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May 2016 | 国际资讯 | (18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Apr 30, 2016. No. 103國際訊息》

 

揭開英國大學女性飲酒社團的秘密

 

據【《歐洲時報》430日訊息】談起大學,人們通常會想起上學時參加的各種社團生活。在英國的頂尖大學中,一些神秘的社團多集中各種精英,而能加入這種社團的人卻是少之又少。社團活動通常少不了喝酒,在這點上女性社團絲毫不遜色於男性社團。

入會難學生社團並不循規蹈矩

通常,當說起學生酗酒,總是讓人想起一些廉價的娛樂項目。比如,20幾歲的年輕人手裡拿著一罐罐超市販賣的啤酒,坐在髒兮兮的長廊上喝著。或是,一群滿身汗津津的小夥子們出入于糟糕的夜店裡,高聲唱著難聽的流行歌曲。

然而,當大部分人都在隨大流時,總有少部分人渴望追求一些獨特的事情。近日,布裡斯托大學成立了女性精英飲酒社團,取名Scortum(拉丁語,譯為“娼妓”)。社團的人行為滑稽怪異,和很多地下社團不同,他們的風格更像布靈頓俱樂部(Bullingdon Club,編者按:布靈頓俱樂部創建於1780年,1875年成為牛津大學的正式學生社團,成員在1570人。它前身是個狩獵、板球主題的俱樂部,逐漸演變成為餐飲俱樂部,會員們一年兩次聚會,但是一定會喝醉、搞破壞)。

英國網路學生報紙TheTab報導,“Scotrum對成員的外貌、人際關係、家庭背景都進行了精挑細選。Scotrum社團的聚會方式並不是一群人在當地的小酒館裡喝酒,他們有時出入于梅菲爾區(倫敦上流住宅區)的Sketch飯店,有時在某個別墅裡開個毒品聚會,通常社員會帶名流人士作為自己的赴約對象,比如電視劇《切爾西製造》(Madein Chelsea)中的明星。雖然社員是終身制的,但是她們一直保持60個成員。這意味著入會相當困難。”

夠刺激入會活動奢侈大膽

入會的確是值得的紀念的,現任Scortum會員愛麗絲(Alice,化名)告訴我,她永遠不會忘記她入會時的第一個週末。社團當時舉辦了一次神秘的倫敦之旅,一位元膽大的新人組織大家去唐人街附近一家已經停止營業一年的地下賭場。

愛麗絲說,“我記得當時悄聲問組織者艾米莉·奧爾韋(Emily Alway)‘你是怎麼辦到的?’當時,女孩們大口喝著貝裡尼(飲料名),而這位來自切爾滕納姆(Cheltenham)的19歲組織者”正轉動著堵盤,下了一大筆賭注“。

那場賭博,奧爾韋用她3000英鎊的助學貸款換得了7000英鎊,還贏得了社團主席地位。愛麗絲說:“當時每個人都勸奧爾韋不要再堵了,但是她是那麼的固執,卻又如此自信。那時我緊張的快要吐了,輪盤上的珠子又一次飛快地轉動起來,所有人都在尖叫,最後她真是贏了豐厚的大筆錢。所有人都看向我們。”

第二天晚上,她們又出去了。愛麗絲接著說道,“第二天,艾米莉花掉了她頭一天晚上贏得的一大半賭資。夜晚剛開始時,我們在BeachBlanket喝了幾杯,之後我們到Sketch用了私人晚餐。我點了一份鵪鶉蛋作為開胃菜,而結束的時候我則在衛生間裡嘔吐。”

想入會?要給社團前輩留下好印象

我曾就讀于劍橋大學聖凱薩琳學院,我最初對進入Whiskers(譯為鬍鬚)社團最強烈的印象是講究和紛亂無章。

那時,我穿著像一名女學生,每天卻面對著紛繁各樣的食品以及各種光怪陸離的烈酒。酒後我們瘋狂地跳著,讓酒精最大化的發揮到極致。可以看出,我們絕對不是死板的理科生。

雖然去年公佈的資料顯示,從2005年到2013年,滴酒不沾的年輕成年人數增加了40%。這項資料表明,大學新生從未像現在這般純粹。其實,飲酒社團本不是劍橋大學或是任何一個羅素聯盟大學的遺留文化。

就我的經驗來看,當涉及到極端行為和“大女子主義”時,姑娘們比起男生來說有過之而無不及。愛麗絲觀察過自己剛剛入會時的情況,她表示:“我當時就知道我一定要想盡辦法給社團的姐妹們留下深刻印象,而且我也願意這麼做。”

Whiskers社團成員是從現有其他社團成員中選拔出來的。雖然選拔標準並未對外公開,但是我想她們應該要求“會搞笑”。這個社團的邀請函會以紙質的形式直接寄送到學校信箱。

我的邀請函是在大二的第一周寄到的,那時我得了嚴重的“開學綜合征”(編者按:症狀多有,嗓子疼,頭疼,發燒等。原文為freshersflu,為英式短語),很擔心自己萬一被Whiskers拒絕了,成天靠止疼片度日。

納精英神秘社團盛極一時

像劍橋的其他事件一樣,飲酒社團十分有趣,成員多是一些A類人(Type A,意為抗壓性、進取心強的人)。而且,這些人全部都是精英。

雖然我沒有公立學校成員與私立學校成員的人數比例,但是我猜測社交方式多會反應出某種教學風格。

有些社團大聲宣揚著自己優於別的社團的某某地方,但是在那時神秘地挑選社員無疑盛極一時,雖然這看起來有點東施效顰。

每個學院都至少有一個純粹是男生或純粹是女生的社團(除了兩個女子學院,雖然也有報導說,這兩個女子學院曾經舉辦過男女混合豪飲。在劍橋New Hall Nymphs社團納新時,有一次還進行了裸騎,要求社團的人全身上下只穿一件敞口的正式禮袍,這樣能感受到道陣陣微風)。

每學期都會有“聯誼”,包括和男性社團聯誼,這樣的聯誼會通常在Curry House舉辦,大家會穿著華麗的服裝,每人都會喝掉一瓶紅酒,然後再去某一個劍橋城的夜店裡(比如,週三晚上去Cindies,周日晚上去Life),接著在酒精的作用下,你會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了……

聚會喝酒也是有“潛規則”的,而這樣的畫面經常出現:一個人站起來,用刀敲杯子邊緣,並開始調戲某個人。

不過,大多被調戲的對象並不引以為恥,因為每個人都喜歡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風險高社團風氣粗鄙不堪

每年,我們社團都會叫上大一的男生一起去聚餐。因為,很顯然,每個女性社團談論的無非都是男性。愛麗絲暗示:“當時,我們的任務便是帶來一些有魅力的單身男性。就是那種人盡皆知的人。”

聚會時,一個很受歡迎的環節便是交換你的邀請物件,而換來的人卻是隨機的,運氣好的話,你可能會換到“校園最具人氣男性”(Big names on campus,簡稱BNOCs)。和這些男生扯上某種關係自然也會抬高自己的身價。

然而相較之下,有一點讓我感到不舒服,男性的飲酒社團因舉止粗俗而臭名昭著。2015年,員警對Wyverns社團的人進行了調查,這是一個來自劍橋大學莫德琳學院的男性飲酒社團。當這些人遊走在牛津時,嘴裡總是低吟著“強姦”這樣的詞彙。

而我們一些滑稽的動作充其量不過是一些一般大學生喝酒都會出現的,比如,我們一般儘量會穿得很少,喝酒會一直喝到吐,和那些與自己調情過的人做愛,當然還有幫別人“拉皮條”。

如今,女性社團的名字都含有“性”方面的意思,男性社團的名字更是大膽。驚奇的是,因為人們想到我們是劍橋大學的學生,所以現在沒人把我們和社團名字掛鉤。像我所說的一般,牛津大學熱衷於一些有組織且儀式化的趣事,而Scortum社團仍在做出一些滑稽的事,於是社團的風險在不斷攀升。

 

因患精神病,法國食人魔殺人吃心免刑責

           

據【《歐洲時報》428日訊息】據26日司法消息,由於專家鑒定,兇手案發時不負刑事責任,“吃人肉的兇手”傑雷米·蘭波(JEREMY RIMBAUD)將不會被審判。此人201311月在上比利牛斯省(HAUTES-PYRENEEES)的努伊朗村(NOUILHAN)殘酷殺害一名90歲老漢之後,聲稱吃掉了死者的心臟。

波城(PAU)檢察官讓-克裡斯托夫·穆勒解釋:“精神病科專家一致認為他患有精神病,導致其判斷力完全喪失。”

檢察官指出:波城上訴法院預審法庭將開庭,將確認傑雷米·蘭波不負刑事責任,屆時法官可能採取安全措施,譬如按司法決定強制他住院。

案發時,傑雷米·蘭波26歲,是軍人,他承認20131115日用金屬器具擊破一名90歲老人的頭顱,也於同一天用同一個器具攻擊另一名男子。

他承認夜裡潛入受害人的住所,殺死老人後挖出其心臟,割掉其舌頭,然後烹而食之。辦案人員在被害人屍體旁邊的一盤豆子裡找到了一些煎熟的肉,化驗分析證實是人體組織。

兇手提到“外來的力量”,他“接到了外來的聲音向他下的命令”。他被控殺人、殺人未遂以及損毀屍體的罪名。按目前的鑒定結果,他將不會受審。

這個年輕人曾在普瓦蒂埃(POITIERS)海軍坦克步兵團(RCIM)服役5年,於2011年和2012年在阿富汗參戰。在他的軍人檔案中未標注任何精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