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2th Jul 2016 | 港澳台资讯 | (31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ne 30, 2016. No. 105港澳臺訊息》

 

香港的正向教育發展

    據【香港《大公報》616日訊息】六月中參加了“正向教育新使命”的研討會,出席的人士眾多,有來自心理輔導機構的,也有來自中小學校的,座無虛席,好不熱鬧。

 第一位講者是鐘普洋,他是DHL國際亞太區的創辦人之一,他分享了正向管理(Positive Management)的心得。他用了三個C字作簡介,包括Competence(才能),Character(品格)和Care(關懷),他說管理者最重要的是品格,不是才幹。關懷也很重要,一個正直正義的領導者才會有盡心盡力的追隨者,願意為他打拼,赴湯蹈火,在所不計。我想三國時代的劉備就是一個最佳的例子。

  鐘先生也特別提出一些負面的行為,勸勉大家千萬不要學習,例如“掛羊頭、賣狗肉”、“瞪大眼睛說假話”都會令人失去信心。還有“惡人先告狀”、“大石壓死蟹”就是濫用權力;還有些上司心術不正,會“過橋抽板”、“落井下石”、“含沙射影”、“借刀殺人”,這些壞領導都愛玩弄權術,為謀取自己的利益。這些人立壞榜樣,自私自利,不會有實力的下屬願意聽命。相反,“上樑不正下樑歪”,劣質領導的身邊只有一批“應聲蟲”和“傍友”,幹不出好事來。

  第二位講者是城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副系主任何敏賢教授,他分享了他多年來在香港臨床推出正向心理學的經驗。他曾在不同的機構包括精神病院、監獄等試用正向心理輔導,幫助了不少有焦慮和抑鬱症的病人,效果顯著。他亦分享了不少跨文化的研究,他發現中國人和西方人理解“快樂、幸福、積極、開心”等形容詞都很不同,值得大家注意,並提醒不要把西方的理論直接應用在香港的社會。他亦嘗試提出一個校本的正向教育模式,主要包括五項不同的層次,包括Strengths(優點)、Hope(希望)、Gratitude(感恩)、Serenity(寧靜)和Resilience(韌力)。

  最後一位講者是教育大學的何敏儀博士,她慨歎香港本學年至今已有超過22位學生自殺,問題很令人關注,而且據一些統計,香港竟有一半的中學生曾想自殺。另據嶺南大學的兒童快樂指數調查,2015年的分數下降至6.49,是四年來的新低。她說世界的快樂調查,共有29個國家及地區參加,荷蘭的兒童被評為最快樂的,原因是荷蘭的學習壓力較小,而且父母、老師和社會人士都很少互相比較。另外,荷蘭的學校設計每多獲獎,最主要是操場裝有各種不同的設施恍如一個遊樂場,所以小學生都很愛上學。

  最後,她說“實現夢想”都是快樂的泉源,只要做自己真心喜歡做的事便會快樂,她更邀請了一班教育大學的學生為我們獻唱了一首歌《哪一天,我們會飛》,好的歌詞也是正向心理的載體啊!

 

張敬軒幫洪卓立寫歌兼做心理輔導

據【on.cc東網615日訊息】 歌手洪卓立(Ken)推出新歌《痛》,在與張敬軒合作時,為了「度身訂造」一首最啱Ken的歌,軒仔同Ken作了一大場「心理輔導」:「但同軒仔嘅合作,有三分之二系吹水,分享都系一啲傾偈時間,得三分之一系做嘢,佢會講好多喺依行有咩唔開心嘅嘢點去處理,有壓力點去處理負能量,有啲應該要諗嘅諗法。」

Ken過去為了保持聲音在最住狀態,錄音總是喜歡唱一唱、抖一抖,不過軒仔卻反問他若果女友在街上被人挾持,是否仍叫得出?Ken直言:「我即刻叮咗一聲,系喎!其實好多嘢都系你嘅諗法改變咗你可以做到嘅嘢,思想局限你嘅能力。」

 

占中後與親朋關係撕裂,紀律部隊壓力增

據【香港《東方日報》67日訊息】一項探討紀律部隊成員情緒的網上調查發現,有九成受訪者認為現時港府及社會對紀律部隊成員的支持不足夠,並提出包括沒有管道反映工作面對困難、工時過長、福利不斷削減、裝備不足、政府沒有為紀律部隊人員發聲,以及對前線人員心理輔導不足等十大問題要求協助。另有四成受訪者指在佔領行動及旺角暴亂後,自己與家人、朋友的關係,因工作性質問題而撕裂,甚至出現情緒問題。

今年初成立的紀律部隊關懷小組在二月底至四月初期間,網上調查多次衝擊事件後對紀律部隊人員或家人所造成的影響,收回三百一十九份回復問卷,包括紀律部隊成員者、其家人及親友等。

調查:兩成人遭網路欺淩

回復者之中有七成四來自警務處,接近一成則為消防人員,其餘部門包括入境處、海關、懲教署、民眾安全服務隊及醫療輔助隊。調查結果顯示,有兩成人表示曾遭網上欺淩,例如在社交平臺上遭到辱駡,如在facebook被不知名人士辱駡,被人醜化相片或被公開私人相片,又被朋友移除或封鎖,以及被人起底、責駡黑警及恐嚇家人安全等。

促港府增資源保障安全

身兼小組發起人的立法會議員葛佩帆表示,調查結果反映部分紀律部隊成員及其家人的壓力愈來愈大,希望市民與執法人員能夠互相體諒,尊重執法者的工作。她又說,港府缺乏投放資源支撐紀律部隊,部分設備已經落後於其他國家,做法並不公道,遂建議當局應增聘人手處理愈來愈多的衝突事件,強調長時間的工作不但令前線人員難以負荷,亦會影響到他們的心理狀況及與家人的關係。港府亦應增加前線人員的裝備,以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

 

電影治療師處方,看戲可醫「心病」

據【香港《星島日報》66日訊息】電影除了是消閒、約會的好節目,原來還有「療效」。新式的「電影治療」結合了電影藝術和心理輔導,治療師「處方」合適的電影,引導個案受助人透個電影瞭解個人情緒,並尋找生活問題的答案。如有夫妻相處問題、自信心低落、成長壓力等等的人士,都有機會透過「看電影」獲治癒!

香港青年協會持續進修中心電影治療課程導師方婷表示,電影治療是以心理輔導為本的輔助治療方式,治療師會「處方」電影,引導個案受助人將情節連結到生活之中,以瞭解個人情緒,並透過電影找到生活的答案。

  年僅二十三歲的K先生,從事廣告短片創作近一年,因忙碌的工作,犧牲了睡眠和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注意力減弱的問題愈發明顯,更會在工作時無法控制情緒而不斷鬧人,K後來更對工作失去信心,變得害怕上班,上年向方婷求助。大學主修電影的K,在治療過程中透露很喜歡《星球大戰》,其中一句「Do. Or do not. There is no try.」更深深印在K的腦海中,認為對白提醒他凡事要有信心,若太著重安全感會令人不敢放膽嘗試。

  K同時很喜歡看驚栗血腥的電影,並會將自己投射于男主角的世界,認為生活即使充滿困難,最後問題都能解決。透過瞭解K看電影的角度,方婷知道K是凡事盡力,要求自己做到最好而出現壓力的人,她慢慢引導K正確認識自己的長處,而訂下合理目標。其後K的焦慮情緒慢慢減少,亦愈來愈能接受自己。

  可接受電影治療的人士包羅萬有,如面對人際溝通、夫妻相處、家人離世、自信心低落、感迷失、成長壓力等等的人,不同題材的電影猶如為不同治療物件而設的藥物,連耳熟能詳的大眾電影都可以成為「處方」。

  方婷舉例指,周星馳主演的《喜劇之王》講述小人物在社會中追尋自己的人生而面對各種困難,很適合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搏鬥的人看;《P.S. 我愛你》則適合面對致愛離世後需重過新生的人;《有你終生美麗》適合人生正面對突如其來惡耗的人,教他們如何重新認識自己和接受愛。

  但電影治療有其限制,方婷笑言,接受治療的人先決條件是喜歡看電影;而十、十一歲以下小童亦未必有效能瞭解電影複雜內容。此外,有重型精神病如思覺失調的患者都不適合進行電影治療,因電影或引爆內在強烈情緒或將電影橋段和幻覺混淆。最近面對巨大創傷的人,若遭遇與電影人物非常相似,亦有機會出現「二次創傷」,這類人士需由治療師小心處理。

  觀看電影有情感投射和渲泄的作用,好像不少女士看韓劇大哭後感到心情舒暢,但方婷指出,這樣無法解決內心真正的問題,要達至電影治療的效果,就需要專業的輔導和治療技巧配合。她呼籲受嚴重心理困擾人士,應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

香港青年協會持續進修中心下月將推出「電影治療證書課程」,中心單位主任陳景華表示,課程歡迎任何人士修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