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2nd Aug 2016 | 国际资讯 | (20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ly 31, 2016. No. 106國際訊息》

 

“老家法”已過時,法國國民議會立法禁止體罰兒童

 

據【《歐洲時報》75日訊息】打屁股、扇耳光是很多家長用來懲罰孩子的常用辦法。隨著時代的發展,這些老家法已不合時宜。不少國家明文立法,禁止對兒童體罰,而法國在這一領域已落後於人。據法新社巴黎72日電,為了急起直追,國民議會通過了反對家長對兒童採取一切形式的暴力手段條款。這條措施雖然具有象徵意義,但被認為是遏制虐待兒童現象的根本性措施。

禁止體罰兒童首次寫入民法

國民議會1日夜間至2日淩晨審議《平等與公民義務》法律草案時,通過了社會黨和環保党議員提出的一項修正條款,修改了《公民法》(code civile)有關家長權威的定義,規定家長的職責包括“排除一切殘酷對待兒童、侮辱或貶低兒童人格的做法,包括一切體罰”。

這條措施還須參議院審議通過,純屬民事範疇,未規定任何新的刑事處罰。但修正條款闡述了一個明確的原則,需要向父母重申,並對他們今後的行為產生影響。

家庭事務部長羅西紐爾女士對修正條款表示讚賞,稱之為“防止虐待兒童必不可少的工具”。

反暴力宣傳運動協調員、拉齊米醫生高興地指出,“本來是需要一條象徵性法律,在結婚之際將家長權威與禁止對兒童施以語言暴力或體罰聯繫起來”。

普通體罰懲戒觀察站長莫雷爾解釋,刑法中已經存在對虐待行為的處罰,若施暴者是有權威者,就屬情節加重。但在法庭判例中,這些情況往往以家長打孩子“目的是教訓”為由,起著反作用,最終削弱了對施暴家長的處罰。

拉齊米進一步解釋,通過《民法》禁止暴力“將導致人們思索是否存在教訓權”。

任何暴力行為都會有後果

拉齊米表示,數千年來法國社會就容忍父母打孩子。現在法律明確規定,今後打孩子是一種暴力行為,在家庭內部是禁止的。多虧法律,可以搖撼社會的容忍現象。

內克爾兒童醫院(Necker)兒童精神病科醫生戈爾斯認為這條措施“很可笑”,稱這是為了良心安定,在安全問題上嘩眾取寵。狠揍屁股屬於虐待,已被法律禁止,輕輕打下屁股給予懲戒,這兩者之間的界限何在?

莫雷爾回答:“界限在於考慮一下成年人可能承受不了的力度:即已經禁止對婦女和老年人施加的暴力。孩子是沒有自衛手段的。”莫雷爾很希望將“懲罰”一詞明確寫進修正條款。

拉齊米醫生還指出,50%的家長在孩子兩歲前就開始打孩子,85%在孩子5歲前。家長越是堅信“棒打出孝子”,因為他們自己小時候就挨打挨駡,他們打孩子就越早越凶。他指出,迄今有個“底線是可以接受的”,這就是打屁股,輕輕刷耳光,扭耳朵。這似乎很稀鬆平常。但有了法律後,就不再是這種情況了。

拉齊米醫生指出,應當向家長解釋,可以不採用暴力而擁有權威,暴力會導致精神緊張,對學業產生影響,喪失情緒歸向。譬如刷耳光,會導致暈厥,中斷神經系統的發展。

此舉並不是讓家長產生犯罪感,因為90%的家長不虐待孩子,無意傷害孩子。但餘下的10%會逐步滑向犯罪。

法國每年有400600名兒童死于虐待。瑞典是禁止體罰兒童的,該國因受虐待而喪生的兒童案例屈指可數。法國邁出這一步,就可以享受歐盟補貼,採取更多防止虐待兒童行動。

 

英國爸爸們從事業轉向家庭,“奶爸”更需社會關注

 

據【《歐洲時報》72日訊息】社會在發展,如今所謂的“新時代奶爸”並沒有範本,他們不再是20世紀50年代的典型爸爸了,而是更加充分地走進了孩子們的世界,花更多的時間關注孩子們的成長。同時,在社交媒體上,“奶爸”的活躍指數也開始增長。專欄作者Molly Gunn認為,“奶爸”們也需要社會更多的關心。

音樂人奶爸製作視頻獲千萬點擊

兩個人可以製造巧合,三個人便可以形成潮流,我就是這樣注意到“奶爸”現象的。2015年末,我發現自己迷戀上了一位元音樂人“奶爸”、Mc Busted樂隊成員湯姆·弗萊徹(Tom Fletcher)的視頻博客。這位兩個孩子的爸爸用一則名叫“From Bumpto Buzz”的視頻成功賺取了我的眼淚和1300萬點擊量。視頻中,隨著妻子的肚子一天天變大,他唱道:“我想我已經準備好迎接新生命了”。

後來,我注意到名廚傑米·奧利弗(Jamie Oliver)參與到母乳餵養話題的討論中,並引發強烈爭議。然後,我發現在Instagram上,越來越多的爸爸發表孩子的照片、與其他爸爸交流養娃心得,無一例外地收穫了無數個“贊”。

“奶爸”崛起的時代到了,而這是前所未有的。從傳統意義上說,男性極少公開參與到養育孩子的過程中。我們或許曾經見到大衛·貝克漢姆(David Beckham)和布拉德·皮特(Brad Pitt)通過媒體示範如何作一名好爸爸,但大部分男性都很少公開展示或談論他們的家庭生活。

與此同時,整個社會似乎更傾向於歌頌母愛。以前,我們有在2000年成立的媽媽網Mumsnet,現在,我們有許多活躍在Instagram上的媽媽(比如兒童用品購物網站Babyccino Kids的創立者考特尼·艾達莫),還有Hurrah ForGin等博客、視頻博客和雜誌。

在我的博客Selfish Mother上,很多母親樂於分享她們從陣痛到回歸工作的看法,而這只是母親們熱愛溝通交流的一個縮影。

母親們發表博客,經常聯繫,在各種社交媒體上“互粉”,樂於參加各種各樣的聯誼活動。但“奶爸”的世界才剛剛被打開。

奶爸專用線上交流平臺出現

“奶爸”們開設father-inc.com網站,和為“奶媽”們開設的Selfish Mother如出一轍。當我和一些新手爸爸談起開設網站的想法時,他們都對通過媒體展示自己表現出了很大興趣。

網站最初的10個帖子都是由三四十歲的爸爸完成的,內容包括如何對嬰兒說善意的謊言,如何養女兒和如何與你的孩子交流。當然,有些爸爸很幽默,有些則不是。

有意思的是,大多數爸爸都對自己的爸爸身份非常認真。“當我去年開始發表博客的時候,我曾花時間在博客或其他社交媒體上尋找想法相似的爸爸,但這是徒勞無功的”,傑米·得(Jamie Day)說。他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也是博客A Day in the Life Dad的作者。

傑米·得是新時代中產階級“奶爸”的代表。在一篇博客中,他講述了如何在週末與幾個孩子享受早午餐。

“我最近發現,爸爸們開始在網上聊天。這給了他們與彼此交流的機會,也證明了爸爸不只能看孩子”。

所謂的“新時代奶爸”並沒有範本。他可能朝九晚五地在辦公室工作,也可能是自由職業者;他可以在照顧孩子時大包大攬,也可能和其他人一起照顧孩子;他可能是單身爸爸,也有可能每隔一周才能見到自己的孩子;他可以是繼父,也可能是兩位同性戀爸爸中的一個。但有一件事情是確定的:他們不再是20世紀50年代的典型爸爸了。

 

澳洲校園霸淩有所緩解但仍嚴重,女孩更易受欺負

 

據【《澳洲日報》71日訊息】不知多少個世紀以來,推搡,對罵和心理遊戲一直是校園生活的一部分,但有跡象表明,這已經開始改變。

新的研究表明,過去七年中遭到欺負的澳洲學齡兒童人數下降了近四分之一。

南澳大利亞大學的學者研究發現,2015年有20%的學齡兒童經常受到欺負,相比2007年有27%

報告的共同作者李戈比(Ken Rigby)將之歸因為教師與學生談論霸淩問題。

但他表示,霸淩高到令人無法接受還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做。

該報告發現,學生們最有可能在操場、教師和走廊上被針對,而受欺負的最主要原因是外表,或許是胖,或者是看起來娘娘腔,或者是身有殘疾。儘管霸淩案件有所減少,但在受訪的46所學校中,有4%的霸淩案件被轉交給警方處理。

總體而言,女孩比男孩更有可能受到欺負,包括被刻意忽視,被嘲笑,以及收到騷擾性的文字。與此同時,女孩也比男孩更有可能尋求同儕的幫助,而男孩則更有可能去報警或尋求學校心理諮詢服務的説明。

研究還發現,網路霸淩並沒有它看上去的那麼普遍。

李戈比教授說,許多孩子感覺在家裡可以遠離網路霸淩,但是在學校操場上他們可能直接被打。

1600多名澳洲公立學校學生參與了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