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1th Jul 2016 | 国际资讯 | (19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ne 30, 2016. No. 105國際訊息》

 

四成常上網法國人難熬三天斷網,“電子設備上癮症”咋治

據【《歐洲時報》618日訊息】手機、網路、平板電腦的飛速發展,給人類生活、工作習慣帶來巨變。數碼產品為生活帶來便利與趣味的同時,人類對電子設備的愈發依賴讓不少醫生、專家感到憂心忡忡。心理學家將這種對電腦、智慧手機等電子設備的過度依賴稱為“電子設備上癮症”。這種“上癮症”究竟會對健康帶來哪些危害?我們又該如何擺脫它?

如果總忍不住刷新微博、臉書、推特等社交網站,幾分鐘不看手機就感到心慌意亂,您很有可能患上了“電子設備上癮症”。

根據美國最新一項統計,一個成年人平均每天會花費8小時在電子螢幕前(包括電視、手機、電腦等),特別是智慧手機普及後,這一時長有增無減。根據TNS市場研究公司資料,法國人平均每天花費3小時12分鐘在智慧手機上,而且多數時間花在了臉書、推特等社交網路以及玩遊戲。幾乎沒有人會制定規則限制自己使用電子產品的時間。

據法國心理學家Geneviève de Taisne介紹:“上癮往往從產生習慣開始,也就是說,我們會不經思考就不自覺地做出一些動作,比如時不時按一下手機螢幕,這一動作儲存於身體記憶中,已成為下意識反應時,很可能,我們已經‘上癮’了。”

據諾基亞公司在2012年做的一份調查,一名智慧手機用戶平均每天會不自覺看螢幕150次。另據Dagobert數碼公司調研,41%每天有上網習慣的法國人承認很難熬過72小時不上網。對電子設備如此依賴難免對我們的生理與心理造成雙重危害。

“電子設備上癮症”的危害

過度迷戀使用電子產品,首先會導致認知困難,這是由於“癡迷”電子產品從而引發失眠、不願出門等連鎖反應所造成的間接後果。不僅如此,對電子設備“上癮”還會導致注意力不集中、缺乏想像力和創造力。這些不良影響對大腦尚未發育完全的兒童特別明顯。當然,成年人也難以避免其危害。據研究,每多看一小時電視就會增加30%的風險患上阿茲海默症。

其實,人腦的健康發展和長身體一樣,需要補充足夠的“營養”,即外界事物對大腦的刺激。外部環境給大腦帶來的刺激形式越豐富多樣,大腦的發展才能越全面。花費大量時間在電子產品,直接剝奪了發展其它能力的機會。在辨識、情緒、社會、語言等方面缺乏鍛煉,將會影響大腦發育和智力發展。201512月,發表在《Addiction Biology》雜誌上的一份研究報告表明,喜歡打遊戲的成年人在左右半腦的中間分隔區,前額葉皮層的背外側和顳頂的交界處,會變得很強大。這種變化可能會導致個體注意力無法集中。類似的變化也發生在一些精神疾病患者身上,比如精神分裂、唐氏綜合症、孤獨症,這些患者通常很容易衝動。

長時間緊盯電子螢幕會不斷增強我們對外部刺激的注意力,即外顯性注意力。由此導致內隱性注意力受損。內隱性注意力是對幾個可能的感覺刺激中的一個產生知覺集中的行為,被認為是一個對感覺全景的特定部分的信號進行增強的神經過程。這一能力的缺失,將直接導致注意力無法集中。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越來越無法全神貫注看完一本書,或欣賞一場歌劇。

據神經學家研究,當我們看完一個短信或一封電子郵件後,需花上好幾分鐘才能將注意力重新集中回之前所做的事。據微軟研究所,15年來,人類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某一事物的能力已從12秒降低到了8秒。

此外,電子設備螢幕還讓我們越來越不瞭解什麼叫“無聊”,尤其是兒童。然而,“無聊”卻是想像與創造的基石。電子設備也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宅男”、“宅女”們。很明顯,由於電子產品,我們動得越來越少。

研究顯示,一個每天花兩小時在螢幕前的成年人得心血管疾病的概率是每天花一小時看螢幕的人的兩倍。

如何擺脫“電子設備上癮症”

現代社會,我們還可能回到從前,儘量少用電子設備嗎?從效率來看,在工作中使用電子設備似乎已別無選擇。但工作之餘,我們仍可以努力將自己從螢幕的世界中解放出來。

精神病醫生Alain認為可以通過一定的治療來緩解“電子設備上癮症”,比如説明患者重新規劃生活,訓練患者“專心只做一件事”的能力。

當電子設備填滿了所有邊角料時間,我們真應該想一想,生活究竟是被“填滿”了,還是變得更“充實”。當口袋裡沒有手機,生活並非變得單調乏味,我們可以四處閒逛、胡思亂想,可以在無止境的排隊等待中隨手翻閱雜誌,可以閑坐在露臺,邊喝咖啡邊欣賞天空的雲彩,或者在小酒吧與朋友暢談心扉,從而讓原本被電子螢幕所束縛的生活變得更加多姿多彩。

 

英國健康專家提議毒品合法化,你怎麼看?

據【《英中時報》616日訊息】據《泰晤士報》  英國公共健康一線專家宣導教育代替禁止的理念,提議批准毒品合法化,認為毒品管制改革能減少青少年吸毒數量。

皇家社會公共衛生(Royal Society for Public Health)和英國公關衛生學院(Faculty of Public Health)均服務於NHS(英國國民保健署)和地方政府。它們是最先提出如此激進毒品管制改革意見的一線機構。

616日,機構專家欲說服政府,染上毒癮更應該被看做健康問題,而非犯罪。他們認為,減少毒品對健康的傷害比降低吸毒量更加重要。英國應借鑒葡萄牙的做法。葡萄牙法律規定毒品為合法,同時側重點在於治療毒癮,政府一些列的舉措成功使吸毒致死的人數和涉毒青少年人數下降。

他們呼籲,應該終結持有毒品的個人、團體或員警被判有罪的時代,並廢除相關法律。吸毒者需要的是治療,而不是坐牢和懲罰。他們呼籲NHS承擔起為癮君子戒毒的責任。自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英國死於A類毒品和其他毒品的人數翻倍,儘管過去十年裡英國人的大麻吸食量有所下降。

目前,英國規定的A類毒品有海洛因、可卡因和大麻等,且包括部分合法興奮劑,非法持有A類毒品,最高可判刑7年,罰款不設上限。而英國各地司法有異,某些地區對首次觸犯者僅給予警告,存在員警對小量吸食大麻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現象。

然而機構高管表示,他們不會建議政府放鬆對毒品的監管。

世界上有約90個國家側重於治療毒癮,其次才是法律手段,皇家社會公共衛生主管Shirley Cramer說道,事實依據雄厚,英國政府是時候從另一個維度看待毒品了。

Cramer強調,改革的目的不是鼓勵吸毒。她認為毒癮就如酒癮和煙癮,不該用道德眼光去評判,同時建議警方和其他機構引導癮君子接受治療,治療的費用可來自刑事司法體系節省下來的經費。

反對改革者包括英國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Policy Studies)。研究員Kathy Gyngell認為,葡萄牙毒品改革後,嘗試吸食大麻的青少年增多。提議想得太天真,全然不顧毒品合法化後會出現的後果。

內政部表示:英國對待毒品的態度依然明確,我們必須禁止毒品的濫用,支援以醫療為目的使用毒品。同時打擊非法毒品交易及其後面的有組織犯罪。

 

澳洲三分之一中年女性酗酒,18-34歲年輕人也成問題

據【《澳洲日報》613日訊息】澳洲一項新的研究結果顯示,中年女性已經成為新一波酗酒者,飲酒量達到危險程度的人數有所增加。

45-54歲女性似乎已經改變了飲酒行為,越來越多人的飲酒量達危險準,這個年齡段現在已經成為飲酒問題的重點關照對象。

根據澳洲首都領地(ACT)首席衛生官上周的報導,據估計,三分之一以上(36%)的中年女性飲酒量達到了會造成終生危害的程度。

澳洲首都領地首席衛生官凱利博士(Dr Paul Kelly)對研究發現感到吃驚。令我感到驚訝的是,我們開始看到中年女性的飲酒量達到危險水準。他說,這是我們需要考慮的問題。

但中年女性的飲酒問題並不是唯一引起關注的焦點,18-34歲年輕人也被認為存在酗酒問題。

四分之一以上(28%)的人每天飲用4個標準杯以上的酒,超過一半以上每天飲用2個標準杯以上的酒。

酗酒仍是坎培拉急診部門病例的一大原因,報告披露,在2010-11年度到2014-15年度,因為酗酒而看急診的人數有所增加。

因為酒精中毒被送到急診部門的人數增加了33%,因為酗酒而受傷的人增加了37%絕大多數送醫病例都是因為喝酒,15-34歲的死亡病例則多是因為吸毒。報告說。

在喝酒過程中或者酒後立即發生的傷害,多出現在年輕人身上,而日積月累的酒精相關傷害在中老年人中更加明顯。

如果你問急診科工作的人,他們會說這是他們正在處理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似乎在增加。凱利博士說。

這很困難。我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人們為什麼會被送進醫院——這與街頭暴力之類的事情有關,包括家庭暴力

我認為我們需要非常認真地關注這個問題,我們有恰當的機制來限制人們喝酒嗎?我認為這才是重點。

坎培拉的Calvary Hospital預定參加全澳的試點研究,旨在減少毒品與酒精對社會的影響。

報告顯示,可能造成終生傷害的飲酒率在男性中有所下降,但在女性中保持不變。報告還發現,超過一半的中學生,飲酒量可能使他們受到傷害,大約五分之二的人在喝酒時抱著喝醉的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