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1th Jun 2016 | 北美资讯 | (34 Reads)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CN X-NON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May 31, 2016. No. 104《北美訊息》

 

西雅圖爬樹男子被送入精神病院

 

據【美國《僑報》531日訊息】今年3月在西雅圖梅西百貨旁一棵80英尺高的紅杉樹樹頂上堅守25小時的男子科迪··米勒(Cody Lee Miller)已被認定因精神問題無法接受故意損害他人財產罪審判。

據悉,米勒於322日爬上紅杉樹樹頂,他不顧警方談判人員的勸說,在樹上長時間居留,並朝員警和消防員投擲樹枝、蘋果和松果。直至323日,米勒才回到地面。

在米勒居留在樹頂上的約25小時裡,他與警方的談判人員爭吵,引來大批路人圍觀,社交網站上一個名為樹上的男子話題爆火。

KOMO 4電視臺報導稱,米勒將被送入華州最大的精神病院——西部州醫院(Western State Hospital),接受為期45天的評估。他的下一場行為能力聽證會定於711日舉行。目前米勒的保釋金仍為5萬美元。

米勒的母親莉莎·戈塞特(Lisa Gossett)此前表示,米勒的家人曾試圖讓他接受精神病治療,卻被告知無人願提供治療,除非他對自己或別人造成危險。

 

公益教育巡講“好孩子是規劃出來的”在加州南灣舉辦

                          

據【美國《僑報》528日訊息】525日,雙母語雙文化教育專家李建宏、學習力培養專家郝少林、北京新學道教育創始人梁勇等人,在加州南灣索菲亞大學(Sofia University)舉辦了一場名為好孩子是規劃出來的益教育講座,這也是北美五大城市公益教育巡講的其中一站。活動由清友網聯,灣區爸媽群,天目教育基金會, 留學英才園和矽谷中國工程師協會聯合組織。出席活動的有中國駐三藩市總領館副總領事查立友、庫柏蒂諾前市長胡宜蘭以及多位教育界的人士和關心關注雙語教育的家長,共80餘人。

清友網聯的負責人劉素豔開場指出, 許多影響人類的技術和公司並不在矽谷誕生,但卻在這裡成長壯大。本次講座主講人的教育模式已經在中國取得成功,希望這次通過矽谷的交流和以後在矽谷落戶,把培養雙母語的經驗推向全世界華人社區,為海內外華人的教育做出獨特的創新和貢獻。

主講人和與會者分享如何培養孩子的綜合素質,為其升學助力。主講人介紹了系統的教學理念和實踐成果,引起在場聽眾的興趣和討論,隨行的五年級男孩,還現場表演了多部中文經典和英語範文。斯坦福中文學校的馬立平博士也到講座現場參與了交流,並對其中的漢語經典教學的表示了贊許和支持。

活動後,有與會者表示,這場演講主講方目的明確,線條清晰,案例詳實,有理有據,聽後受益匪淺。

 

大腦掃描,辨識植物人及潛意識

 

據【美國《世界日報》527日訊息】《現代生物》期刊26日公佈研究顯示,大腦掃描技術可協助醫生辨識不能動彈的病患,是處於植物人狀態,還是大腦皮層仍有潛意識的活動。而醫生目前要做出這種判斷,主要是靠臨床檢查。

處於植物人狀態的病患儘管也會睜眼,時而沉睡時而蘇醒,但他們不知道自己和他人是誰,也不能思考和回應,不能有意識地做任何事情。而有微弱意識的病患,可短時辨識自己與四周環境,儘管辨識程度很低。

區別兩類病患很重要,因為有微弱意識的病患在治療後可增進溝通能力,防止病情惡化,對治療、聲音、觸摸、音樂和氣味等外界刺激,可做出反應。

耶魯大學等地的科學家使用掃描器對大腦消化的血糖進行分析,以檢測大腦的血糖消化到何種水準,是區分植物人和具有潛意識病患的臨界點。

研究人員對用傳統臨床方式確診的49位元植物人,和65個仍有微弱潛意識的病患,用大腦掃描器進行分析,發現辨識正確率達88%。一年後複查發現,在11個植物人病患中,八人的大腦消化的血糖水準高於臨界線,具有最低限度的潛意識,表明意識有所恢復。

紐約康乃爾醫學院神經醫生謝夫認為,大腦掃描技術很重要,有助於對仍具潛意識的病患的早期診斷和看護。

 

「異形上身」殺5人,精神錯亂沒刑責

                     

據【加拿大《星島日報》526日訊息】加拿大亞省5個青年2014年參加學生派對遇害案件週三宣判,法官麥克林(Eric Macklin)裁定,殺害5個專上學生、被控5項一級謀殺的被告迪格魯特(Matthew de Grood)犯案時精神錯亂,毋須負刑事責任。受害人的親屬形容,裁決猶如「噩夢再臨」,令他們「永無寧日」。迪格魯特案發前曾告訴別人,他是外太空異形,並準備殺死地球上的吸血鬼。

在庭上,包括被告家人在內的6個家庭成員均聲淚俱下。麥克林宣佈裁決時表示,接納3位專家證人的一致評估,相信被告當時「失去能力認知實況」,而且「不知自己行為遠非道德」,因此雖然斷定他殺害了5人,但裁決毋須負刑責。

麥克林又讚揚控辯雙方處理該宗「艱難及悲慘案件」得宜,「無基礎證明他有能力去裝扮成精神失常……迪格魯特的家人也察覺被告行為于案發前數周極為異常」。

2014415日,迪格魯特在卡加利一個大學生期末派對上,用刀刺死5位學生:拉爾維(Zackariah Rathwell)、亨特(Josh Hunter)、佩蘭斯(Kaitlin Perras)、薛古拿(Jordan Gabriel Segura)及洋名勞倫斯的洪姓(Lawrence Martin Hong)男生。

檢控官擬申請被告定為「高危犯」

案情指出,疑犯案發前約一個月,經常在社交媒體提及世界末日、宗教、殭屍與黑武士等,犯案當晚吃蒜頭辟邪;被捕時孔武有力程度異于常人,跟著語無倫次;控辯雙方同意,迪格魯特精神失常。據法庭資料顯示,案發當晚,迪格魯特曾告訴別人,他是來自外太空的異形,並準備殺死地球上的吸血鬼。

法官宣判後,檢控官威伯格(Neil Wiberg)稱考慮向法院申請,要求精神健康評估委員會把迪格魯特定為「高危犯」,有關申請須經法官批准。

5個死者的家人兩年來互相支持,在庭上也帶著一個寫上各受害人名字的心形牌,以示團結。裁決後,代表宣讀聲明、其中一死者Lawrence Hong的胞弟邁爾斯(Miles)說:「審訊結束並非旅程結束,我們仍然心力交瘁。毋須負刑責的裁決,對我們家庭將是噩夢重臨……我們的傷口永不能治癒,因為每年我們都要知道,那摧毀許多生命的男子,他的命運如何。」

迪格魯特雖毋須負刑責,但要定期接受評估,診斷是否適宜重返社會。首次評估聆訊料90天內即8月份展開,屆時精神健康評估委員會將考慮其中一項因素,就是對受害人親屬的影響;迪格魯特現須還押精神病院。

普通的毋須負刑責犯人,每年評估一次,高危犯3年一次。受害人家庭支持控方申請迪格魯特為高危犯,避免再度危害公眾。

死者佩蘭斯之父格雷佩蘭斯(Gregg Perras)說:「專家認為他精神錯亂,我們必須接受……我會出席評估聆訊,確保他得不到自由。」格雷佩蘭斯拒絕評論迪格魯特在庭上作出的道歉。

辯護律師代表被告道歉

迪格魯特通過辯護律師菲爾(Allan Fay)在庭上讀出親筆簽名信:「受害人根本不應死。是精神病令我產生錯亂,令我殺死無辜的好人……我的行為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摧毀了所有家庭,包括我的家。」他續說:「我真確及深切為此抱歉……我感到悲傷,這會跟隨我一生。我承諾不許這事再發生,會接受治療及按時食藥,餘生遵照醫生指示……取得社會信任。」

迪格魯特的父親德格拉斯迪格魯特(Doug de Grood)是卡城一高級警員,跟妻一同聽審。他發表聲明:「我們接受判決,會繼續與孩子同行。」

至於5位死者的家庭表示,希望隨著裁決,民眾可把焦點轉回死者身上:「我們希望所有人都記著這些名字……也就是失去了的生命。無論如何,KaitiJordonJoshZackLawrence都已遠去,我們的家庭永不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