女性。同時強調,並不是在知道“對方會死”的前提下動手的。

為期4天的審理結束後,審判在530日終結。檢方主張“受害人毫無過錯,並且親眼目睹唯一的親人遭人刺殺的長女,內心的悲傷尚未癒合”,要求判處有期徒刑13年。而辯護方則認為被告並無殺意,且案發當時神志不清,應歸類為傷害致死罪,聲稱有期徒刑3年部分緩期執行的判決比較妥當。

  68日迎來了做出判決的這天。長崎地方法院駁回了辯護方的主張,認定其有責任能力。宣佈判處檢方要求的13年有期徒刑。

  關於減輕責任及控訴的因素,審判長在判決中提到“被告因患有人格障礙,容易動怒或動粗,給犯案帶來了一定影響”。但同時又指出“家屬的處罰願望強烈,況且被告在公審中否認抱有殺意,種種跡象中看不出深刻反省”。

  審判長朗讀了法官和裁判員的意見,其中寫道“考慮到奪走受害人生命的不幸,希望被告在獄中加深反省”。

  站在證人席上聽完判決的被告,並未流露出明顯的表情變化。閉庭後,被告表示不會提起上訴,並對辯護人深深地鞠了一躬,隨後便離開了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