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iacmsp | 29th Jun 2015 | 两性健康 | (40 Reads)

愛情的勝利!歡呼同性婚姻終於在全美國合法化! 

鄧明昱 博士

美國東西方人類性學研究所教授

 美國同性戀權利運動期盼已久的勝利終於在626日實現。當天,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以五票對四票裁定,同性結婚為合法。大法官甘迺迪在這項締造歷史的判決主文寫下:“這項權利不再受到否定。任何的結合都不比婚姻來得深遠,它代表愛情、忠誠、摯愛、犧牲和家庭的最高理想”。由甘迺迪所撰寫的多數票判決文,對同性婚姻寫下了歷史性的動人詞句,其中最重要部分有兩點。第一,強調了婚姻的重要意義:沒有一種結合比結婚更重要,因為結婚包含了愛、忠誠、投入、犧牲和家庭的理想。兩人在一起,比個別的兩個人更有力量;兩人結合所包含的愛,甚至可以持續至人死以後。第二,判決指出,有人可能誤解,以為同性結婚者不尊重婚姻,但他們正是因為尊重婚姻,所以才用結婚的方法實現自己;他們不想被孤單所擊敗,不想被排斥于人類最悠久的制度之外,他們要求在法律上得到平等的權利。總之,憲法賦予他們這種應得的權利。在最高法院判定同性婚姻全美合法化前、美國已經有36州是允許同性伴侶享有和其他人一樣的婚姻權,而26日的裁定等於宣告剩下多個位於南部及中部的14州、禁止同性婚姻的禁令須解除。

這個裁決使全美50個州都必須承認同性結婚,並向合法結婚的同性伴侶發出結婚證明書,同時也必須承認其他州所發出的同性婚姻證明檔。

數十年來,美國不少“同志”和維權人士為同性戀權利的法律纏戰和運動奔走,而今以此一裁決達到最高潮;它引爆全美各地許多“同志”歡欣鼓舞和喜極而泣。裁決宣佈後,全美都在慶祝,反對聲音並不明顯,網路上尤其出現一片“愛情的勝利”歡呼,代表同性婚姻的彩虹旗到處可見,各處地標和商標也即時回應,貼出彩虹標誌,一時蔚為奇觀,包括網上貼出的九名大法官圖片,四名投反對票的大法官仍穿黑袍,投了贊成票的五人,則改穿紅、藍、黃、綠和橙的彩虹色。白宮照片也被改為彩虹色;美國地圖上的50州,也變為彩虹顏色;今天,美國成為一個彩虹國度。奧巴馬總統在白宮玫瑰花園發言,歡迎這一決定。他說,同性婚姻在全美50州都合法,是美國同志為基本公民權奮鬥的一大勝利!他在Twitter發推文:“今日是邁向平等的一大步,男、女同性戀者現在有如其他人一樣擁有結婚的權利。真愛勝利”。正爭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希拉蕊·克林頓在Twitter推文,指“很榮幸慶祝婚姻平權的歷史性勝利”。她又上載了一個彩虹色的英文字“HISTORY”(歷史)。爭取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傑布·布希就發表聲明,指他雖然相信傳統婚姻,“但亦相信我們應該愛近人和尊重別人,包括那些作出終身承諾的人”。美國白宮亦帶頭,將其Facebook專頁的圖示改成彩虹旗模樣,標誌同性婚姻的勝利。美國聯邦最高法院這項歷史性裁決,將美國進行達半世紀的同性結婚合法化運動推至最高點。從以下歷史軌跡,我們可看到對同性戀的認識和同性結婚合法化運動的過程。在歷史上,對同性戀的認識經歷了“罪惡——疾病——正常的性取向”三個階段。在中世紀,歐洲的教士們認為同性戀是魔鬼附身。他們使用了所謂驅魔術來驅趕魔鬼,大多數同性戀者受鞭笞、火燒和其他人身淩辱與虐待。在法律對同性戀處死刑的中世紀歐洲的某些國家,常常有用火刑燒死同性戀修士的事件發生。這個時期,同性戀被成為一種罪惡!19世紀末期以來,同性戀從“罪惡”變成了精神疾病,並持續了近百年。病理化使同性戀脫掉了冠,戴上了,從此醫生可以出庭為同性戀等病人作證,使他們脫離牢獄之災。從人道主義的立場來看,有其進步的意義。然而,當同性戀正式病理化以後的近百年來,醫學界一直把同性戀作為精神疾病進行治療。1973年,美國精神醫學會投票通過,把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分類系統中去除。在世界權威性的精神病學診斷標準——美國《精神障礙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三次修訂版》(DSM-)中,刪除了同性戀作為精神疾病。1990517日,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將同性戀從精神病名冊中除名。這標誌著同性戀和異性戀一樣,都是正常的性取向。

1969年的石牆騷亂被認為是現代同性戀運動的出發點,迄今已近半個世紀。“石牆騷亂”是1969628日淩晨發生在美國紐約市格林尼治村石牆酒吧的一連串自發性暴力示威衝突,員警的檢查直接導致了衝突的發生。石牆暴動常被認定是美國史上同性戀者首次反抗政府主導之迫害性別弱勢群體的實例,亦被認為是美國及全球同性戀權利運動發跡的關鍵事件。石牆騷亂的一個結果是“同性戀解放陣線”的建立(Gay Liberation FrontGLF,建立於紐約市)。這個組織的“一個同性戀者的宣言”(A Gay Manifesto)為剛剛形成的同性戀運動設立了目標。陣線的分支開始遍及全美。這些組織成為全球各種爭取同性戀平等權利的組織創立的基礎。

石牆騷亂後,同性戀運動在美國蓬勃發展,並在一些地區取得了成效。“雞奸法”在美國很多州都於20世紀被取代或推翻(根據2003年的勞倫斯對決德克薩斯州的案件中,所有的雞奸法都被判定違憲)。很多公司和地方政府都在他們的非歧視規定中增加禁止基於性取向的歧視。在一些地區,對同性戀的暴力被視為是仇恨罪行,並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20004月,美國佛蒙特州州長霍華德·迪安簽署法律,允許同性夥伴之間的“民事結合”,佛蒙特成為美國第一個認可同性結合的州。五年前,美國也只有六個州承認同性婚姻。2013年,聯邦最高法院推翻了維護傳統婚姻的「聯邦婚姻保護法」,當時也只有三分一的州承認同性婚姻。但從那時起,民意開始急速改變,短短兩年之內,社會越來越傾向同性婚姻合法化,這種思潮終於在“6·26”進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促成了大法官們的歷史性裁決。

聯邦最高法院的這個裁決,可說是符合人性的裁決,充分反映出美國社會近年的自由派走向,在一些原來具爭議性的文化問題上,從保守走向自由。而“6·26”的歷史性裁決更反映出,美國人真的考慮到同性伴侶的結婚需求:不但年輕的同性伴侶有結婚需要,年老的同性伴侶更需要“另一半”陪伴,以擊敗孤單。這是非常人性的人道考慮。

美國是全球第23個同性結婚合法化的國家,同性婚姻運動至今為止,在全球大部分國家還未受到重視。查看23個國家的分佈,可發現大部分位於西歐、北歐和北美,南美兩個大國巴西和阿根廷也承認同性結婚,但大部分國家,尤其亞洲國家,還幾乎看不到彩虹旗的影子,這也許是東西方價值系統迥異使然。

我們在歡呼同性婚姻終於在全美國合法化的此時,要看到全球還有多個國家,同性戀者仍然受到不公平待遇。還有很多人表現出對同性戀的曲解、侮蔑、排斥、仇恨、敵視、甚至暴力。在中國大陸、香港、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以華人為主體的國家和地區,對同性婚姻的法律認可還有很長的距離。同性婚姻在亞洲和全球的合法化,還有很長的奮鬥之路。

在性學界、醫學界、心理學界、社會學界的多數仁人志士中,已經對同性戀達成了下列的認識。這些認識需要在廣大民眾中進行普及和得到認同。

無論一個人的性取向(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為何,都應該予以包容。

無論一個人的性取向為何,都應當在法律中享有平等的權利與價值。

“恐同症”(指對同性戀的非理性恐懼和/或仇恨)不單只是對同性戀,對整個社會來說也是危險的。

負面的描繪同性戀的形象(將同性戀視為一種罪惡或心理變態)是不恰當、受到誤導、或甚至完全就是惡意的。

性取向不能進行選擇和改變,同性戀與異性戀同樣為無法改變的性取向。

嘗試改變性取向,如果不是惡意或危險的企圖,那也只是一種誤導,是沒有任何效果的。