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13th May 2016 | 国际资讯 | (21 Reads)

華人心理健康報CPHTApr 30, 2016. No. 103國際訊息》

 

聯合國兒基會發佈調查報告,法國因教育不平等遭點名批評

             

據【《歐洲時報》415日訊息】據414日披露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調查報告,無論從教育、健康、收入還是滿意度來看,發達國家兒童不平等狀況非但沒有改善,反而出現加劇現象。

週四披露的報告主要針對經合發組織及歐盟國家,接受調查的共有41國。據法新社報導,聯合國是基於2007年至2014年的相關調查並結合最新資料得出上述結論。聯合國14日下午在巴黎舉行國際會議,邀請各國專家專門討論這一問題。

報告由兒童基金會下屬的國際兒童研究中心(INNOCENTI)負責實施完成。題為“INNOCENTI 13”的報告指出,總的趨勢令人失望:“縮小兒童之間不平等的進展前景微乎其微。近年來,在最貧困兒童與其他社會階層兒童之間的鴻溝在不斷加深。”

在兒童健康(如孩子抱怨頭痛、肚子疼、失眠等)方面,“沒有一個國家能真正縮小貧富兒童之間的差距”,有25個國家出現退步,問題明顯加劇的有愛爾蘭、馬爾他、波蘭和斯洛文尼亞等國。

在少年之間,男女在健康方面的不平等問題始終未能得到解決,女孩得到關心、治療的比例明顯少於男孩;有10個國家這方面的問題明顯加劇。

教育不平等,法國遭批評

在教育領域,極少國家能做到縮小貧富不均造成的差距,甚至原來被樹為榜樣的芬蘭和瑞典教育不平等現象也在加劇。

以閱讀為例,經合發組織所有成員國都存在嚴重問題,最貧困兒童與平均水準相比,至少存在三年的差距。法國也因其嚴重的不平等而遭到點名批評。

在保加利亞、智利、墨西哥和羅馬尼亞,15歲的少年中近四分之一的人不具備語文、數學、科技方面最基本的能力,報告認為問題“極其嚴重”。

兒童對生活的滿意度

在孩子的生活水準方面,問題也相當嚴重。由於近年來的經濟危機,有19個國家貧困兒童的生活費還不到國內其他兒童平均水準的一半,其中包括西班牙、義大利、希臘、和葡萄牙等深受債務危機困擾的國家,但以色列、日本和墨西哥也在問題國之列。

至於“生活滿意度”這一衡量兒童生活品質的重要指標,有二十多個國家出現惡化趨勢,其中包括比利時、西班牙和捷克。

在德國、西班牙、美國、冰島、愛爾蘭和義大利,移民後代對生活滿意度最低。在這一方面,男女不平等問題也很明顯。

報告也提到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趨勢,比如在增強體育運動和抵制垃圾食品方面,大部分發達國家都取得了一定的進展。北歐巴爾的海三國在兒童對生活的滿意度方面也取得了進步,而芬蘭和捷克在縮小兒童生活水準差距方面也獲得了進展。

世行致力於窮國女孩教育

另據報導,世界銀行將在未來5年撥款25億美元,向幫助發展中國家青春期少女上學的項目撥款。據統計,目前全球失學女孩多達6200萬,世行希望改變這種現象。

這一消息是由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奧巴馬公佈的。去年,奧巴馬夫人發起了一項名為“讓女孩學習”(Let Girls Learn)的舉措,旨在幫助青春期少女接受教育。

上述世行資金將主要投入非洲和南亞的專案,包括各種支出,從獎學金到在學校修建獨立的女生廁所。世行此前的一項研究發現,在發展中國家,女孩每接受一年教育,她的終身收入就會增長18%,這對經濟增長有著巨大影響。

報導指出,這筆新資金並非世行首次涉足女孩教育。1994年至2008年,世行在孟加拉運作的一個項目,使該國學校的女生數量超過男生。在印度,自2012年以來,一個5億美元的全國計畫幫助430萬女孩進入初中。

 

世衛組織和世銀聯合主持召開精神衛生會議

       

據【美國之音413日訊息】世界銀行和世界衛生組織星期三在華盛頓聯合主持召開一次會議,中心議題是精神衛生及相關的治療費用和益處。

與會者包括學術專家、從業者、開發機構以及財政部長,召開這次會議的目的是鼓勵政府、援助機構和民間團體在精神衛生領域投資。會議組織者說,健全的精神衛生服務能夠帶來切實的經濟利益。

在精神衛生服務方面有所改善的國家,如巴西、埃塞俄比亞和南非,將在會議上分享其經驗,並探討面臨的特殊挑戰及應對方法。

由世界衛生組織牽頭的一項研究顯示,在改善精神衛生服務方面花費的每1美元,都能由於增進健康和工作能力而得到4美元的回報。

這份研究報告說,估計世界上有十分之一的人有精神衛生問題,在出現突發事件的情況下,多達五分之一的人可能受抑鬱症和焦慮症的困擾。

 

日本經濟持續低迷致精神病患飆升

 

據【《日本新華僑報》411日訊息】最近,日本厚生勞動省發佈的一份最新報告顯示,2013年日本被強制隔離的精神病患者超過1萬人,10年內增長了兩倍,著實讓日本民眾大吃一驚。事實上,這些被隔離的患者,僅僅是精神病患者的一部分。

厚生勞動省每年都會統計日本全國各大精神疾病醫院的病床數、從業人數、住院患者數等。被強制隔離的患者一般被五花大綁,不能自由行動,主要是防止他們自殺或出門傷害他人。這是比較嚴重的患者。

被日本政府認定的精神疾病有很多種:精神分裂症、抑鬱症、狂躁症等。同樣是厚生勞動省統計。2010年前往醫院治療的日本精神疾病患者已經超過了320萬人。其中,人數最多的是抑鬱症。

日本抑鬱症患者在1996年的人數為43.3萬人,然而,在2008年卻激增到104.1萬人,增長了2.4倍。另外,患抑鬱症的女性患者明顯多於男性患者,在201410月的比例約為1.7:1。而且,40歲年齡層患精神疾病的人最多。

是什麼原因讓日本抑鬱症患者暴增,又是什麼原因讓女性精神疾病患者遠遠高於男性?

眾所周知,上世紀九十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破裂後,陷入了“失去的二十年”之中。經濟直線下滑,人們的收入也每況愈下。據厚生勞動省統計顯示,1996年日本上班族的平均年收入為498萬日元,而在2010年則減少到405萬日元,減少了近百萬。雖然收入下跌,但是物價卻在飛漲。日本內閣府的資料顯示,1984年與2007年相比,居住支出增加了2.3%,通信費用增加1.8%,交通費也增長了1.7%。日本的消費稅也從以前的3%增長到8%,預計明年將達到10%。這平白無故增加了家庭一大部分支出。俗話說家裡有糧心裡不慌,收入減少,支出增加,自然讓很多日本民眾“心裡沒底,天天打鼓”。這種狀態持續久了,壓力不斷累計,自然也就抑鬱了。

女性抑鬱症患者人數明顯高於男性,其實也是日本社會的必然。歧視女性,一直是日本國際形象的“硬傷”。今年3月,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CEDAW)發表的一份“最終見解”,讓日本政府很難堪。該委員會毫不掩飾地指出日本社會嚴重歧視女性的現象,而且日本政府對聯合國勸告絲毫沒有引起注意。日本女性結婚後,大部分要跟隨夫姓。日本大多數男性不幹家務,父母也不會幫著看孩子。即使離婚了,日本女性也不能像男人一樣可以馬上結婚,而是需要等個一年半載。職場女性則要面對同工不同酬、晉升空間狹窄甚至職場性騷擾等各種不公。日本社會對女性的歧視,讓她們壓力極大,精神疾患人數也因此逐年攀升。

面對如此嚴峻的精神疾病狀況,日本政府最需要的或許不是耗費鉅資建設“強大自衛隊”,而是讓普通民眾感覺到“更多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