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May 2016 | 国际资讯 | (11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Apr 30, 2016. No. 103國際訊息》

 

叛逆不再,德國調查顯示青少年更願做“乖寶寶”

           

據【《歐洲時報》427日訊息】青少年亞文化往往閃耀著青春期的叛逆。和父母“勢不兩立”是這一時期的孩子的典型特徵。然而德國“Sinus研究所”的27日在柏林公佈的青少年調查結果顯示,新的德國年輕一代更情願做“乖寶寶”。

德國《明鏡》週刊報導,此次調查採訪了721417歲的來自不同城市的青少年。調查顯示,充滿叛逆的青少年亞文化已不復存在。調查認為,多數的德國青少年都能對維繫自由、寬容等共同的社會價值觀達成共識,因為他們認為只有維持這樣的價值觀才能保證整個社會的運行良好和個體的生活幸福。

調查顯示,“主流”這個曾經不受青少年“待見”的詞彙,在青少年中,已經不再難以接受。不少受訪的青少年都表示希望像其他人一樣過著同樣的生活。他們希望維持穩定的兩性關係,不希望經常更換伴侶,也不把濫情當做一件很“酷”的事。大多數人也希望在35歲之前組建家庭,有自己的孩子。

Sinus研究所的專家分析認為,渴望被認可,是德國新一代青少年的一種趨勢。他們適應性強,也能接受類似“準時”這樣的紀律性社會規範。

Sinus研究所35年來一直致力於研究德國社會的不同人群。此次調查是由德國青少年基金會、德國天主教青少年協會等組織委託進行的。

 

憤怒父母易養出問題兒童,澳洲兩成兒童成長中心理受創

     

據【《澳洲日報》427日訊息】一份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研究顯示,憤怒、冷漠與“過度保護”孩子的父母會養出一代問題兒童,五分之一的澳洲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出現精神疾病的可能性很高。

一半的澳洲嬰幼兒在成年以後表現出精神疾病的風險因素,南澳大利亞大學的研究人員在第一份大規模研究兒童風險的報告中說。

七分之一的4-13歲兒童在十二個月的時間內“被診斷出精神障礙”,包括抑鬱症和多動症。家長的憤怒,欺淩以及“低溫”是兒童心理健康問題的主要誘因。

“消極的養育行為造成的風險,在澳洲家庭中非常普遍。”這項研究得出結論,並刊登在《澳洲與紐西蘭精神病學期刊》。

“即使是在嬰兒時期,成人精神疾病的風險因素也非常普遍,有51.7%的嬰兒具有多重風險。”

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委員會(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贊助了南澳大利亞大學人口健康研究中心(Centre for Population Health Research)的調查,這項調查基於1萬零640名兒童的縱向研究資料。

這項研究成果被首席研究員蓋伊(Sophie Guy)形容為“令人震驚”,他建議在孩子上學前幫助他們。“與孩子將來的社交、情感與認知能力息息相關的大腦回路很大部分都是在這個關鍵的初期階段形成的,這是整個人生中大腦功能的基礎。”研究人員說。

“童年早期階段的創傷性事件,如虐待兒童,可能對社交、情感與認知造成終身後果。”研究表明,有五分之一的兒童在八九歲前接觸到超過五項的精神病“風險因素”,這意味著他們需要心理學家或心理醫師的幫助。

“敵意或憤怒的家長”是最大的風險因素之一,影響三分之一的8-13歲兒童。大約15%的兒童,父母其中一方罹患精神病。

過度保護的父母也被列為精神疾病的危險因素,因為他們的孩子長大成人之後學不會應付問題和挫折。

研究發現,23%的小學生家長都被認為是過度保護。該研究還揭示了,父母的溫情會隨著孩子成長而冷卻,只有10%的嬰兒有“低溫”父母,但有高達三分之一的12-13歲兒童有這樣的父母。等到進入青春期,有18%的兒童與離異父母生活在一起,7%的兒童“經常遇到伴侶爭吵”,20%的孩子與酗酒的家長同住。

研究結論,向風險兒童提供的精神衛生服務和資訊“明顯不足”。

 

1/3德國人認為自己受到過歧視,職場領域發生最頻繁

 

    據【《歐洲時報》425日訊息】將近1/3的德國人認為自己在過去兩年內受到了歧視。這是德國聯邦反歧視工作組(Antidiskriminierungsstelle des Bundes)日前在柏林發佈的一項抽樣調查研究結果。歧視現象發生在生活的各個領域,原因也多種多樣,該機構主席呂德斯(Christine Lüders)強調,31.4%感覺自己受到了歧視,這在民眾中所占比例相當高。

根據這項調查,造成歧視的最主要原因是年齡(14.8%),其次是性別(9.2%)和宗教/世界觀(8.8%)。而歧視現象尤其頻繁發生的領域是在職業場所。受訪者中幾乎一半的人(48.9%)都表示在工作中曾經受到歧視。而在生活中,受到歧視的主要原因則是性取向或者是出身。

該項研究僅僅反映受訪者對於受歧視經歷的主觀感受。至於其中的具體案例是否涉及違法行為,目前尚無法澄清。

柏林移民研究所的副所長弗羅坦表示,在職業日常中的歧視是最為常見的,而其中女性受波及最為嚴重。雇主不是嫌棄她們太老就是太年輕,要不指責她們經驗不足,結婚生子的計畫也會成為女性職業發展的障礙。

此外,由於宗教信仰和世界觀或者出身引起的歧視,則既會出現在職場,也會出現在休閒生活和網路討論中。比如戴頭巾的婦女在健身房申請會員卡被拒絕,或者是有著異域相貌的男子被夜店迪廳拒之門外。弗羅坦警告道,歧視現象所造成的後果往往具有長期性。將近一半(45.9%)的人都表示,在受歧視經歷過去之後很久,仍然感覺自己十分受傷。

 

澳洲每週千名兒童受虐或遭忽視,納稅人年花36億援15萬童

 

據【《澳洲日報》424日訊息】每週都有1000名兒童申報自己遭到虐待或忽視,納稅人每年要花36億元幫助創紀錄的15.2萬名需要保護的兒童。

貧困孕育出了新一代受虐兒童,澳洲三分之一的虐童案發生在最貧困的社區。

但虐待兒童的現象並不僅僅存在於貧困家庭中:澳洲健康與福利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Health and Welfare)的資料顯示,在2014-15年度,澳洲6%的虐童案發生在最富裕的家庭中。

上財年,全澳共發生了56423件長期虐待或忽視兒童的案件,近一半發生在新州。

家庭暴力,性虐待和忽視助長了兒童保護機構接到的報案數量,這一數字在截至2014-15財年的四年中猛增了三分之一,達到創紀錄的32169件。

只有半數報案進行了調查,而當中只有60%被證實。

資料顯示,長期虐待和忽視兒童的案件在四年間躍升了39%,達到56423件。

去年6月,共有創紀錄的43399名兒童被帶離虐待他們的父母身邊,生活在家外安置機構中——通常是與寄養父母生活在一起——相比20116月增加了15%

性虐待兒童的案件數量在截至2014-15財年的四年中上漲了24%5474件,而忽視兒童的案件增長了28%11012件,身體虐待兒童的案件增加了6%

情感虐待——包括讓孩子目睹家庭暴力行為——則在四年間飆升了62%18284件。

2014-15財年間,兒童保護機構宣稱有1394名未出生的嬰兒可能面臨父母的忽視或虐待,還有4391名嬰兒淪為虐童案的受害者。三分之一的受害者是嬰兒、幼兒或學齡前兒童。

原住民兒童被帶離父母身邊的可能性是其他兒童的近十倍,占家外安置機構兒童數量的三分之一。

澳洲健康與福利研究所報告稱被偷走的一代的歷史遺留問題,貧困,以及不同文化在育兒上的差異,可能導致原住民兒童過多地出現在兒童保護系統中。吸毒和酗酒和家庭暴力,也可能是造成這個問題的原因。報告說,在其他與兒童安全相關的領域中,原住民兒童的人數也過於顯著,包括因受傷或受襲住院,曾有過無家可歸的經歷,曾牽涉青少年犯罪等等。

報告顯示,2014-15財年,納稅人在兒童保護服務方面花了36億元,年比增長了6.7%

2014-15財年,兒童保護機構調查了15.2萬名兒童,半數是由警員、醫師或老師報案。十分之一的案件是親屬報案,3%的案件是朋友和鄰居報案。

北領地調查了總兒童人口的8.2%,新州調查了2.6%,南澳最低,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