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2nd Aug 2016 | 国际资讯 | (11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ly 31, 2016. No. 106國際訊息》

 

澳洲布里斯本市青少年心理健康中心關閉,新中心建立計畫停滯不前

 

據【《澳洲日報》712日訊息】澳洲布里斯本Barrett中心社區擔心昆州政府將不履行它的承諾,建立一個新寄宿制青少年心理健康中心來取代昆州僅有的寄宿制青少年心理健康中心,WacolBarrett中心。

他們留意到在6月的政府預算中沒有分配金額。

然而,衛生廳廳長卡梅隆·迪克(Cameron Dick)在週一晚上承諾將建立一個新的中心。

週三,使用該中心的青少年的家人們聽取了歷時9個月的調查結果,該調查是針對早前政府在2014年初關閉Barrett中心的決定。

在這個廣受好評的青少年服務機構在20141月被關閉後,僅僅幾個月的時間,之前在Barrett青少年中心的三名病人自殺身亡。

17歲的塔列哈·倪波兒(Talieha Nebauer)、18歲的威爾·佛維爾( Will Fowell)和凱特琳·維克森-韋斯特克(Caitlin Wilkinson-Whiticker)都是在離開Barrett青少年中心的 8個月內自殺身亡。這8個月期間,他們被安排在成人護理設施。

624日,總理安娜斯塔奇·帕拉佐卡茲克(Annastacia Palaszczuk)收到兩個版本的報告,分別來自調查組主席和前昆州心理健康法庭審判員瑪格麗特·威爾森(Margaret Wilson )。

衛生廳廳長卡梅隆·迪克( Cameron Dick)承諾將會建立一所給年輕人的新寄宿制心理健康護理中心,這可能成為其他州青少年關懷機構的一個榜樣。

我們的政府將履行自己選舉承諾,為年輕人重建集中的心理健康護理機構,迪克說。

這包括在昆州東南區,為有嚴重心理健康問題的年輕人建立一個新住宿設施,他說。

Townsville,我們已經提供了額外的住宅康復服務

迪克說,他理解父母們注意到預算裡沒有預留資金的擔憂。

一旦當調查委員會獲知設施的成本和操作模型完成時,將會對這個新的青少年心理健康住宿設施最後的資金分配進行估算,說。

賈斯蒂斯·威爾遜(Justice Wilson ——前心理健康法官——20157月被選入調查早前政府終止Wacol Barrett青少年中心背後的原因。

隨後,費爾法克斯媒體在20147月揭露了兩名——最後變成三名前Barrett中心的青少年——Barrett青少年中心轉入成人精神治療設施後,自殺身亡。

20148月,在昆州,完整的青少年心理健康護理仍然被擱置。

    父母說儘管他們讚賞當下政府的誠實守信,他們仍然擔心這個新中心不會修建,因為沒有資金列入2016年的州預算中。

一位家長說,他們還沒在調查報告裡看見任何東西。

他們還說,他們仍然不確定當局是否會下令調查這些孩子的死因——獨立於關閉Barrett中心的決定。

噢,當然,因為對於我們來說,它僅僅是在半途中。其中一人說。

這是如此地令人沮喪,一個人說。

父母們說,在南澳有很多心理健康設施存在問題,新州只有地方化的服務,西啥都沒有,維州的心理健康設施很有爭議,北領地什麼也沒有,而現在昆州也完全沒有青少年心理健康設施。

 

法國電信爆發職工自殺潮,前總裁被控“精神霸淩”

 

據【《歐洲時報》78日訊息】2008-2009年間法國電信集團(FRANCE TELECOM,已改名橙色集團(ORANGE))爆發職工自殺潮。檢察院經過7年調查之後,77日要求以“精神霸淩”(前譯“精神騷擾”)罪名把法國電信集團前總裁迪迪埃·隆巴爾(DIDIER LOMBARD)送上輕罪法庭審判。橙色集團中的CFE-CGC工會(法國職員工會-企業行政和技術人員總工會)認為這個罪名“太輕”,表示應該以“過失殺人”罪名論處。

迪迪埃·隆巴爾涉嫌在法國電信集團公司內部採用一套特殊策略,在公司內部形成“焦慮的職業氣氛”,使職工工作中缺乏穩定感。2008-2009年間,總共有35名職工自殺,另有12人自殺未遂,還有的職工因抑鬱而接受治療或病假。一些自殺的職工留下遺書,指出“公司裡以恐怖的方式管理”。

檢察院要求以“精神霸淩”的罪名把迪迪埃·隆巴爾、集團前副總裁路易-皮埃爾·維納(LOUIS-PIERREWENES)、前人事部總經理奧利維埃·巴柏羅(OLIVIER BARBEROT)送上法庭,以及以“精神霸淩”同謀罪名審判4名高管。

現在將由預審法官決定是否把隆巴爾等人送上法庭審判。

案發時期,法國電信集團已開始轉向私營化並採用新科技。集團想在2006年和2008年間取消2.2萬個工作崗位和1萬人改變職業。

當時勞動監察處(INSPECTION DU TRAVAIL)的一份報告曾強調集團內部“粗暴”的管理方法“可能損害職工的身體和精神健康”。

CFE-CGC工會的公告指出:“偵辦這樁案子的預審法官必須以案中所有的材料的所有的後果為依據做出決斷,把該案中被控的自然人(領導、高管)和法人(公司)以過失殺人、危害他人生命以及精神霸淩的罪名送上輕罪法庭審判。”

工會認為案中材料明確顯示:“領導層故意蔑視職工和危及職員的生命,只是為了遵守壓縮工資和增加企業收益的目標。這一切只為了滿足包括國家在內的股東。”如今只受理“精神霸淩”的罪名,這表示其嚴重性被“極度減輕”。

工會表示希望法官“能聽取其證言”,這是為了“讓全體職工終於能夠開始新的一頁,也使這類悲劇不在法國企業內重演”。

案發時期提出控告的SUD工會表示將繼續對抗企業“財務業績掛帥的邏輯,在危機高峰時期,這個邏輯被推到極端,導致我們的一些同事自殺”。

CGT工會指出:“將來的訴訟將可確認集團內普遍的霸淩受害者,同時也將譴責企業內專斷和不人道的管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