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May 2016 | 国际资讯 | (22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Apr 30, 2016. No. 103國際訊息》

 

人身安全PK公共健康法規,法國法院:中學校內禁設吸煙區

            

據【《歐洲時報》423日訊息】為防學生成為恐怖襲擊目標,個別法國中學允許學生在校園內吸煙。但一家法院近日裁定,巴黎附近的保羅·拉皮中學不得在校內設置吸煙區,因為這樣做有悖禁止在學校吸煙的公共健康法規。

2015年一項調查顯示,三分之一的法國17歲年輕人每日吸煙。按法新社的說法,經常有高中生課間在校外人行道上聚眾吸煙,有學生家長和學校管理者擔心這類學生可能成為恐襲目標。

去年11月巴黎恐怖襲擊發生後,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曾揚言要襲擊法國的學校,促使法國內政部和教育部要求各學校敦促學生不要在校園外吸煙。於是,一些學校開始在校園內設置吸煙區,還給學生家長髮通知,告知將提供煙灰缸。

 

歐洲退休老人面面觀:有人享受生活,有人疲於奔命

             

據【《歐洲時報》419日訊息】歐洲作為世界最早面對老齡化問題的地區,從20世紀90年代起,德國、法國、義大利等率先啟動養老制度改革,並將應對老齡化問題視為國家優先政策領域,經過數十年的摸索與實踐,形成了一些有效的做法。但由於風俗習慣、文化氛圍、經濟狀況各有不同,歐洲各國退休老人的生活志趣也不相同。

英國老人積極豐富退休生活

英國老人往往獨自生活,子女成年後都離家自立,不僅與父母分居,而且為了謀職,常常遷居異地。兒女不在身邊,在這一點上,與很多中國老人的生活狀況很像。儘管英國老人們缺乏“天倫之樂”,但英國退休老人很少發生“退休綜合征”,因為他們大多很獨立,會給自己找事幹,即使退休後不繼續工作,也會在家種花養草,或者是到處旅遊,早晚總是牽著寵物散步,過著“天馬行空”獨來獨往的生活,不會因為退休閒下來而苦惱、不自在,生活反倒過得很滋潤。

鳳凰網消息,巴里·史密斯和莎拉·史密斯是一對有著三十多年婚齡的夫婦,他們共同生活在英國北愛爾蘭的首都貝爾法斯特。巴里今年68歲,身體健康,性格開朗熱情,退休前的巴里是貝爾法斯特一所中學的校長,退休後的他熱衷於和莎拉一起去各地旅遊。巴里表示,由於他們夫婦都是公職人員,兩人每月3000英鎊左右的生活費還是夠用的。因此,每年他們會有一半的時間待在西班牙,住在位於西班牙北部一棟他們年輕時購買的小別墅裡,相對於北愛爾蘭經常烏雲蔽日的天氣,氣候溫暖、陽光明媚的西班牙深受兩位老人的喜歡。

在英國,退休老人們除了像巴里夫婦到處旅遊之外,不少人還會參加志願性的慈善機構、開咖啡館、小飯店或是做企業顧問、開辦諮詢公司等。有的老年人乾脆當起“作家”,在家寫作,以積極的方式豐富自己的退休生活。

德國“銀髮族”再就業不鮮見

柏林泰格爾機場出站口,滿頭白髮的計程車司機米勒,略顯費力地把旅客手中的行李箱放到後備箱內。 “我今年71歲了,這點力氣活是可以勝任的。我平時幾乎都不生病,感冒睡兩晚准康復。”隨後,米勒聊起了他的從業經歷,“我是退休後才做這一行的,五六年前開始開計程車。”米勒曾是一名公司出納,退休後原本想過段清閒日子,無奈子女不在身邊,老伴兒去世得早,公立養老院遲遲排不上隊,私立養老院又去不起,只得重新上崗。“工作了大半輩子,還是沒有閒錢能滿足周遊世界的夢想。因為年紀大,退休後再上崗遇到了各種'閉門羹',開計程車是我最後的機會。”

在德國,像米勒這類高齡從業人員並不鮮見,其中大部分為退休後重新走上工作崗位。根據德國聯邦統計局20158月公佈的退休老人生活現狀報告,需要領取救濟金度日的退休老人是10年前的兩倍。而《法蘭克福彙報》刊文指出,刺激德國老年人不願離開工作崗位的首要原因,是低息破壞了迄今為止的養老計畫,德國老年人光領國家退休金難以為繼。

據一份問卷調查顯示,目前只有37%的德國人對退休以後的生活水準感到樂觀,1/3的人持悲觀態度,調查結果低於國際平均水準。儘管德國有國家資助的養老保險體制,但隨著人口老齡化日趨嚴重,“國家補貼的養老金長期來看,不足以維持民眾所期望的生活水準”。

“如今到處都在議論以房養老,可年輕的時候誰也沒有想到退休金會不夠花。”名下沒有房產如今已經成為米勒的一個心結。

退休後煩悶無比,法國老年人忙離婚

法國《費加羅報》日前披露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在法60歲以上年齡層的離婚人數從2004年到2014年幾乎增加了一倍,而退休似乎已經成為了這些老人離婚的導火索。

煩惱、惱怒或對自由的渴望,致使“老夫老妻”退休後不一定繼續共同生活下去。法國老年問題專家、社會學家格蘭指出,“退休是人生的下午。如今大多數老人都知道他們退休後還有2030年可活。他們肯定會提出這樣的問題:是否仍然希望與同一個人在退休後的這麼多年裡過同樣的日子。”而法國精神分析學家、心理社會學家布朗歇女士指出:“夫婦重新面臨一天24小時同在一個屋簷下的兩人世界舊境,因此這肯定是一個重新界定夫妻契約關係的時刻。”

年過六旬的卡特琳娜覺得辛苦工作多年,夢想退休後到外面去看看,享受自由。而她丈夫穿著睡衣,呆在電視機前的時間越來越長。她害怕淪落為他的女傭,只為他一人服務,於是她選擇離開。

巴黎律師普瓦韋-勒克萊克總結這類離婚案有一個特點,就是老夫少妻。多數情況是,法國已婚或再婚男子娶了一個年輕得多的妻子,妻子無法忍受丈夫年過六旬後不再工作。而另一個風險因素是,如果夫婦倆工作時非常繁忙,一旦退休,他們就會“有點抑鬱”。

據穆迪2014年發佈的報告,到2020年,全球13個國家將成為“超高齡”國,即20%以上的人口超過65歲。而到2030年,“超高齡”國家數量將升至34個。其中德國、義大利、希臘和芬蘭是“現役”的“超高齡”國家,法國、瑞典、西班牙和英國也將隨後加入也將這個行列。這場史無前例的人口老齡化將對全球未來20年經濟增長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同時也會連鎖引發嚴重的社會效應,而如何應對還需要全世界不斷摸索與實踐。

 

學者稱40歲後兼職最好,可保持大腦最佳狀態

 

據【《澳洲日報》419日訊息】經濟研究人員表示,每週工作三天是確保40歲以後的工作人員保持最敏銳狀態的最好方式。

日本專家分析了300040歲以上男性和3500名同齡女性的就業習慣和認知測試結果。

結果表明,這一代工作者在考慮自己70歲生日後的狀態時,必須注意他們的目標是什麼。雖然完全放棄工作有其自身的風險,但工作太多也同樣不利。

計算表明,兼職工作是保持刺激大腦以及陷入壓力與疲憊之間取得最好平衡的方式。參與者被要求大聲朗讀單詞,一邊倒著跑一邊背誦一列數位以及在時間壓力下把字母與數位連線。

研究人員發現,每週工作25小時的人成績最好。完全不工作的人,閱讀測試的得分要低18%,在倒著跑背誦數位的測試上得分要低20%,在配對測試上得分要低15%

每週工作40小時以上似乎會導致認知能力出現小幅下降,但工作55小時或以上似乎比完全退休或失業更加嚴重。

慶應大學的經濟學教授麥肯齊(Colin McKenzie)說,證據表明,工作壓力過多或過少,都可能導致認知能力下降。

他的研究小組在墨爾本研究所的工作檔系列中發表了成果,目前,英國和其他發達國家的工作者正在上調退休年齡。

許多國家都在通過延遲領取退休金的年齡,來提高退休年齡。麥肯齊教授說。這意味著會有更多的人在生命的後期階段工作。

智力刺激的程度可能取決於工作時間,工作可能是一把雙刃劍,因為它可以刺激腦部活動,但與此同時,工作時間長會導致疲勞和壓力,這可能會損害認知功能。

我們指出了工作時長對中老年人中保持認知能力的重要性,這意味著,中老年人從事兼職工作,而已有效地保持認知能力。

調查結果呼應了那些著名的研究,1985年對倫敦1萬名中老年公務員的調查發現,那些每週工作多達55小時的人,認知測試成績比通常工作不超過40小時的人要差。而澳洲的研究涵蓋的範圍更廣。

領導倫敦研究的沃坦娜(Marianna Virtanen)表示,新的研究似乎表明,中老年人應限制工作時間,以維持他們的認知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