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1th Jul 2016 | 北美资讯 | (16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June 30, 2016. No. 105《北美訊息》

 

這種人,酒後容易暴力相向

 

據【美國《世界日報》617日訊息】與酒醉有關的暴力,愈來愈常出現,但是並非所有人喝酒後,都會變得挑釁愛鬥。大腦功能、人格和社會發展的微妙差異,可決定你喝酒後,會變成猛獅或小貓咪。

史丹福大學吸毒酗酒研究員艾芮英.海恩斯(Adrienne Heinz)指出,只有少數人喝酒後會變挑釁,但是他們的行為卻有嚴重的影響,家人、朋友、甚至不相干的人,都可能成為泄怒的對象。

在醫院擔任緊急醫學顧問的卡迪科特(David Caldicott)指出,在造成傷害方面,酒精明顯是最嚴重的毒品。卡迪科特經常看到酒後暴力的結果,他認為人格是酒後挑釁的關鍵,「酒醉會打人的人,清醒時也會打人」。

喝酒和挑釁行為的研究,與卡迪科特的觀察不謀而合。平常較易煩燥、憤怒控制較差、對別人較少同理心的人,喝酒後較可能變得愛鬥惹事。

性別也有影響:與女性比起來,男性酒後較可能變得挑釁。

海恩斯說,喝酒後,大腦的執行控制較弱,較難反省自己的行為和自我調整。當我們覺得遭輕視或辱駡時,我們不會像平常深呼吸幾口氣,先冷靜下來,而是被衝動主宰,有些人的衝動就是暴力。

當有人在擁擠場所撞到你時,多數人會認為對方無心而不以為意。撞一下原本沒什麼大不了,但是若你喝了酒,你可能把這解釋成嚴重威脅,或是蓄意挑釁。

海恩斯指出,酒精可影響大腦的資訊處理,以及確定環境有多少威脅的能力。卡迪科特說,除了大腦以外,心臟也影響我們的反應,喝酒可能造成心悸,而身體會把心跳加快錯誤詮釋為面臨威脅。

 

心理學家剖析獨狼恐襲者人格特徵

據【美國《僑報》6 15日訊息】近日,美國乃至全世界範圍內都沉浸在奧蘭多恐襲事件的悲痛與恐慌之中,本次事件被稱為911 事件後最具影響的恐怖襲擊。在回應該事件的講話中,美國總統奧巴馬史上首次公開斷言,本次事件是一起涉及恐怖組織的大型仇恨槍擊事件。

除悲劇事件本身為社會所帶來的不安與恐懼之外,美國社會對於此類獨狼槍手在其思潮瞭解上的匱乏,以及針對獨狼槍手的預防在執法難度,使得獨狼恐襲者這一群具備神秘人格特質的殺手的頻頻出現,真正大大增加了民眾對於整個社會環境中獨狼恐襲者這一群具備神秘人格特質的殺手的頻頻出現產生了極大的不安全感及恐懼,根本原因在於:這些獨狼槍手並非真正與某些極端恐怖組織產生實質性的聯絡,而僅僅是由於思潮上的激進,從而瞬間導致行為上的激進,最終假以機會及途徑上的可能性,造成了一場場社會悲劇。

主攻研究人性政治衝突(Ethnopolitical Conflict 的心理學家(Professor inPsychology Clark McCauley 在其研究《獨狼犯罪者人格特徵:何種因素促使極端思潮演變為極端行動》(Toward a Profile of Lone Wolf Terrorists: What Moves an IndividualFrom Radical Opinion to Radical Action)中通過建設研究模型,對歷史案例的分析以及資料統計等研究方法,揭示了獨狼恐襲製造者所通常具備的較為明顯的人格特質。

首先,McCauley 教授也針對此次奧蘭多事件發表了主要觀點, 根據他的研究,具孤狼人格的奧蘭多事件殺手之所以要假以效忠伊斯蘭國極端組織為涉案原因,主要是因為,從心理學上來說,相比表達自己真正的作案動機來講,這樣莊嚴的宣誓能夠更加凸顯出這些孤狼恐怖事件製造者們的個人的重要感以及個人地位。

此外, 根據McCauley 的判斷,前幾日發生在奧蘭多同性戀夜店中獨狼恐襲者與不久前發生在加州聖伯納迪諾(SanBernardino)槍戰中槍手的心理狀態是基本一致的。且根據他的研究,二者皆具獨狼特性中分離式的精神錯亂Disconnected Disorders)這一重要人格特徵。

此外,在McCauley 教授的研究中表明,儘管那些具有群落組織的恐襲製造者們,對於其群落中的個人而言,他們的人格特性並沒有明顯共同之處或是規律可循, 然而,那些沒有受到任何組織所支援的獨狼恐襲者們,在他們的人格特質中,可普遍發現兩個常見的共同特點,其一是:具有分離式的精神錯亂特性的個體,具體的表現為:具有強烈的不滿以及有過曾經使用武器的經歷,並表現出不合群以及有精神錯亂的跡象。

另外一種迫使個人成為獨狼恐襲者的主要性格特質為:過強的同情心及社會責任感(Caring-Compelled),具體可以理解為, 某一個體對周遭境遇和他人做法感到非常難以忍受,並認為自己有責任去減少甚至消除這種不好的現象。McCauley 教授說,通過現有的媒體所曝露出來的證據奧蘭多事件中的槍手馬丁應明顯屬於前者——具有分離式的精神錯亂特性的個體。

同時,在McCauley 對於何種因素是促使激進思潮轉變為激進行動的分析中,他認為, 一個最為危險的指標預示著孤狼恐襲事件的發生是:具有激進思潮的個人與採取激進行動的方式與機遇的相遇。根據他對於孤狼恐襲個體的研究,他說,一些具備激進思潮的個人,往往會試圖在身邊尋找一些機遇和可能性,其中有些人會選擇加入軍隊來實現實施暴力的可能性,也不乏有些人通過個人的方式去尋求施暴的途徑。不過根據激進思潮常見而激進行動罕見的事實結論來說,對施暴的途徑和施暴機會給予高度關注,將在很大程度上減少孤狼恐襲事件的發生。

 

重建親子關係,道歉加耐心

據【美國《世界日報》614日訊息】研究顯示,許多出獄的父親剛開始常抱著不切實際的期望,認為可以跟孩子繼續很容易保持親密的關係,一起做很多事情,但事實上修補彼此關係並沒有那麼簡單,不僅需要時間,還需要真誠的態度和不斷的努力,有這樣遭遇的家長應有心理準備。

根據聯邦衛生與福利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網站,有研究指出,有超過一半的父親覺得跟孩子關係很親密,但是有三分之二人的孩子還從來沒有探視過他們;還有民調顯示三分之二的父親以為出獄後可以每天看到孩子,但是實際只有一半的父親在釋放四至六個月可以每天看到孩子。

該網站還指出,住房、孩子撫養費、兒童福利機構都會為父親和孩子重建關係造成限制,例如有一半的父親在入獄前和未成年的孩子住在一起,但是出獄後住在一起的比率不到20%;還有則是重建關係過程中,可能會遭到母親或是其他家庭成員的干涉,母親常常控制著父親和孩子接觸的機會。

根據鹽湖城和猶他州新聞網deseretnews.com,重建親子關係需要彼此都敢於面對各自的問題,能夠真誠的聆聽對方和願意都各退一步;而人們往往會較容易原諒朋友,對於親近的人則常沒有那麼寬容,這就需要彼此都勇敢一些。如果孩子向自己抱怨和發怒,要耐心聽取,不必都接受,但是要給予孩子同情,不要去辯解或是埋怨和批評。

《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網站文章則建議父母在跟孩子重修關係時,如果是自己犯下的錯,首先需要道歉,而且不要抱著期望孩子會馬上原諒自己;學著用孩子喜歡的方式來跟他們表達愛意;如果家長們想要維持親子關係,就必須要主動付出,以健康恰當的方式向孩子傳達善意;不要遇到困難就輕易放棄。

 

高中生吸電子煙,更可能抽普通煙

據【美國《僑報》6 14日訊息】儘管美國青少年吸香煙比例正在下降,但新的研究發現,那些吸電子煙的孩子更可能會在將來點燃一支傳統香煙。

據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報導,這種關聯性在那些從未打算吸香煙的青少年中更為明顯。這項研究的報告發表在週一出版的《兒科學》雜誌上。

該研究報告的主要作者是博士後研究者巴林頓·特裡米斯(Jessica Barrington-Trimis)。她說:從歷史上看,大多數吸煙的成年人都是在較年輕的時候染上煙癮的。

巴林頓·特裡米斯指出,目前煙民中的大多數是在18 歲之前就開始吸煙的。但即使這樣,這種關聯性還是令人吃驚。

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的研究人員對2 組高中生(1 組為高三學生,1 組為高四學生,總共約300 人)進行了追蹤。這些人過去從來沒有吸過香煙。這兩組人在大多數方面幾乎等同,但有一個關鍵性差別,這就是一組人吸過電子煙,而另一組則沒有接觸過電子煙。

在平均16 個月之後,吸電子煙組的學生中有40% 開始吸香煙, 而在不吸電子煙組的學生中,開始吸香煙的比例僅為10%

在本研究開始時,研究人員問這些青少年他們是否堅定承諾不會吸香煙。在那些承諾不吸香煙的青少年中,那些吸電子煙者在後來吸香煙的比例更大。

巴林頓·特裡米斯說,開始時, 這些孩子相當堅決地承諾不會吸香煙。也許電子煙削弱了他們不吸香煙的意圖,或因為他們接觸了尼古丁我們需要做更多的研究,因為我們沒有足夠資料來厘清原因

巴林頓·特裡米斯透露,研究沒有對這些孩子吸香煙是否是嘗試性質進行深究,也沒有對他們後來是否會成為經常性的吸香煙者進行追蹤。

非營利性的美國電子煙協會(American Vaping Association 主席康利(GregoryConley 指出, 青少年吸香煙比例在減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