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9th Jun 2016 | 港澳台资讯 | (30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May 31, 2016. No. 104《港澳臺訊息》

 

臺灣:家扶親子教育,為阿公阿嬤解壓

 

據【臺灣《中華日報》531日訊息】北台南家扶中心受扶助的家庭中,至少有兩成為隔代教養家庭,面對即將進入青春期的孫子、孫女,阿公、阿嬤常不知如何開口談性。該中心開親子教育課程,邀請專家學者上課,教孩子們認識身體結構,示範如何使用保險套和衛生棉,幫阿公、阿嬤解決了這個臉紅心跳的問題。

北台南家扶中心人員說,該中心扶助的九百多戶受扶助家庭中,約有兩成為隔代教養家庭,由阿公、阿嬤照顧孫子和孫女,扶養他們長大。

該中心說,在訪視這些隔代教養家庭時,不少阿公、阿嬤跟社工員反映,即將進入青春期的孫子、孫女對性很好奇,加上現在網路資訊發達,擔心他們接受到不正確的資訊,也擔憂他們什麼都不懂被欺負,自己卻又不知如何開口跟孫子、孫女談性事,因而感到憂慮。

北台南家扶中心最近為隔代教養家庭開了親子教育課程,請來心理諮商師,聽取高齡阿公、阿嬤談教養問題,幫忙阿公、阿嬤紓解教養壓力,並將健康教育、性教育課程列入,請專家學者為親子上課。

上課的過程中,部分與會的阿嬤覺得害羞,故意對性器娃娃視而不見,下課後則私下反映,還好有家扶開了這樣的課程,請專家學者為孫子、孫女上正確的性教育課程,幫忙他們解決了羞於啟口的問題。

 

 

年輕開始顧大腦,遠離失智危險因數

 

據【健康醫療網 528日訊息】臺灣進入高齡化社會,失智症患者一年比一年多!醫師表示,近十年失智症逐漸成為社會議題之一,造成健保及社會負擔,若懷疑家中長輩有失智傾向,認知功能越來越差,建議及早就醫診治。

藥物+非藥物,改善失智生活品質

萬芳醫院神經科主治醫師陳兆煒解釋,失智症治療主要可以分為藥物及非藥物兩種,藥物治療能延緩失智症惡化,非藥物治療則是最近較為流行的懷舊療法、音樂治療、運動介入、認知複健等,這些方式都能改善失智症患者的生活品質;研究顯示,失智症照顧成本視失智嚴重程度而定,因此一有症狀建議及早就醫。

遠離三高,遠離失智

腦部狀況與失智症息息相關,陳兆煒表示,若從年輕到老,身體都處於一個「三高」狀態,相對來說,大腦便會退化得比較快,所以要遠離失智症,在年輕時應遵守少鹽、少油的飲食型態,同時注意血糖控制。

適度運動用腦,預防失智

從年輕起養成運動習慣,也可預防失智症;陳兆煒醫師建議民眾每週至少運動三次,每次至少三十分鐘,適度運動可以減少腦部血管硬化機率,同時也減少脂肪在血管內的堆積,延緩腦部老化的風險,同時年輕時多用腦,當年紀大了腦部也較不會退化。

失智症有遺傳可能,儘早就醫確認

陳兆煒醫師指出,失智症一般好發年齡是65歲之後,但目前也有趨於早發趨勢,部分失智症有遺傳可能性,當父母有一方罹患失智症,同時也自覺記憶力大不如前,應前往就診,由醫師評估生理及心理檢測,確認是否因憂慮或焦慮而出現健忘情形,而非失智症。

 

委屈!高壓工作還被議員批只會吃飯,社工有話說:還我尊嚴

 

據【臺灣《民報》 525日訊息】台中市議員段緯宇昨(25)日以一個獨居3年沒有受到社會局注意輔導的青少年個案,痛批社工像「死青瞑」都沒看到,就像死人,比僵屍還僵屍,只會吃飯、拉屎、領薪水,卻不做事,還質疑為何要請女孩子擔任社工,假日也不留手機號碼……社工如果不行,沒有愛心,就叫他們回去吃自己。

面對這樣的嚴重批評,社工也有話要說:「24小時備勤、長期付出情緒勞務、面臨暴力威脅、薪水不到30K」,當第一線社工人員都成為被壓榨的弱勢時,如何去照顧弱勢?當基層都不幸福時,如何去執行政府的幸福政策?專業社工紅藜說,社工不是「只有愛心的慈濟」,社工是需要被社會尊重、政府照顧的專業工作者。

紅藜表示,政府要推社會福利、社會安全網,首先必須先照顧基層的社工,社工人力長期不足,平均每萬人可得社工人員服務比,臺北大約是14人,台中只有7位,社工不是被折磨到沒有愛心、生病,就是被操到身心出狀況,回家吃自己,再也不回這個行業,社工每年都缺人,資深社工留不住,經驗難以傳承,對社會是很大的損失。

工時長、高案量、待遇差,承受各式暴力威脅

她說,社工的勞動條件非常糟糕,高案量、工時長、高壓力,案量是美國的3倍,薪水大概是人家的一半,南部還有22K25K,臺北也有不到3萬者,公部門社工雖然待遇稍好,但壓力大、加班嚴重,手機24小時開機,輪流在夜間備勤,常工作到10幾個小時,加班成必然。

社工從事高壓力、高危險的情緒勞務工作,除了要付出耐心和愛心,還要面對語言和暴力威脅,這些外界很難體會,她指出,有些當事人可能因為生病,也許不是故意的,但就曾有人伸手亂摸社工、打電話來鬧、不停的辱駡、或直接跑到辦公室大聲咆哮、搥桌,揚言要給社工好看,甚至有黑道背景的人,就帶著刀子來,而辦公室只有一個出口,這情緒壓力大不大?

紅藜進一步表示,面對暴力案件,國外都是先由員警處理,再交給社工接手,這幾年臺灣員警雖然比較願意和社工一起到場,但大多是社工在處理,員警站在旁邊保護,甚至有員警要社工先進去個案家中,結果案主門一關,社工被鎖在家裡,員警被關在門外,她強調,社工需要其他專業系統的支援,如警消人員的戒護,而不是讓他們扛這麼重的壓力。

社會安全根本沒有「網」,社工人力嚴重不足

「政府說要把社會安全網補起來,問題是,很多部分根本就沒有網」紅藜說,「一些對人生不滿、找不到工作的人,有人關心嗎?這些人鬱悶多年,不知找誰或到哪裡求助,等得了憂鬱症、進精神病院、或是打了人、殺了人,我們才開始問發生了什麼事」她說,我們現在都是在補後端的破網,發生問題了才來解決,根本沒有能力推到前端,因為連後端人力都不足,也不重視社工,這些是有愛心就可解決的嗎?

至於安全網要拉到什麼程度,紅藜認為,這就看制度要怎麼設計,要對哪些人投入資源服務,但不管政府規劃什麼樣的配套措施,都會要求第一線的社工配合,社工不能先被壓垮,政府雖然有在增加人力,但相較于歐美、日本,社工人力約只到位三分之一。

最貼近弱勢族群,社工被壓垮將成雙輸局面

紅藜說,社工處理的件數都超量,兒少保、婚暴社工每人每月約50-70件,目前北市每個行政區都設有健康服務中心,每個中心有一組公衛護士,每人分配1-2個裡,各裡有精神疾病列管名單,公衛護士就要去訪視,而每位公衛護士和自殺防治中心社工,每人身上甚至背著100多件案子,這要怎麼服務?

「期待新政府能照顧第一線社工」,紅藜重申,她瞭解人力需要非常大的預算,不可能一步到位,但希望能在社工這個特殊行業有一些配套,如同婦女生產時有產假,讓工作過度的社工可以有「壓力假」,並由政府承擔這項成本,讓基層社工在服務之餘,也能有品質的過生活,請政府在推行政策前,先想一下,如何照顧最貼近弱勢族群的基層社工,否則被政策壓垮了,將是雙輸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