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8th Sep 2016 | 北美资讯 | (16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Aug 31, 2016. No. 107《北美訊息》

 

紐約市每年5萬虐童案,華裔占3%

 

據【美國《世界日報》829日訊息】本報日前報導,福州移民江美玲(音譯,以下同)因為一次體罰,與女兒分離近四年,加上罹患癌症及女兒寄養家庭的阻撓,至死也沒能將孩子要回來的悲劇,引起許多討論。特別是今年三月,布碌侖李琳(Lin Li)涉嫌溺死兩歲女兒被控重罪一案,讓人印象尤新,女孩的哥哥被兒童福利和保護局帶走,目前仍寄養在親屬家。華人移民社區常見的父母在外州打工,子女送老家或由親戚照顧,以及隔代教養,導致日後管教不易,在不懂法律的情形下,常發生人倫悲劇。專家希望提醒華裔父母無論工作再繁忙,文化與語言差異再大,決不能再用「不打不成器」的教育方式。

對於上述事件,在紐約市兒童福利和保護局工作超過28年的羅淑華表示,紐約市每年都會接到近5萬個兒童虐待相關的投訴,華裔家庭的案件比率占總數的3%,其中又以福州移民家庭為大多數。但是事實上,就其所知,父母被終身奪走監護權的案例為數並不多。在1997年聯邦就頒佈過關于兒童在寄養家庭時間限制的法律,通常為1522個月,這個期間非常關鍵,父母應該及時瞭解這個期間自己需要做好哪些工作,比如什麼時間,以哪種方式可以探視孩子,自己需要在什麼時間內獲得哪些課程的培訓。「我知道很多新移民存在語言的障礙,但是如果發生孩子被兒童局帶走的情況,應該盡最大的努力瞭解接下來自己需要做的事,否則可能導致孩子在寄養家庭中的時間被延長。」

羅淑華強調,兒童福利和保護局的工作是確保孩子在一個安全的環境下成長,並非針對父母。事實上,工作人員希望的是孩子最終能回到親生父母身邊,即使寄養家庭父母希望永遠獲得孩子的撫養權也並非易事。「很多時候華裔家長聽到兒童局就害怕,其實這是沒有必要的。反而應該多與兒童局工作人員聯繫,讓他們看到自己對孩子的愛。」

長期關注李英案的法拉盛街頭守望互助隊隊長朱立創認為,因為文化差異導致被兒童局誤解的案例仍舊存在,但是即使是被誤解,父母都應該積極去處理,不要讓事情惡化,父母做得不當的地方也應該不斷去學習與進步。但是他同樣強調寄養家庭主要是起到幫助作用,如果因和孩子產生感情就希望永遠獲得孩子的監護權,這點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對於華裔新移民因為工作繁忙,而將子女送回國交給爺爺奶奶撫養,這一點讓同樣是四個孩子母親的陳麗娜不能接受,作為布碌侖華康會會長的她表示,「孩子的教育與父母息息相關,而陪伴是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無論工作多忙,將孩子留在自己身邊照顧非常重要,也只有這樣才能及時瞭解孩子的成長是否存在問題。爺爺奶奶再愛孩子,因為年紀、體力、觀念等因素,對孩子的教育總會有些力不從心,需要我們父母作出努力。」

 

心碎,分居養老院62年老夫妻以淚洗臉

 

據【加拿大《星島日報》825日訊息】據CTV新聞報導,素裡(Surrey)一對老夫妻一起居住超過半個世紀最後因為養老院位置不夠,被安排到不同地點分居,每次見面相擁淚流滿面,旁人看到也覺得心酸。

Wolf Anita Gottschalk1954年結婚,之後幾乎沒有和對方分開過,62年以來幾乎什麼都一起做。但在過去8個月內,他們必須分開居住,丈夫Wolf 希望能搬到太太的養老院,因此多次聯繫相關單位,但並無得到確切回應。

現在每隔一天家人會花30分鐘送太太去見她先生,每次兩人都哭著會面。Wolf現在有老人癡呆和淋巴瘤。

養老院也回應他們在盡力尋找方法讓兩人重新一起居住,但暫時沒有人會搬出太太居住的養老院,希望未來幾個月能有點進展。

但老夫妻的孫女Bartyik說他們沒有收到任何來電,而夫妻一起的時間則是越來越少。

 

全美首創:西雅圖擬設海洛因安全注射屋,以新模式應對毒品濫用

                                                                                              

據【美國《僑報》823日訊息】西雅圖市長穆雷和金縣縣長康斯坦丁曾於3月召開新聞發佈會,聯合宣佈設立一個專門工作組,應對本地日益嚴峻的海洛因及處方藥物氾濫。日前,這個工作組推出一項新計畫,決定在西雅圖地區為沾染毒癮的流浪者設立一個或多個海洛因安全注射屋,並接受醫療人員的監管。西雅圖或將成為全美第一個設立毒品安全注射屋的城市。

據悉,安全注射屋建成後,癮君子可以在這裡領取清潔的注射器或治療毒癮的藥物。穆雷和康斯坦丁都認為,此舉可以減少毒品癮君子因共用針頭造成的各類傳染病感染,並防止注射毒品過量致死。此外,安全注射屋的建立還可減少犯罪及維護公眾健康及安全。

早在年初,西雅圖市政府和金縣政府聯合發佈的一份聲明介紹,在金縣,進入戒癮設施的吸食海洛因成癮者比酗酒成癮者更多。2014年,金縣死于過量服用阿片類藥物的人數達到了156人,創造了20年來的新高,比2009年死亡人數的三倍還多。濫用藥物是無家可歸者人數增加的一大根源,過量攝入藥物也是當前造成無家可歸者死亡的第一大原因。

康斯坦丁曾表示,吸食海洛因和服用止痛處方藥成癮者正在毀滅著我們社區的每個家庭中的每個人,不分年齡、種族、性別、社區和收入水準。穆雷也認為,毒癮不僅僅是西雅圖一個地方的問題,更是全國性的問題,無家可歸者正與藥物成癮掙扎著。這或許是西雅圖和金縣政府設立海洛因安全注射屋的初衷,自然也將會面對一定爭議。

一個名為減少人身傷害聯盟People’s Harm Reduction Alliance)的組織也是該計畫的積極推動者,他們在西雅圖和波特蘭一直在進行針頭交換計畫。澳大利亞、歐洲乃至臨近城市溫哥華的毒品安全注射屋的經驗表明,運用這種方式,可以有效地應對癮君子對公共衛生安全構成的威脅。

此外,“1811模式的成功也是工作組決定建立安全注射屋的因素之一。位於西雅圖市區的“1811”大樓是一處收容酗酒者的健康中心,目前居住著75名酗酒者,他們在那裡可以酗酒或接受戒酒治療。一份研究報告顯示,“1811模式有效地減少了西雅圖市區露宿街頭的酗酒者人數,而且為納稅人節省了近400萬美元的開支。工作組似乎也希望成功複製“1811模式,並達成該計畫的既定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